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奶粉引风波

过了一会儿,凌爸和凌家大孙子凌翰宇赶到了医院,换了凌玉回去休息,凌爸问了问凌灵的情况,看没什么事儿,便和凌玉,凌爷爷和凌奶奶一起回去了。

凌玉回家之前,悄悄跟自家大哥说了凌灵失忆的事情,凌瀚宇听了也是一惊,听到对身体没什么影响,才放心下来。又听自家大妹说了中年妇女对凌灵的恶语,心中对那中年妇女便没有什么好感了。

等凌家其他人都走了,凌瀚宇坐在凌灵的床头,摸了摸凌灵的头,轻轻问道:“灵儿,还记得大哥不?”

凌瀚宇的一记摸头杀,让凌灵心里美得冒泡,哥哥的摸头杀诶,有亲人的感觉真好啊,有疼爱自己的亲人,那感觉真是棒得不要不要的,当即感觉跟凌瀚宇亲近了很多,忙笑道:“大哥,我当然记得你啦,我就是记不得很多以前的事情了,人还是记得清的。”

凌瀚宇松了口气,那就好。

“要是有什么想不起来的,别使劲儿想,问大哥,或者问咱家谁都行,知道不?”

“嗯。”凌灵乖乖的点头。

凌瀚宇满意得点了点头,自家小妹就是乖巧,全然忘了以前凌灵女汉子的形象。

“看大哥给你带什么来了?”凌瀚宇献宝似的,从带来的布包里,掏了一个油纸包出来。

“什么?”凌灵好奇得看着自家大哥手里的油纸包,这个年代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包装,很多东西都是散卖的,比如红糖,白糖什么的,都是用油纸包起来的一斤装或者半斤装。

凌瀚宇也不卖关子,当即打开了油纸包。

熟悉的味道让凌灵睁大了眼睛:奶粉啊!在这个年代,奶粉可是精贵东西,一般都买不到的。

凌瀚宇得意的说道:“看,是奶粉,可好喝了,还能给你补充营养,刘大夫说你失血过多,要多吃有营养的东西,咱爸特地给你淘换的,哥给你冲一杯,多吃有营养的东西,你就会好得快,伤口就不疼了。”

看着凌瀚宇得意的样子,凌灵暗笑,自家16岁的大哥也还是个孩子呢。凌瀚宇和凌玉是龙凤双胞胎,凌瀚宇比凌玉大了15分钟,就成了凌家孙辈中的老大。

病床旁的暖壶里有热水,是凌玉早上就打好的,凌瀚宇把奶粉到了一些在桌子上的杯子里,用开水冲开,又用勺子搅了搅,顿时,牛奶的奶香味充斥了整个病房。

“妈,我也要喝,我也要喝。”那个叫大宝的男孩子,从来没有喝过奶粉,虽然他在家里很受宠,但他家的条件也达不到能让他喝奶粉的地步,毕竟奶粉这玩意儿在这个年代来说,太精贵了,没有一定的门路是弄不来的,便是黑市里也不多,凌爸还是托了好几个人,才好不容易弄来一点儿。

虽然不认得是什么,但不妨碍大宝喜欢这味道啊,当即馋得不行,对自己妈妈就撒起娇来,他知道,只要他一撒娇,他妈妈就能满足他的愿望。

那中年妇女忙安抚自己儿子:“大宝乖啊,等会儿啊!”

说着,便对凌瀚宇说道:“你看我儿子还没吃饭,这么小不禁饿,要不这奶粉你分点儿给我儿子,你那里有那么多,反正你妹妹也喝不了多少。”

病房里另外三人听了中年妇女的话,都一脸的不可思议,就算你不知道奶粉这玩意儿精贵,刚吵完一架你不记得了?这刚吵完架,转头又过来要东西,还一脸的理所当然,脸呢?

凌瀚宇淡淡的应道:“不好意思,我这里也没多少,还要留着给我妹妹,医生说我妹妹需要补充营养。”

那大宝虽然才七八岁的年纪,但也能听懂人家不愿意给,这哪成,从小到大,他想要的东西还没有要不到的,当即就哭开了:“我要喝嘛,我就要喝嘛,妈,你让她给我喝,一个丫头片子,也配喝这个?”

“诶呦,大宝不哭,不哭。”那中年妇女一看宝贝儿子哭了就急了,冲着凌瀚宇说道:“不就一点儿奶粉嘛,怎么就抠成这样?我儿子这么小,你也不知道让着些,你妹妹也这么大了,就不知道尊老爱幼?一点儿家教都没有。”

凌瀚宇冷笑道:“我们家教好不好,自然有我家长辈管着,就是不知道这见别人的东西张口就要,要不到就骂人是哪门子的家教,要不找大伙评一评理?再说了,尊老爱幼也要分人,为老不尊和口出恶言的可没资格让别人尊敬爱护。”

“你,你,你。。。。。。”中年妇女被噎得说不出话,刚想开始胡搅蛮缠,就听旁边床的大娘说道:“你就少说两句吧,也管管你儿子,哪能要别人东西要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你儿子不知道奶粉精贵,你也不知道啊?惯孩子可不能这么惯。”

那大宝眼见喝不到奶粉,当即就嚎了起来,开始在地上打滚儿,一副要不到就誓不罢休的架势。可把那中年妇女心疼得不行,眼刀子不停得往凌家兄妹那里飞。

大宝的嗓子震天响,这时,还是早上那个护士走进了病房,直接训得大宝不敢嚎了:“闹够了没?一早上就你一家不停的闹,人家小姑娘受伤失血过多,需要补充营养,你儿子需要补啥?让人家小姑娘把奶粉分给你儿子,你这么大个人也好意思?你要惯儿子回家惯去,别拉着别人陪你一起惯,人家不欠你的,一大早上光听你跟这儿骂闺女惯儿子了,我刚才查了,大夫早就让你出院了,你咋还没出院?赶紧的,走手续出院。”

凌灵刚才被那母子俩的大嗓门吵得头有些疼,这时见那护士一通话说的,那叫一个气势,眼睛一亮,哇塞,这也是个耿直girl啊!

中年妇女本来被训得不敢吭声,听见护士让她出院就急了,她可是好不容易讹了一个傻子,给她出住院费营养费什么的,她不光得了便宜,还不用回家伺候婆婆小姑子,要是出院了,哪儿还能这么清闲?她虽拿的住自家丈夫,但婆婆小姑子可都不是善茬儿。

“哎,同志,同志,我这头还疼呢,可出不了院。哎呦,可疼了。”

“我看你刚才的大嗓门可不像头疼的样子。”护士凉凉的一句话,立马掐住了那中年妇女的嗓子。

这时,中年妇女的丈夫和一个老太太走进了病房,那护士就对他们说道:“你们是三号床的家属吧,大夫说你爱人已经没事儿了,今天赶紧办手续出院,现在床位这么紧张,好多人等着呢。”

“可以出院了?”那男人愣了一下,问道。

“两天前就能出院了,大夫跟她说了,你们不知道?”

“哎呦天杀的,你倒是会躲清闲,住院不要钱啊,我家大奎挣钱容易啊,你个遭瘟的,跑医院躲清闲来了,让我个老太婆伺候你们,你良心被狗吃了?赶紧起来,家里一堆活儿呢。”那老太太一听不干了,上去就撕扯那中年妇女,劈头盖脸一顿骂。

“哎呦,哎呦,妈我错了,这就出院,哎呦,妈我错了。”中年妇女被吓得呲溜就往病房外跑,哪儿有一点儿头疼的样子,老太太一路骂骂咧咧的,带着儿子孙子也出了病房。

这戏剧性的一幕,看得其他几人一愣一愣的,看来恶人还需恶人磨啊!

好歹,病房里终于是恢复了清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