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任性的爷爷

“奶奶,我回来了!”碰到乐卿宸这件事儿,凌灵也没心情去收鱼了,早早的就出了岭子。

“乖囡,今天回来这么早?怎么这一头汗,跑回来的?”凌奶奶好奇的问道,往常孙女儿都是快到吃午饭的时候才回来的,抬头看看太阳,离晌午还早着呢。

“今天有些累,就早早回来了,下午想在家休息休息。”凌灵亲热得挽着凌奶奶的胳膊,进村前就平复好了心情,此时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

“也是,这几天你天天在岭子里转,也该歇一歇,看这一头的汗,快去洗洗凉快凉快。”凌奶奶推孙女儿去洗漱,又忙去把吊在井里的西瓜拿了出来,孙女儿回来了,可以拿出来吃了。

“哎,我刚才要吃,你说瓜还不够凉,要等中午,这咱们灵丫头一回来,你就拿出来了,这瓜够凉了?”凌爷爷笑着调侃老伴儿。

“去,你能跟我的乖囡比?”凌奶奶笑着瞪了凌爷爷一眼,利落得切着西瓜。

“哎呦,丫头,我可算沾你的光吃到西瓜啦,你奶奶啊,就等着你回来呢!”凌爷爷哈哈笑道。

洗漱回来的凌灵笑嘻嘻的帮凌奶奶端西瓜:“爷爷,孙女儿我回来得及时吧?”

“嗯嗯,太及时了,不愧是爷爷的好孙女儿,哈哈哈。”凌爷爷最好吃西瓜,尤其这个时候,虽说是夏末了,天还是热得厉害。

“唉,你个老头子,别吃那么多,不知道你肠胃不好啊,回头胃疼起来谁受罪啊?”凌奶奶一进屋就看到了凌爷爷面前的几块瓜皮。

“哪有那么严重?”凌爷爷小声嘀咕着,转眼又消灭一块瓜。

“嘿,你个死老头子,说了不听是吧,回头胃疼别指望我伺候你啊!”见老伴儿不听自己的,凌奶奶不由有些生气。

“哎呀,就几块瓜,没事。”凌爷爷不在乎得说道。

“好了伤疤忘了疼,胃再疼可别跟我说,我可不管。”凌奶奶气呼呼得坐在桌边,也不吃西瓜,暗气凌爷爷不顾惜自己的身体。

“哎呀,怎么还生气了呢,好啦好啦,我不吃了,保证胃不会疼,别气啦。”凌爷爷一看老伴儿生气了,忙开启哄妻模式。

“哼。”凌奶奶瞪了凌爷爷一眼。

看自己的话不管用,凌爷爷忙给凌灵使个眼色。凌灵会意,上前挽着凌奶奶的胳膊:“奶,你看爷爷知道错了,都没吃瓜了,不生气了啊。”

“谁生气了,让他继续吃,回头胃疼我可不管。”

“那爷爷要胃疼您不心疼啊?”凌灵靠近凌奶奶,笑嘻嘻得说道。

“不心疼!”凌奶奶嘴硬道。

“真不心疼啊?”

“绝对不心疼!”凌奶奶哼道。

“这样啊!”凌灵转头对凌爷爷挤了挤眼睛,忽然惊叫道:“呀,爷爷,你是不是胃疼了?”

“哎呦,胃好疼。”顺利接收信号的凌爷爷立马用手捂着胃,微微弯了腰。

“爷爷,您怎么样了,奶,您看,爷爷似乎胃疼得厉害呢。”凌灵忙跑到凌爷爷身边扶着他,又对凌奶奶说道。

“哼,不管。”凌奶奶脸上闪过一丝心疼,扭着头不看自家老伴儿。

凌奶奶的心疼凌灵自然看到了,忙用口型对凌爷爷说道:说软话。

凌爷爷没太听懂,眨了眨眼睛。

凌灵见凌奶奶没注意,忙凑到凌爷爷耳边:“说奶奶最爱听的。”

凌爷爷顿了一下,就点了点头,对凌奶奶轻声说道:“阿恬!”

话音一落,凌灵就眼尖得发现,自家爷奶耳尖红了。

凌奶奶转身轻声啐道:“孩子面前,瞎叫什么?走,回屋,我给你找找药。一会儿喝点热水。”

“诶。”凌爷爷特听话,悄悄转头对凌灵竖了个大拇指。

“乖囡,你也回屋休息,一会儿吃饭叫你。”凌奶奶不忘吩咐自家孙女儿。

“好,放心吧,奶奶。”

哎呀,怎么突然觉得爷奶好甜蜜的感觉。

把桌子收拾干净后,凌灵回到自己的卧室,就准备换身衣服睡一会儿,今天受的惊吓有点大啊!

“嗯?兜里怎么有东西?”凌灵摸到自己的衣兜里有一块硬硬的圆形物体,不由得有些困惑,自从有了空间后,她从来不在兜里放东西了。

掏出来一看,卧槽,这不是岭子里的那个妖精男人要给自己的玉佩吗?当时明明没要啊,怎么会跑到自己的兜里了?

好惊悚,这玉佩是怎么到自己口袋里来的?

想了半天没想明白的凌灵,望着眼前的玉佩发愁,这玩意儿一看就特值钱,绝对不能拿出来,在这个年代,这东西就是祸端,而且也不能让爷爷奶奶看见,省得他们担心问东问西的,回头自己再不小心说漏了嘴,再把他们吓到就麻烦了。

凌灵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个麻烦,果然越美丽的事物就越危险,尤其是男人,凌灵没好气的瞪了眼玉佩。

看来只能先把玉佩放空间里了,如果能再见到那个男人,再把玉佩还给他,但一想到那个男人的诡异之处,凌灵不由又感觉到有点冷,她今天绝对是碰见山精野怪了,没跑儿。

随手把玉佩放在了空间的书架上,凌灵就开始整理起空间的东西来,这已经成了她每天的习惯。

还别说,这几天的收获真是蛮大的,各种野果子,还有大大小小的野鸡野兔子,几乎占满了半个空间,要知道,这个空间足足有二三十平呢。

满满收获得喜悦,让凌灵暂时忘记了困惑自己的玉佩,开心的策划着怎么用这些东西改善自家的生活水平,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九天之上,云雾缭绕之间,一片竹林环着一汪泉水,水面之上,气腾翻绕,弓着一座竹桥,竹桥的尽头,却是一间竹舍。

“终于等到了!”是个女人的声音,轻柔的语音带着一丝欢喜。

“呵呵呵,恭喜恭喜,不枉你等了万余年。”清越的声音却是雌雄莫辨。

“结果如何,还未可知,这只是个开始而已。”女人显然还有些担忧。

“不如再卜一卦?”

“罢了,上次卦象显示生死一线,如今既然出现了,说明生死劫已过,剩下的,就不是咱们能插手的了?”

“那你当初留在下界的……”

“那是我唯一能做的了,但愿那人能成长得快一些,否则青炎界怕是危矣。”

哎……

一声叹息过后,竹林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