第四十七章 车上的闹剧

对于凌灵跟凌家老两口又要回入云岭的事情,凌爷爷给的借口是回去找了旧识,给凌灵补补课,知道自家小闺女儿上进,凌爸凌妈没有任何异议,积极的给三人打包一应干粮用品。凌妈又私下嘱咐凌灵,照顾好爷奶,不要淘气云云。

经过一天的奔波,凌灵和凌家二老回到了入云岭,这次并没有碰到入云岭的村民,三人是走着回到入云岭的,因为凌灵一直在给家里人偷偷用灵泉水,所以,十几里的路对三人来说倒是没有什么困难的。

“爷,奶,明天我去我师傅那里,估计会闭关修炼几天,你们别担心我,这几只野鸡野兔你们记得吃啊!等闭关结束我就回来。”凌灵打算第二天一大早先去山阳县那边收粮食,吃完晚饭后,便拿出了几只野物叮嘱自家爷奶。

“去吧,安心修炼别担心我们,闭完关早点回来”凌灵一早就给凌爷爷凌奶奶科普了什么叫闭关,于是,凌奶奶答应得很是爽快。

“记得替我们跟你师父问好。”凌爷爷叮嘱道。

“好!”凌灵答应得很是乖巧。

第二天一大早,凌灵趁着天还没亮,就悄悄的出了家门。

如今,她已经是练气二层,走路的速度很快,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齐家镇,正好赶上开往山阳县的第一班汽车。为了保险起见,她依旧稍稍易了容。

早起的第一班汽车人不是很多,车上还有很多空位,凌灵买了车票就上车找个了座位,等着汽车发动。

“诶,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儿,撞了人也不吭一声,有没有礼貌啊?”凌灵正在闭着眼睛假寐,一个高亢的女音让她不由的皱了皱眉,大清早的火气够大的,神识扫了过去,凌灵的眉头不由的挑了挑。

只见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妇女正插着腰,大着嗓门训人,而旁边一个畏畏缩缩的女孩子,正小声的说着对不起。

女孩子很瘦,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身补丁摞补丁的衣服,虽然破旧却很干净,此时,她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包袱,当着一车的人,被那个中年妇女说得满脸通红。

“对不起就行啦?我被你撞了一下,腰都磕在椅子背上了,疼着呢,你就说怎么赔吧?”中年妇女见女孩子说了对不起,依旧不依不饶。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小心绊了一下,撞到了你,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女孩子有些手足无措,双手紧张的抓紧了自己的包袱,下意识的扭着包袱皮。

“好啦,这小姑娘也说了不是故意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大概是小姑娘看着太可怜,有乘客看不过去帮着说了一句话。

“你说饶就饶啊,感情磕到的不是你是吧?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那中年妇女把火力对准了那个乘客。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人家又不是故意的。”那人被噎了一下,也不高兴的说道。

“我这人怎么样关你屁事儿?你怎么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我看她就是故意的,这地上光光滑滑的,她从哪儿绊脚去?唬谁呢?再说了,你是她的谁啊?呵呵,年纪不大,还挺会勾引人的,一两句就能勾个男人帮你说话。”中年妇女斜眼儿瞅着那女孩子,一脸的鄙夷。

“诶,你这人。。。。。。”那乘客哪里是那中年妇女的对手,两句话就败下阵来,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恼得,声音都发颤。

“哼!”中年妇女得意的哼了一声,翻了个大白眼儿。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女孩子这下不仅脸通红了,甚至声音里都带着哭音。

“谁知道。。。。。。”中年妇女正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售票员拿着票夹子上了车,这中年妇女的大嗓门她在车外面的时候就听得一清二楚,眼看要开车了,她可不想回头还要当调停的,于是嚷道:“吵什么吵?吵什么吵?要吵车下面吵去,别跟这车上给我来劲儿。”

“你谁啊,关你。。。。。。”中年妇女张口就想骂,一扭头看到是售票员,自动就把骂声咽回去了,在齐家镇的都知道,得罪谁都不能得罪这些售票员,要不然不把票卖给你,就只能走着去县城了,划不来。

“你说我是谁啊?”售票员底气足得很。

“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对你。”中年妇女立马满脸堆笑。

售票员翻了个白眼儿:“还吵不吵啊,要吵下车去吵。”

“不吵了,不吵了。”中年妇女忙笑着说道,然后又恶狠狠的瞪了那女孩子一眼:“今天算你占大便宜了,下次可没这么好运气,赶紧给老娘让开。”

说着,狠狠推了那女孩儿一把,在车中间找了个空位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那女孩儿被中年妇女狠狠一推,撞到了椅背上,“嘶”了一声,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但没说什么,静悄悄的走到车前排,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悄悄用手擦了擦眼角。

车上的乘客都有些为那姑娘抱不平,但见人家自己都没说什么,就叹了口气都没再吱声儿。

售票员见风波平息了,狠狠瞪了两人一眼,说了一句不准再闹事儿,就让司机开车了。

“好彪悍啊!”灵犀看了一出大戏,感慨了一句。

“你指谁?”凌灵笑着问道。

“三个人都彪悍。”灵犀觉得真是大开眼界,搁几万年前,哪里能看到这么有意思的闹剧啊!

凌灵笑了笑,没有说话,刚才自己见到的一幕,自然跟车上人看到的有些出入。

“你不准备发挥一下你的正义感?”灵犀嘻嘻笑道,就它观察,这妞三观还是挺正的。

“出门在外,闲事莫管。”凌灵回了一句。

灵犀惊讶道:“真不管啊?”

“不管。”

“为什么?”

“也许咱们看到的都是错的呢!”凌灵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那个女孩子不是什么坏人,所以她选择了观望,至于那个中年妇女,呵呵,嘴巴太脏,得个教训也好。

灵犀听了凌灵的话,一脸莫名其妙:“你们人类真复杂!”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