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闲话知青事

病房里终于清静了,几个人都舒了一口气。

“小妹,这牛奶再不喝就凉了,赶紧趁热喝了。”凌瀚宇拿起杯子,哄着小妹喝牛奶,刚才他可看到了,小妹被吵得头疼,眉头都皱起来了。

“哥,咱们一起喝。”凌灵真心觉得这独食自己吃不下去。

“哥不渴,你快喝,头上的伤口早点好,就不疼了。”凌瀚宇很坚持,凌玲几番推让都不成,最后只好自己把牛奶喝光了。

旁边病床上的大娘看兄妹俩感情这么好,不由笑了起来,但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神色又变得有些落寞起来,轻轻起身准备出病房去走走。

“大娘您要出去啊?”凌瀚宇见状问道。

“嗯,是啊,躺得太久,出去活动活动,要不然这把老骨头都得躺僵了。”大娘笑着应道。

“大娘,您吃早饭了吗?”凌灵记得大娘早上一直都没吃东西。

“不饿,等感觉饿了我再去食堂看看,反正食堂一天都开着,你们先待着,我出去走走。”

“那大娘您慢着些,早点儿回来休息。”

“放心吧。”

看大娘走出了病房,凌玲轻声问道:“大哥,好像一直都没看到有人来照顾那位大娘呢。”

“估计是忙吧。”凌瀚宇也不清楚:“这几天一直都是大娘自己一个人。”

“啊,没人来照顾她吗?”凌灵很好奇,难道这大娘跟自己前世一样,一个人?

凌瀚宇摇了摇头,岔开了话题:“小妹,你感觉怎么样,头还疼得厉害吗?”

“已经不怎么疼了,就是偶尔声音太大,会有一点点刺痛。”凌灵老实的回答道,确实,自从她重生在这具身体里之后,头一直都没怎么疼过。

“那就好,过几天,大哥和大姐就要走了,家里就剩你跟爸妈和爷奶了,你要听他们的话,这样的事情可不能再发生了,你这次出事儿,可把他们都急坏了,而且爷奶年纪大了,可禁不得这么多刺激。”想到很快自己和凌玉就要下乡了,凌瀚宇柔声教导着妹妹。

“哥,不会再有下次了,我长记性了。”原身绝对是个胆大包天的丫头,她的胆儿可小。

“乖。”凌瀚宇又是一记摸头杀,某个装小孩子的老阿姨欣然接受了。

“对了,大哥,你跟大姐是要去当知青了吗?”凌灵问道。

“小妹你记起来了?”凌瀚宇眼睛一亮。

“我那天醒的时候,听见大姐说了,你俩都要下乡,我隐约记得下乡就是要去当知青了。”凌灵解释了一下。

听到凌灵依旧没恢复记忆,凌瀚宇并没有太失望,记不起来无所谓,身体健康就好:“是啊,我们都要去下乡当知青了。”

“那你们要去哪里当知青?”凌灵问道、

“你大姐要去闽南,我去冀北。”

“感觉都好远啊!”凌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重生在了平行空间,从原主的记忆里,有好多地名她都没听过,也不知道距离远近,便模糊的回应了一句。

“是不近,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由你一个人陪着爸妈和爷奶,你可千万不要再鲁莽了,知道吗?”虽然凌瀚宇是个妹控,但想想自家小妹以前的丰功伟绩,依旧还是不放心的叮嘱着。

“放心吧,大哥。”凌灵老脸一红,被一个16岁的大男孩反复叮嘱要听话,这滋味不要太酸爽!:“那你们的行李都准备好了吗?”

“这两天正在收拾,妈也在帮着准备。”

“那什么时候出发啊?”

“大概还能在家待三四天,估计来不及接你出院了。”想到出发的时间,凌瀚宇也是很郁闷,自家小妹这伤势,怎么也要住个把星期的院,自己和大妹这么早走,还真是有些不放心。

“别担心,我都好多了,说不定过几天就能出院了。”

知道小妹在安慰自己,凌瀚宇笑着又揉了揉凌灵的头发。

哎呦,这个让人无法抵抗的摸头杀诶,凌灵心里偷着乐,那叫一个美。

“大哥,那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还不知道,要看情况。”

“哦,那我去看你们吧!”凌灵想到可以出去看看这个年代的风景,突然很期待。上辈子她就想四处旅游走走看看,可惜有时间的时候没钱,有钱的时候没时间。

但是,现实好残酷!

“你才14岁,你觉得爸妈和爷奶会放心让你四处跑,再说,现在介绍信不好开,没有介绍信,你哪儿都去不了。”凌瀚宇毫不留情的打碎了凌灵的幻想。

凌灵一下子就蔫儿了,是啊,爸妈要上班,爷奶年纪大了,禁不住四处奔波,自己一个14岁的半大孩子,他们能放心她一个人出门才怪,就算放心,在这个年代,弄不到介绍信也白搭。

哎呦,她的旅游梦诶,还没开始就碎成渣了!

凌灵心情郁闷了,默默在心里哀悼自己那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旅游梦。

看出自家小妹很郁闷,凌瀚宇暗自好笑,看来就算是失忆了,自家小妹也改变不了好动的本性啊,想一想,又实在有些不放心,别回头再出点儿啥事,嗯,要跟爸妈说一下,对小妹还是要看紧一些。

凌灵可不知道自家大哥正暗戳戳的准备叮嘱爸妈看紧自己,她这会儿正琢磨怎么实现自己的旅游梦呢。

看着小妹一会儿舒展一会儿皱起的眉头,凌瀚宇不由得好笑起来:“好啦,我们尽量多回来,到时候给你带当地特产好不好,再说了,咱们还可以写信啊。”

写信?

对了,这个年代最普遍的联系方式可不就是书信嘛,说到书信,自然少不了邮票,邮票诶,将来发家致富可少不了它,这个时候那些珍贵的邮票还没升值呢,趁低价先入手才是王道。

某个财迷的老阿姨,瞬间就从旅游梦破碎的郁闷中解脱出来了:“哥,你真好!”

看着凌灵灿烂的笑脸,凌瀚宇失笑:“你呀,真是小孩子心性。”

老娘比你可是整整大了十岁!!!

凌灵心里咆哮,可转念想一想,自己来到这里以后,似乎心性真的变小了好多,以前的自己哪儿会撒娇啊?罢了罢了,反正现在自己是最小的,小孩心性就小孩心性吧,咱也体验体验被家人宠爱的感觉。

想通了,凌灵感觉自己更能接受现在的样子了,噘嘴说道:“大哥,你也只比我大两岁而已。”

“大一天也是大!”

你大你有理,果然是小孩子没人权啊,凌灵不爽得撇了撇嘴,结果被凌瀚宇轻轻弹了一记脑门儿。

接下来的几天,病房里很平静,三号床新来了一个病人,也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人挺好,大家相处的都很愉快。

很快,凌瀚宇和凌玉下乡的日子到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