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杜撰奇遇事

在岭子里搜刮了一通,凌灵心满意足的带着准备好的野物回了入云岭。

“今天逮了这么多猎物?”凌奶奶瞧见凌灵拿回来的收获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对啊,今天我到陷阱那边一看,也吓了一跳呢。”凌灵和凌奶奶一起把背篓里的野鸡野兔取了出来,足有七八只。“张奶奶他们呢?”

凌灵看到家里只有自家爷奶,问了一嘴。

“我跟你张奶奶说了中午在这边吃饭的事儿,你张奶奶回家去叫儿媳妇过来帮忙。刚走,估计一会儿就过来。”凌奶奶一边整理着野物一边说道:“哎呀,我孙女儿就是厉害,咱们回来这十多天,这些野物逮得不少,回去可算能宽松一阵儿了。”

之前逮的猎物,凌奶奶把其中一部分做成了风干肉,再加上今天的,可是不老少。

凌爷爷也从堂屋里笑眯眯的走了出来:“可是不少呢,不愧是我孙女儿。”

凌奶奶白了凌爷爷一眼:“又不是你逮的,瞧把你嘚瑟的。”

凌爷爷呵呵一乐:“我孙女儿逮的不也一样嘛。”

“哼,臭美的。”

凌灵笑嘻嘻得看着自己爷奶斗嘴皮子,想着之前自己琢磨的事儿,便决定今天抽时间跟跟爷奶露一些出来,再顺便提一下回城里的事情,本来空间没变化的时候,她想着悄悄操作改善家里的生活,但现在空间出现了变化,还能种东西了,所以计划肯定要改变,至少要为自己拿出来的东西找个出处,否则那么多好东西她怎么往外拿?

没多会儿,张奶奶和两个儿媳妇都过来了,四个妇女有说有笑的整治了一桌菜,然后两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饭,宾主尽欢。

送走了张家人之后,凌灵特意把院门关好,然后对凌爷爷和凌奶奶说道:“爷,奶,咱们进屋,我有件事儿想跟你们说一下。”

“乖囡,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跟爷奶说。”两位老人见凌灵这么郑重其事,还以为自家孙女儿又受什么委屈了。

“没有,我想说的是别的事儿,你们听了可别激动啊!”凌灵害怕吓到自家爷奶,忙先打预防针。

“好,什么事儿说吧,我跟你奶听着。”凌爷爷有些严肃,暗自想着要是自家孙女儿真受委屈了,一定要帮她讨个公道。

“是这样的,我今天带回来的猎物,不是我挖陷阱逮的,我昨天在岭子里认了个师父,这些都是我师父给我的。”凌灵斟酌了一下,先扔出了一个小炸弹。

“什么?认了个师父?乖囡啊,你不是被骗了吧?”凌奶奶第一反应就是自家孙女儿被人骗了。

“你先别说话,让灵丫头接着说。”凌爷爷打断了凌奶奶的问题。

“你们别担心,我没有被人骗,是这样的,我昨天在岭子里听到有流水声,就想去试试抓两条鱼回来,结果半路上碰到一个受伤的人,我就帮了他一把,结果他说我跟他有缘,要收我当徒弟……”凌灵把昨天的事情变动了一下,当然那个妖精男人就暂时当一下她的“师父”喽。

“你答应了?”凌奶奶忙问道。

“嗯!”凌灵点了点头。

“诶呦,我的傻囡囡,你怎么随便就答应呢,那个人你了解吗?他是做什么的你知道吗?我跟你说,人心险恶,不能轻易相信别人的。”凌奶奶急了,觉得自家孙女儿一定是上当受骗了,而凌爷爷则在一旁沉思没有说话。

“奶,您别着急,您看这个!”凌灵知道光凭口头绝对不会让爷奶放心,所以,把一早从灵犀那里要来的一个储物袋拿了出来。

“这是?”凌奶奶指着眼前灰扑扑的小袋子问道。

“您看。”凌灵也不废话,直接从储物袋中取出果子,然后收回,然后再取出放在桌子上。“这个叫储物袋,只要和自己联系在一起,就可以随意在里面装很多东西,别看这小小的一个袋子,里面空间大着呢,大概有一间屋子那么大。”

凌灵尽量用最直白的话解释储物袋的用途。

而凌爷爷和凌奶奶则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半天没言语儿。

忽然凌爷爷说道:“丫头,你是不是遇到那些人了?”

“哪些人?”凌灵一时没听明白。

“老头子,你要说啥?别遮遮掩掩的,有什么就直接说。”凌奶奶很好奇凌爷爷嘴里的“那些人”。

“哎……老婆子,你还记得我那个堂叔不,力大无穷的那个。”凌爷爷叹了口气问道。

凌奶奶想了想:“哦,我想起来了,就是你那个失踪的堂叔是不是?”

“没错。”凌爷爷点了点头。

凌灵在一旁眨了眨眼睛,我嘞个去,自己随口说的故事不会还引来什么陈年旧事吧?

“不是都说他其实已经去世了?”凌奶奶疑惑的问道。

“我一直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今天听了灵丫头的话,再看这个什么……叫什么来着?”凌爷爷一时没记住储物袋的名字。

“储物袋。”凌灵忙提醒一下。

“对,这个储物袋,今天看到这个储物袋的神奇,我才反应过来,当年我堂叔给我讲的故事也许都是真的。”凌爷爷感慨的说道。

“什么故事?”凌灵好奇的问道。

“也不算故事,是我那个堂叔自身的遭遇,那个时候啊,我记得我堂叔跟我说,他当年外出经商,在一座山里碰到一口泉水,他当时很渴便喝了,之后便有了这一身的力气,还遇到了一个人,说那人可以凭空取物,还可以凭空生火,一身的本事根本不是常人能有的,他还跟我说那人说他有什么根来着,说会带他走。”

凌灵听明白了,自家爷爷的这个堂叔是有灵根的。

“那后来呢?”凌奶奶问道。

“哎,那个时候我太小,就把这些当故事听了,后来我堂叔失踪了,所有人都说他其实是已经去世了,而堂叔当年跟我说的事情,我也一直没当真,如今看来,也许都是真的啊!”凌爷爷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灰扑扑的储物袋。“丫头啊,我想,你遇到的人也许跟我堂叔遇到的是一类人。这是际遇,但是……”

凌爷爷顿了顿没说完,但是凌灵秒懂:“爷爷,你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们的。”

“好,好!”凌爷爷欣慰的笑道。

凌奶奶反应过来了,一把把凌灵拉进怀里:“乖囡,答应奶奶,不许玩失踪,知道不?还有,你那个师父不会让你跟他走吧?”

“放心吧,奶!我师父说了,只教我本事,我当时拜师的时候也明确说了,绝对不离开你们,我可舍不得你们。”凌灵抱住自家奶奶笑眯眯的说道。

凌家老两口见孙女儿说的肯定,心里都松了一口气,只要别跟凌家那位一样莫名失踪,孙女儿做什么都成。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