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夜惊梦的人

且不说凌灵被张大柱的一句话惊得心惊肉跳,只说这郑寡妇一听到张大柱的话便知道今天的目的怕是不成了,当下立马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拍了大腿又拍巴掌:“哎呦,我的命苦呦,我苦命的儿子诶,娘没本事,苦了你了呦。”

田村长被郑寡妇气得太阳穴直跳:“你赶紧给我起来,这是人家凌家的大门口,不是你家的门槛子。”

郑寡妇可能是真的伤心了,对田村长的话充耳不闻,只顾着自己哭喊不休。

“你们赶紧来几个人把她拉起来,像什么话!”田村长气坏了,这郑寡妇越来越过分了:“你再不起来,以后你家上工的工分扣一半儿。”

几个婶子听了田村长的话,忙上前打算把郑寡妇拽起来,那郑寡妇本想着继续撒泼占点好处,听了田村长后面的话,心里一咯噔,忙顺着几个婶子的手劲儿就站了起来。

要说这满村的人,为什么郑寡妇单单只怵田村长一人,那是因为田村长不仅是入云岭的村长,同时也是入云岭的大队长,管着全村人的工分,入云岭的会计也是听田村长的,所以全村人的工分都由田村长说了算,也正是田村长的公平公正,让全村人都很信服他。

“村长叔,你可得帮帮我啊!”郑寡妇抹了把眼泪,一脸的委屈。

“帮你啥?”田村长狠狠瞪了郑寡妇一眼:“帮你硬抢人家凌家丫头的猎物?帮你为非作歹?赶紧给人家灵丫头道歉,你还一脸委屈,你有什么脸委屈?人家凌家丫头无缘无故被你泼一盆脏水,人家不委屈?”

郑寡妇拧着身子一脸的不服气。

“赶紧道歉,你家的工分不想要了是不是?”田村长吼道,要不是顾念已故的郑老爷子,他真想把这家人赶出村子,省的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村长爷爷,道歉就不用了,事情既然已经说清楚了,这事儿就到此为止吧,想来郑婶子也不是真心要给我们道歉,所以我们也不稀罕。”凌灵缓了缓心神,决定先处理眼前的事情:“我只希望以后郑婶子不要再来我家门口大吵大闹,我家爷奶年纪大了,禁不起郑婶子的折腾。”

凌灵冷着脸,站在凌家二老以及张奶奶的前面,正眼都不看郑寡妇一下。

“我家灵丫头说的就是我们的意思,以后跟郑家媳妇咱们就少来往吧,我们老啦,禁不起你这么闹。”凌奶奶紧跟着凌灵说道。

“哎,灵丫头,今天委屈你啦!”郑寡妇不想道歉,凌家人又明确表示不接受道歉,田村长知道今天凌灵受大委屈了,又对凌爷爷和凌奶奶说道:“凌大哥凌大嫂,今天这事儿是我管理不到位,我也有责任,这郑虎子家的既然闹事儿毁灵丫头名声,村里自然有处罚,不会就这么算了。”田村长这么说算是给凌家一个交代。

“田老弟,这事儿怪不到你身上,跟你没关系。”凌爷爷忙说道。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田村长一锤定音,又对周围的村民说道:“都散了吧,散了。”

村民们见事情解决了,便都打算各自散开回家去了,就在这时,本来一直拧着身子不说话的郑寡妇,突然冲到凌家人面前,把凌家二老吓了一跳,凌灵忙挡在前面,厉声说道:“你想干什么?”

郑寡妇突然的举动让村民都惊得停住了脚步,张大柱也忙赶上前来,生怕郑寡妇要做什么事情伤害到凌家人。

郑寡妇不管别人是怎么看的,一把抓住凌玲的胳膊,说道:“凌家丫头,算婶子求你,你把那只野鸡给婶子吧。”

凌灵挣了一下没挣脱:“不可能,你也别当我们凌家人好欺负,惹急了我你试试看。”

“你就给我吧,反正你能逮到野鸡,给我了你再逮就是了,再说今天的事情对你也没什么影响啊!”郑寡妇依旧不死心。

周围的人都被郑寡妇的话惊得瞪大了眼睛,这是有多大的脸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凌奶奶和张奶奶上前忙拍开了郑寡妇的手,张奶奶冷笑道:“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你这是诬陷不成要明抢了是吧?”

“你们几个,把她给我拉走,赶紧拉走,别跟这儿碍眼。”田村长赶紧招呼几个婶子去拉郑寡妇,此时,村民们看郑寡妇眼里都透着嫌弃,怎么都没想到这人能无耻到这个地步,那几个被指到的婶子是一脸的不情愿,但村长说话了,在不愿意也得去拉人,便都虎着脸硬拉着郑寡妇往外走。

郑寡妇被拉得后退了几步,眼瞅着就要被几人拉走了,突然就哭喊了起来:“你就把那只野鸡给我吧,我家银锁命苦啊,病成了这个样子,我这做娘的心疼啊,你们就行行好吧,把野鸡给我吧,啊!”

郑寡妇的话让大伙儿都一愣,郑二癞子病了?

“胡说,今天我还看到你家二癞子在外面晃呢,扯谎也要扯得像样点儿,你不是最疼你儿子吗?怎么还咒他呢?”有村民当即就反驳了郑寡妇的话。

“哎呦,这郑寡妇不是最疼她儿子吗?”

“当娘的怎么这么咒自己儿子啊?”。。。。。。

那村民一说,众人都纷纷议论了起来。

见村民说自己咒儿子,郑寡妇急了:“我没有咒我儿子啊,我儿子是真的病了,真的没骗你们啊,前几天我儿子回来,白天都好好的,一到晚上就做噩梦啊,一宿一宿的做噩梦打摆子啊,这才几天啊,人都瘦得不行了,我这当娘的心疼啊,你们就当可怜可怜我们母子吧,可怜我家金锁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银锁要是再有个好歹,我可怎么活啊,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来毁凌家丫头的名声啊,我想给我家银锁炖汤补补身子,可我没本事啊。你们就行行好吧!”郑寡妇泣不成声哀哀得哭了起来。

大家听了郑寡妇的话,都沉默了起来,就听到有人小声说道:“这两天看那二癞子是瘦了好多。”

望着痛哭的郑寡妇,所有人都摇了摇头,可怜啊,可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