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病愈出院忙

“大哥,大姐,你们到了地儿,一定记得要写信回来啊!”虽然只有几天的相处,但凌灵真心感受到了凌瀚宇和凌玉对她的爱护,凌瀚宇是个绝对的妹控,凌玉虽然性子耿直,但对她也是极为疼爱的。

“放心吧,等到了地儿就给你写信,另外,不会忘记给你寄邮票的。”凌瀚宇轻轻弹了一下凌灵的额头,别以为他不知道,写信是顺便的,邮票才是重要的。

自从那天跟凌灵说了可以写信之后,这小丫头就突然对邮票有了很大的兴趣,反复叮嘱一定记得帮她买整版的邮票,不拘版本,什么时候的都可以,作为标准的妹控,这点儿小事情当然没问题。

凌灵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凌玉,凌玉翻了个小白眼儿:“忘不了你的邮票。”

凌灵彻底满意了,有哥哥姐姐就是好啊,坚决不承认是为了邮票,她非常有兄妹情(姐妹情)的。

今天凌爷爷和凌奶奶都没来,凌爸凌妈也要上班,平时也只能在上班间隙匆匆来趟医院,确定凌灵恢复得越来越好了,便又急匆匆的跑去上班了,凌灵从凌瀚宇口中得知,凌爸凌妈的工作很辛苦,平时一周也就能休息一天,前些日子凌灵昏迷了三天三夜,凌爸凌妈连着请了三天假守在医院里,现在凌灵已经没有大碍了,自然凌爸凌妈不好再请假了。

因为马上要离开家了,凌瀚宇和凌玉心里很是不舍,凌爷爷和凌奶奶身体都还挺硬朗,凌爸凌妈他们也放心,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最小的妹妹了,以前还好只跟小伙伴一起调皮捣蛋,现在可好,胆子也太大了,黑市都敢去,那个地方多危险啊,这次还好命大,可谁能保证下次会怎么样?只这次就把全家人都吓得够呛。虽然全家人都知道小妹去黑市是为了什么,可他们要让小妹知道,就算吃糠咽菜,全家人都在一起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才是最重要的。

黑市的事情不能明说,所以,凌瀚宇和凌玉明里暗里的反复叮嘱凌灵在家乖乖的,不要闯祸云云。

“小妹,听说冀北是鱼米之乡,等到时候有机会,我给你寄好吃的回来。”这是大哥凌瀚宇。

“凌灵,在家乖乖的知道不?不许闯祸,爸妈爷奶的年纪都不小了,禁不得吓。”这是大姐凌玉。

“爸妈都上班忙,多陪陪爷爷奶奶。”

“没事儿多跟爷奶学习知识,什么时候,知识都是很重要的。”

。。。。。。。巴拉巴拉。。。。。。

大哥大姐虽然东一句,西一句看似都不搭边,可他们的意思,凌灵当然听得出来,心里不停的叹气,原主这是多不让人放心啊。

“我保证乖乖的,一定不闯祸。”凌灵就差发誓了。

看小妹明白自己的意思了,俩人松了口气,都叮嘱这么长时间了,应该大概可能也许不会再让他们担心了吧!

“对了,小妹,你要那么多邮票做什么?”凌玉很好奇。

“存着啊!”凌灵回答得理所当然。

凌灵的回答让凌玉想磨牙:“什么时候写信现买就是了,邮票又不会没有了!”

“我就是试着存一些,万一以后这些邮票值钱了呢!”凌灵眨巴眨巴眼睛,决定稍稍透露一些。

凌瀚宇和凌玉俩人一愣,自家小妹咋突然变成小财迷了呢?以前不这样啊!再想一想,财迷就财迷吧,总比闯祸强。

但不久的将来,两人被事实打击的无语:谁说财迷不闯祸的?当然,这是后话。

跟凌灵道了别,凌瀚宇和凌玉第二天就登上了下乡的火车,凌灵继续自己悠哉的养伤生活。当然,为了家里四位老人着想,凌灵以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为由,坚决不再让人陪床,也不让他们太频繁的来回奔波,反正食堂里什么都有,现在自己下床走路基本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星期,刘大夫检查了凌灵的伤口后,终于宣布凌灵可以出院了。

听到这个消息,凌灵激动得差点蹦起来,终于可以出院了,天知道,自从穿了过来,她就一直在医院里待着,这消毒水的味儿真的是快闻腻了。

看着凌灵兴奋的模样,刘大夫不由好笑,小孩子就是好啊,年少不知愁滋味。然后刘大夫又跟凌爷爷和凌奶奶叮嘱了一番出院后的注意事项,两位老人一一应了。

凌爷爷和凌奶奶也很高兴,孙女儿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了,两人一商量,决定第二天让凌爸过来办出院手续,这个年代,工人子女住院是按照工人家属待遇的,医院会有一定的减免,当然,住院出院也需要工人本人亲自去办理。

第二天,不光凌爸来了,凌爷爷和凌奶奶,还有凌妈都来医院了。

这出院的阵势有点儿大啊,凌灵望着四个人傻笑,再次感慨,有亲人疼爱真好。

凌爸去办出院手续,另外三人就开始帮凌灵收拾东西,这半个多月来,凌灵这里攒的东西可不少:喝水缸子,保温桶,暖壶,衣服,被褥等等。在这个年代,因为物资的紧缺,医院的被褥储备并不足,很多病人都是自己带被褥来医院,或者花钱花票跟医院租被褥,只有那些孤寡老人或者没有亲人的人,医院才给免费提供被褥。

收拾好没一会儿,凌爸回来了,笑呵呵的把收拾好的包裹往手里一提:“闺女,走,回家了!”

回家了!

凌灵突然有想要流泪的冲动,从记事以来,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回家,她只去过别人家或者租住了别人的家。

前一世求而不得的,现在突然就摆在了自己的面前,让她感觉有些不确定起来,这是真的另一个开始,还是她为自己编织的梦,来安抚现实中不为人知的伤痕?

“闺女,咋眼睛还红了呢?”凌妈细心,一眼就看出来凌灵的不对劲儿。

“没啥,想到要回家,开心的。”凌灵回过神来,忙给了个大笑脸,管他呢,就算是梦,也先享受享受再说。

几个大人失笑,真是个孩子,回个家这么激动,再一想想,自家闺女儿(孙女儿)从出生到现在,还真没离家这么长时间过,便自以为理解了凌灵的心情,都笑了笑。

“回家啦!”凌灵开心的说了一句,又跟病房里其他两人道别,便跟着家人出了医院。

等出了医院,凌灵站在医院外的大街上,看着眼前极富时代色调的建筑和人群,心里不由得感叹了一句:这就是七十年代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