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昏迷的男人

“看到了?”凌灵不死心的再确定一下。

“嗯,看到了!”张大柱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那张大伯看到我了,怎么没叫我?我今天在岭子里还想着会不会跟张大伯偶遇呢!”凌灵定了定神,面上微笑着,但心却是狂跳起来,当时明明周围没有人啊,怎么会被看到?怎么办?空间暴露了吗?

“你猜!”张大柱露出一口大白牙。

“猜不出来!”凌灵微皱了眉头,心里飞快的思索着该如何蒙混过关。

“哈哈哈哈哈…逗你的,我今天上午没看到你。”张大柱笑着揉了揉凌灵的头发,感觉凌灵皱着小眉头,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的模样呆萌得不行,心里直遗憾自己怎么没闺女,家里都是清一色皮得不行的小子。

闺女多好啊,软软萌萌的,哪像那些皮小子,只会气人。

凌灵觉得自己今天的心脏压力很大,坐了好几遍过山车,还是那种直上直下的。要是她知道张大柱把自己的表情理解成了呆萌,一定会咆哮的,她那是吓得好么?吓得眼睛都忘记眨了好么。

松了一口气的凌灵有些不解了:“那刚才您说看到我了?”

“骗她的,要不她能一直胡搅蛮缠下去,到最后吃亏的还不是你们?”张大柱笑呵呵的说道。

“那……张大伯,你就这么相信,这是野兔是我逮的?”凌灵忙问道。

“你忘啦?你逮猎物的本事还是我教的呢。”张大柱一脸的自豪。

凌灵惊讶极了,她在原主的记忆里完全没有找到关于张大柱教她抓猎物的片段,也没有原主抓猎物的记忆。

“你当时学得可快了,可就不知道为啥,后来都没见你抓过猎物,我还以为你忘记了怎么抓,也没好意思问你。还好你没忘,这不今天就抓了一只回来。”张大柱又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是哦,大柱子你这么一说,我也记起来了,我记得有一次我们灵丫头跟着你进岭子,回来带了好几只猎物,还跟我们炫耀是自己抓的,我们当时都没信。不过后来灵丫头倒是再没抓过野物了。”凌奶奶回忆了一下说道。

凌灵更惊讶了,还是没有这段记忆啊,什么情况,难道这次受伤真的损失了一部分记忆?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忙用伤口扯谎:“有些事情我不大记得请了。”

说到这个,凌奶奶叹了口气,跟张奶奶和张大柱说道:“是呢,这次我们灵丫头受伤,好些事情都记不清楚了,还好人都还认得。”

张奶奶和张大柱都很惊讶,张奶奶更是心疼得不行:“灵丫头可受罪了!”

几人又说了会儿话,张奶奶和张大柱便告辞离开了,离开前又硬是给凌家留了一只野鸡,凌灵心里感激,把这份情记在了心里。

“丫头,今天我没跟你商量就做主把那只野鸡给了郑家,你怪爷爷吗?”郑寡妇这一番闹腾,饭菜早就凉了,凌奶奶去了厨房热饭菜,堂屋里只剩下凌灵和凌爷爷。

“怎么会呢,我知道您用那野鸡跟她换声明是为了我好。”凌灵笑道。

凌爷爷心里感慨,自家小孙女儿受伤之后比以前更贴心了:“没错,丫头啊,今天你也看到了,那银锁妈就是个混的,今天虽说当众把事情说清楚了,但难保她以后不会出去乱说,万一有人信了呢?人啊,八卦一张嘴,舌头却能压死人,那是真正的杀人不见血啊,有了这纸声明,对你也是一种保障。”

孙女儿虽然年纪还不大,但凌爷爷从来不会在孙女儿面前粉饰太平,了解人性的阴暗,将来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爷爷,谢谢您。我记住了!我都懂了!”凌灵挽着凌爷爷的胳膊,心里暖暖的,再次庆幸自己来到了这里,有了这些真心疼爱自己的家人。

“哎呦,你们爷俩腻味啥呢。吃饭了。”凌奶奶端着热好的菜进了堂屋,笑着说道。

“奶,我帮您去端菜。”凌灵吐了吐舌头,蹦蹦跳跳得往厨房跑。

“哎呦,你慢着点儿,头上的伤还没好呢。”

“知道啦。”

————————————————

“那边似乎有水声,不知道会不会有鱼啊。”几天来,凌灵一直在岭子里忙着往空间里填充各种果子和野物,这一天,凌灵找到一处新的地方,正采着野葡萄,突然听到远处似乎有流水声,有水说明有啥?鱼啊!

想到鱼,凌灵就忍不住要流口水,来到这里半个多月了,一口鱼都还没吃到呢。

顺着水声凌灵一路走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一条小瀑布,不高的峭壁上,一挂晶莹的白练在阳光下闪着迷人的光泽,迎头撞进峭壁下的潭水中,溅起水花无数,水潭并不大,反射着粼粼的波光,周围缀着几块山石,环着一圈儿茂密的树林,远远望去,仿佛一面被砸碎一侧的镜子,又仿佛一块绕翠点晶的玉石。

好美啊!凌灵眼前一亮,寻着小路奔着那潭水就跑了过去,鱼儿们,姑娘的空间欢迎你。

“哎呦!”

鱼还没到手,凌灵先摔了个大马趴。

暗自责怪自己太不小心,明明知道岭子里路不平,还跑那么快,凌灵懊恼得看着自己被划破的左手心,揉着摔疼的膝盖,就想看看害自己摔跤的罪魁祸首。

嗯?

凌灵愣住了,一条腿,人的腿,而其他的部分都被林子下的茂密草丛盖得严严实实的。凌灵有些冒汗了,她是不是不小心看见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事情?

顾不上腹诽,凌灵转身就想走,别怪她胆小怕事儿,就算她现在有空间,也是个武力值为零的弱女子,真要遇到事儿,自保都难,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凌灵才要走,身后就传来一声痛苦的呻吟声。

没死?

凌灵顿住了脚步,要是这是个死人,她绝对二话不说能跑多远跑多远,可这明显人还活着,凌灵就犹豫了,好歹是条人命啊。

凌灵犹豫了一会儿,一咬牙,转身往那人腿处挪去,一边挪,一边胆战心惊的注意着四周,生怕再跑出个人来威胁自己的小命。

小心的扒开草丛,凌灵终于看到了那条腿的主人。

是一个男人,一个昏迷的男人。

凌灵发誓,这辈子他绝对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绝对没有!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