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混沌五灵根

“谁说是假的了,你的灵根当然是真的。”灵犀翻了个白眼儿。

“那你刚才说伪的。”凌灵拍了拍胸脯,这么吓人可不好玩儿。

“哎呀,你的灵根是真的,但是你的灵根不是真正的五行混沌灵根,真正的五行混沌灵根需要金木水火土五种灵根的高度,也就是纯度要相同,并且高度越高,纯度就越纯。刚才你的五种灵根明显高度就不一样,所以我才说是伪的嘛。”灵犀耐心的解释道。

“哦,是这样,那既然都是五行灵根,应该差不了太多吧?”凌灵有些小失落,但并没有太失望,毕竟有灵根她就很开心了,有灵根就能变得强大。

“放在外界的话,是很糟糕,五行灵根的人,要么是天才,要么是废材。”

“废材?”凌灵瞪大了眼睛,合着自己拥有的是废物灵根?那还修炼个屁啊!

“拥有五行灵根的人,如果纯度一致,就是修炼的天才,如果纯度高低不一,那么修炼起来会非常慢,极少有人能筑基,所以就是废材喽。”

“啊,那我……”才不要当废柴,宁可不修炼,凌灵郁闷了。

“灵根的纯度是可以提升的哦!你要不要提升你的灵根纯度?”感受到凌灵心思的灵犀得意的说道。

凌灵猛点头,当然要了,见宝山而不入那是傻子,有变强的机会谁会放弃啊!

“但需要一种灵植的辅助。”

“你是说五行花?不是说千年的才有效吗?”凌灵突然冒出了一句。

“对啊,看来你从玉简里学到的东西不少呢。咱们空间里别说千年的五行花了,就是万年的也不少呢。”

“真的,那太好了。”然后又不好意思的说道:“玉简里的那些信息好像还没消化完全。”

“慢慢消化,不着急,对了,提升灵根的纯度非常疼,你怕不怕?”灵犀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实则在偷偷打量凌灵的表情。

“有多疼?”

“跟你头上挨的那一下差不多,就是持续的时间要长。”灵犀含糊其辞道。

想想上辈子被砸破头的那种疼痛,凌灵咬咬牙,那么疼都挨过去了,不过就是时间再长一点儿?怕个球!

“才不怕,你放一百个心好了!”凌灵自信满满的说道。

“好,你说的哦,说话要算话,不准反悔。”灵犀兴奋的说道。

“我虽然是女的,那也是一个吐沫一个钉的,说话当然算话。”凌灵最满意自己的就是这点,说到做到。

“好,就这么说定了,现在你身体里的杂质太多了,今天就先洗精伐髓吧。等除一除杂质,再提升灵根纯度。”

“怎么做?”

“这几个瓶子里都是洗髓丹,你吃一粒,然后坐在池子里,等药效发挥完全就可以了。”灵犀说得很简单。

“好,我先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别回头爷奶发现我不在屋子里,那就麻烦了。”凌灵打算先出去往井水里放一些灵泉水,她从玉简里已经知道了,灵泉水可以让凡人强身健体,百病不生,当然不能太多,太多了凡人是承受不住那些灵气的。而灵泉水正是外头那口玉井旁边的泉眼里的水。

“我要跟你一起出去。”一听凌灵要出空间,灵犀立马激动了,外面的广袤世界,它有多久没看到了啊!好怀念。

“好啊!”凌灵带着灵犀走进了杂物间。

“你为啥要来这个房间?”灵犀一头雾水,“还有,你怎么往这里放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灵犀看着满屋子的野兔野鸡和野果子,直眼晕,在它看来,凡是没有灵气的东西,一律都是垃圾。

“当然要从这个房间出去啊!”凌灵回答得理所当然。

“笨蛋,这个是你的空间,你从哪里都能进出!”灵犀用大翅膀捂着自己的眼睛,这丫头蠢得没法看了,现在装不认识来得及吗?

“啊,这样啊!”凌灵呵呵傻笑,好像是挺笨的。

回到自己的卧室,空气一下子变得浑浊,凌灵适应了好一会儿才习惯过来,看了看外面,还是半夜时分的光景,爷奶那边应该早就睡下了,正是作案,哦不,是投灵泉水的好时间。

“我的天哪,我觉得我呼吸困难了,这是什么地方。居然没有灵气!”灵犀并没有发出声音,却是在凌灵的脑海里惊叫道,扑棱着翅膀:“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凌灵无奈,只好先把灵犀放回空间:“你先回去,我去办点儿事儿,一会儿就进去。”

偷偷往井里放了一小杯灵泉水,凌灵又轻手轻脚的回到了空间里,就看到灵犀扒着玉井的井沿儿一动不动的。

“你在做什么?”凌灵有些好奇。

“这里的灵气最浓郁。”灵犀闷声闷气的说道,刚才真是它蝶生第一次接触到那么糟糕的环境,太惊吓了有没有,她要吸灵气平复心理创伤。

凌灵不由的好笑:“那你继续吧,我去吃洗髓丹了。对了,洗精伐髓有多疼?”

“比提升灵根纯度差远了。一点点疼啦!”

凌灵松了一口气,那就是不会太疼了。

吃了洗髓丹,凌灵把衣服都脱下来放在了池子边上,便走进了池子坐了下来。

刚开始的时候,一股暖流自胃部腾腾升起,慢慢的蔓延到全身,登时全身都暖洋洋的,很舒服,凌灵还惬意的想着:洗精伐髓居然这么舒服。

可下一刻,凌厉的疼痛就席卷了凌灵身体的各个部位,没有一丝遗漏。

“啊!”猝不及防,凌灵不由呼痛,太特么疼了,怎么这么疼,特么还以为上辈子头上那一下就够疼了,现在看根本是小儿科嘛!完全没得比好么?

好疼!好疼!

凌灵脸色煞白,嘴唇都咬出了血来,她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似乎都被撕裂了,她甚至都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可疼痛还在继续着,愈演愈烈。

此时的池子里,水雾腾腾中,一个浑身漆黑的人在池子里沉沉浮浮,不时的,黑人的身体上又流出暗红的物质,转瞬被池子净化掉。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