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风雨飘摇人

没有活计可做,那就没有了收入。

老两口被遣返原籍,吴老爷子作为大学教授该有的工资和福利待遇都没有了,之前的存款家底被搜刮一空,可以说老两口是身无分文被遣返回来的,要不是旧时邻居伸手帮了一把,老两口当时能不能挺过来都不好说。

本来作为陵海市的市民,十二岁以下的孩子,每人每个月可以领五斤细粮,十斤粗粮,半斤鸡蛋和一张煤票(每张煤票可领5公斤煤);十二岁以上的人,每人每个月可以领五斤细粮,二十五斤粗粮,半斤鸡蛋和一张煤票;每户每个月可以领半斤油和二两盐,每月月初在供销社的专用窗口凭户口簿领取。这些是不需要钱票的,只要是市民,凭着户口簿就可以得到。要是不够吃或者需要别的食品物品等,就需要凭钱凭票到供销社或者百货大楼抢购了。

家里有工人的,每个月可以领到工资还有一些粮票,肉票,糖票,工业券什么的,家里没有工人的,就会到街道领取一些糊纸盒或者搓麻绳等活计,赚取一些钱票,虽然粮食还有很多食品物品都是限购甚至缺货的,很多人攥着钱票也不一定能买得到东西,但总的来说,陵海市的市民日子精打细算一下,还是能过得下去的。

但吴老爷子和肖老太太这老两口就惨了,被遣返原籍的时候,户口被压在了杭京市,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老两口在陵海市是黑户,根本没有户口簿,也就是说,每个月根本领不到本该属于他们的粮食。

无奈之下,老两口只能从街道领取活计养活自己,如果从供销社或者百货大楼买不到粮食,就只能冒险去黑市买高价粮,混合着捡来的烂菜叶子,即使两位老人胃口小吃不多,也只能混个水饱,凑合能活着而已。

然而已经几日领不到活计了,家里能吃的都吃尽了,老两口并没有跟旧时邻居求助,实在是对方已经帮了自己太多,总不能让对方再出钱出粮养活自己吧。

肖老太太跟吴老爷子商量之后,决定将之前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首饰拿到黑市上去碰碰运气,但首饰现在根本不值钱,不当吃不当用的,能不能换来吃的,两人一点儿都没底儿,果然,肖老太太在黑市里转了两天,都没能换来一粒粮食。

“姑娘啊,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帮这一把,我跟我家老头子就真是没活路了!”肖老太太感激得说道,此时天已经开始亮起来了,能够看出来肖老太太的气质很好,即使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依然没能消磨那骨子里透出来的优雅气质。

“肖奶奶,快别这么说,你的那些东西我很喜欢,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呢。”凌灵忙说道。

“哎,搁以前,确实值点钱,现在啊,不能吃不能喝的,如果没有你,我们老两口只能抱着这劳什子去见我们闺女儿了。”肖老太太叹息道,确实啊,这个年代,都忙着填饱肚子呢,谁又愿意拿活命的粮食换着没用的首饰?

肖老太太说到自己闺女儿的时候,声音明显哽咽了一下,但很快便调整了过来:“所以,姑娘,真的要谢谢你了,给了我和我家老头子活下去的希望。”

“肖奶奶,那除了您儿子和孙子,其他的家人呢?”如果能帮老两口找到家里人,这样老两口也能得到好的照顾。

“哎……都死了,即使侥幸没死的,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了,都找不到了。”想到当年的那场夜晚的大轰炸,肖老太太就忍不住伤心,那场大轰炸,被灭门的何止是凌家?肖家,吴家还有韩家都没能逃过去,如果不是自己跟老头子当时去了杭京市,怕是也不能幸免吧。

“不好意思,肖奶奶,提到您的伤心事了。”凌灵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儿的,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该流得泪早流光了。”肖老太太摆了摆手表示并不介意。

“那您儿子孙子有跟您们联系吗?”凌灵决定换个话题。

“有,大概半年左右能联系上一次,都还好,虽然苦点儿,只要活着就好。”提到儿孙,肖老太太开心了不少,对于儿孙的处境她无能为力,只盼着他们能活着就是最好的消息。

“他们去了哪里?”凌灵问道。

“一个去了冀北,一个去了岭北。”都是很遥远的地方。

凌灵心中一动,有一个似乎跟大哥在一个地方,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在一个村子里,不过,估计这种可能性很小。

“诶,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姑娘你叫什么?”肖老太太问道。

凌灵想到自己现在是用了易容丹的,真实姓名肯定不能说,于是说道:“我姓朱,叫朱晴。”却是将沁竹二字反了过来,取了个谐音。

“晴丫头,我可以这么叫你吗?”肖老太太问道。

“可以的,肖奶奶。”凌灵笑着说道,对于这个优雅的老太太,凌灵很有好感。

“看,前面就是我家了。”突然肖老太太指着前方说道。

凌灵顺着肖老太太指的方向,看到了一个四合院,这个四合院远远看上去很大,一看就是旧时候的殷富之家留下来的,只是可惜,并没有得到好好的爱护,四合院的外墙上斑驳陈旧,曾经打砸毁损的痕迹很明显,曾经的雕廊画栋早已是面目全非,成了眼前的破败模样。

凌灵跟着肖老太太走进了四合院,说是四合院,其实就是一个大杂院,粗略看一下,至少住了七八户人家,各种杂物,晾衣架横七竖八的堆放着,显着尤为杂乱不堪,家家户户门前都有一个简易的蜂窝煤炉子和一个简易的小条桌。

肖老太太家住在后院儿,沿着路往里走,就在后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