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谁抓的野鸡(二)

“村长来了,快让让!”一听说村长来了,村民们便自发给村长让了一条道出来。

郑寡妇见村长来了,愣了一瞬,便又拍着大腿声嘶力竭的嚎起来:“村长叔啊,你可得给我们孤儿寡母做主啊!我们都要被人欺负死啦!你要管管啊,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啊!”

田村长看郑寡妇这番作态,眉头便不由的皱了起来:“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就这么坐在人家门口闹像什么话,赶紧起来。”

那郑寡妇对田村长多少还是有些怵,便讪讪的站了起来,随手把裤子掸了掸,也不管自己一身的土,张嘴就要嚎:“村长诶。。。。。。。”

“有什么话好好说!”不等郑寡妇嚎出来,田村长就打断了郑寡妇的话。

郑寡妇撇了撇嘴,放低了声音:“村长,你可得给我做主,这凌家丫头从我家银锁挖的陷阱里偷了野鸡,说是自己逮的,你说这不是欺负人嘛!这样的丫头以后谁家敢要啊?”

“你看到灵丫头从你家的陷阱里拿野鸡了?”田村长瞪了郑寡妇一眼,这郑寡妇说的话太恶毒了,张口就毁人名声。

“那倒没有!”郑寡妇有一瞬的不自在,心里特别可惜,自己一上午都在上工根本没去岭子,好多人都看到了,然后又理直气壮的说道:“可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能自己抓到野鸡?唬谁呢?你们谁信?”说着,举起食指对着周围的村民挨个指了一圈儿。

便有村民在人群里说道:“你说野鸡是你家的,我也不信啊,你家二癞子还能有本事逮着野物?”话一说完,周围的村民哄得一下笑了起来,这二癞子好吃懒做有人信,别的还是算了。

郑寡妇涨红了脸:“放你娘的狗臭屁,我家二癞子怎么就没本事逮野物了?谁说的?给老娘站出来,看老娘不撕了你的嘴。”

围观的村民里并没有人站出来,郑寡妇一叉腰:“老娘。。。。。。”

“好了,说正事儿。”田村长皱眉,这郑寡妇就是入云岭的混不吝,着实让人头疼:“你说人家灵丫头拿了你家陷阱里的野鸡,你有什么证据?有证据就拿出来,没有证据就赶紧给我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没有!”郑寡妇撇了撇嘴。

“没有证据你跑到人家门口闹,还毁人家灵丫头的名声,你知不知道姑娘家的名声有多重要?”田村长怒了,这郑寡妇也是女人,难道不知道名声对姑娘家的重要性?。

郑寡妇翻了个白眼儿:“有啥的?她要能证明野鸡是自己抓的,不就毁不了名声了?反正我是不信这半大的丫头能逮到野鸡。”

郑寡妇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大家伙儿都看出来了,这郑寡妇就是来讹人的,为了一只野鸡就能无所顾忌的去污蔑一个姑娘家的名声,这是有多大的仇?

“你放屁!”凌奶奶被郑寡妇气得浑身发抖,粗口都爆了出来:“我孙女儿跟你有什么仇怨,你要这么去害她,你知不知道名声对一个姑娘家有多重要?”

而凌爷爷则气得直用手砸院门:“你。。。。你太过分了!”

凌灵吓了一大跳,忙上前扶着凌爷爷和凌奶奶,说道:“爷,奶,别生气,为这种人不值得生气,不气啊!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她害不了我的,不气不气。”紧着给两位老人捋胸口,生怕两人气个好歹。

郑寡妇却是一脸的无所谓:“那又咋了,反正不是我闺女儿,我怕啥?”

看凌家两位老人气得够呛,便有些得意,却不防张奶奶上前一个大耳刮子就打了过来,打得郑寡妇一愣,继而怒道:“老不死的,你敢打我?”说着就要动手打张奶奶。

众人都惊呼,田村长连喊着住手,却都来不及阻止郑寡妇,眼看着张奶奶就要被打。

然而,打向张奶奶的巴掌并没有落下去,郑寡妇的胳膊被张大柱抓住了,张大柱一大早去了岭子,刚刚从岭子回来,看到村民都围在凌叔家门口,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儿便忙跑了过来,结果刚到就看到郑寡妇要打自己娘,这还了得?扔掉手里的猎物就上前一把抓住了郑寡妇的胳膊。

郑寡妇见是张大柱,心里便有些虚,谁都知道这张大柱是出了名的孝子。

张大柱见凌灵上前把自己娘扶到了一边,看着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松了一口气,转头对着郑寡妇就是一脸的寒气:“杨荷花,你敢对我娘动手,以为我不打女人是不是?我告诉你,敢动我娘,女人我也照打不误。”

“那是你娘先打的我,凭啥我就要挨打?你看我的脸被你娘打的。”郑寡妇鼓着勇气喊着,还指了指自己的脸。

“那我娘为啥打你?你倒是说说,别说我娘会无缘无故打你,我娘可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张大柱回来的晚,事情的前因后果还不清楚。

有村民利落的把事情的经过给张大柱说了,把张大柱气得捏着郑寡妇胳膊的手劲儿又重了重。

郑寡妇哎呦了一声,还不服气:“我来要回我的野鸡咋了?”

“你的野鸡?”张大柱嗤笑一声:“你凭啥说那是你家的野鸡,就凭你家二癞子挖的那个连刺猬都困不住的陷阱?”

张大柱话一说完,周围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弄得郑寡妇脸上挂不住:“你凭啥说我家银锁挖的陷阱连刺猬都困不住?你别血口喷人,我家银锁为了挖陷阱手都磨破了。”

“哼,是不是真的,把你家二癞子叫来问问不就知道了。”张大柱一脸的笃定。

郑寡妇见张大柱的脸色,就知道这事儿多半是真的了,那敢叫自家儿子来对质,生怕这张大柱混不吝起来揍了自家儿子,可又不服气:“我就不信这丫头片子能逮到野鸡,蒙谁呢?”

“我看见了,野鸡就是灵丫头自己逮的。”张大柱瞪大了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让众人彻底清楚凌灵被冤枉的同时,也让凌灵的心几乎要从嗓子眼儿里跳了出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