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闺女不值钱

凌灵的话把三人吓得不轻,半天没反应过来。

“快,玉丫头,快把刘大夫找来给灵丫头看看。”凌爷爷最先反应过来,忙让凌玉去找刘大夫。

“哎。”凌玉也反应过来了,忙往病房外跑。

“乖囡,你还有哪儿不舒服,都跟奶说,别怕哈。”凌奶奶忙安慰自家小孙女儿,生怕凌灵再有啥不妥当的地儿。

“奶,别的没啥了,就是以前的好多事儿记不清楚了。”凌灵心里默念着对不起,但为了以后不穿帮,失忆这个梗还是很好用的。

“有不舒服的地方就说,啊!”凌奶奶还是不放心。

“嗯。”凌灵应着,看到凌爷爷担心得直皱眉头,忙说道:“爷,别的真没啥。”

“一会儿让刘大夫再给你好好检查检查,可不能落下毛病。”凌爷爷还是不放心。

“嗯。”到底还是把两位老人吓到了,凌灵心里很是愧疚。

“爷,奶,刘大夫来了。”没一会儿,就见凌玉扯着刘大夫的白大褂袖子冲进了病房。

刘大夫也挺着急,刚才凌玉就说了一句:刘大夫您快去看看我妹妹。说完就扯着刘大夫往外走,把刘大夫也吓了一跳,还以为凌灵又出了什么大问题。

进了病房,看到凌灵好好的半躺在病床上,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自己,心里松了一口气,问道:“小丫头那里不舒服,跟伯伯说。”

刘大夫对凌家一家人都挺有好感,这个年代很多家庭普遍重男轻女,而这家人对小孙女儿尤其疼爱,本身就让刘大夫高看一眼。

“乖囡,快跟医生伯伯说你哪里不舒服。”凌奶奶忙说道。

凌灵其实是被自家大姐的阵势惊到了,自己刚才那句话是不是太吓人了?听见了凌奶奶的话,忙说道:“伯伯,我就是记不太清楚以前的事情了。”

“别的不舒服的地方还有吗?”刘大夫忙问道。

凌灵摇了摇头。

刘大夫点了点头,又给凌灵做了一番检查,对凌爷爷和凌奶奶说道:“小丫头之前被砸破了头,估计脑袋里有淤血,所以会忘记一些事情,这个只能慢慢养,不用太担心。”

“那以后会记起来吗?对孩子有没有影响?”凌爷爷忙问道。

“能不能记起来,这个说不好,也许淤血自己散了,就想起来了,也许会一直想不起来,不过对健康没什么影响,顺其自然就好”刘大夫想了想,说道。

听了刘大夫的话,大伙儿松了口气,凌奶奶说道:“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吧,只要健健康康的就好。”

几人忙谢了刘大夫,刘大夫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就走了。

凌灵暗暗松了口气,这第一关算是糊弄过去了。

就在这时,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冲进了病房,直接冲到了那个中年妇女的病床边,嚷嚷着“妈,我要吃包子,吃肉包子。”

“哎,妈的大宝来啦,别着急,一会儿让你姐去给你买。”那中年妇女看到自己儿子,脸笑成了一朵花。

“姐不给我买。”大宝直接告状。

中年妇女一听,脸子直接就撂了下来,对刚走进病房的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劈头盖脸就一顿训:“你弟要吃包子,你干啥不给买,要饿死你弟啊,你个丫头片子,小小年纪心咋这毒?”

病房里其他人听见了中年妇女的话,眉头都皱了皱,这是亲闺女?但到底是人家的家事,都不好说啥,心里都对那中年妇女有些鄙夷。

“妈,一个肉包子要两毛钱,还要一两肉票,我没有。”小姑娘被骂得低了头,低声说道。

中年妇女听了一窒,随即又骂道:“你不会跟你爸要啊,要你有啥用,我这住个院,也吃不到个顺心饭,这就不说了,连你弟弟要吃个肉包子,你都给买不来,啊,你说要你有啥用,当初你生下来的时候,我咋不溺死你?一个不值钱的丫头片子,干啥啥不行,你说要你有啥用?”

小姑娘被骂得低头直掉眼泪:“我爸说不知道你把钱和票放那里了。”

“你还学会顶嘴了是不?你过来,看我不揍死你。”中年妇女听了小姑娘的话,声音高了八度,一叠声的要揍小姑娘,那个叫大宝的小男孩,得意的靠在床头,看着小姑娘笑。

终于,大伙儿看不下去了,凌奶奶劝道:“不是什么大事儿,你这闺女也不大,凡事好好说,怎么说都是亲生的。”

中年妇女听了眼睛一翻,“丫头片子有啥值钱的,骂了又能怎样?到了以后还不是便宜了别人,一个丫头片子那么金贵,也不怕折了寿。”说着,狠狠瞪了凌灵一眼。

这话就恶毒了,凌爷爷和凌奶奶一听,气得够呛,可从小的教养,让他们说不出什么恶毒的话来,一时就气得说不出话来。

凌灵无辜躺枪,也是无语得很,见凌爷爷凌奶奶被气到了,忙安抚他们:“爷,奶,有些人说话就当她放屁好了,可不能为了不相干的人把自己气个好歹的。”

凌玉见自家爷奶有凌灵安抚,当即就回击了过去:“没见过这么恶毒的亲妈,还想溺死亲闺女,就凭这句话,就能让公安抓你进去反省反省,我们可都是证人,再说闺女怎么了,还敢瞪我小妹,我们家闺女都是宝贝,愿意宠着,又没吃你家饭,也没用你家钱,你管的着吗?你住海边儿啊?”

“你、你、你。。。。。。”中年妇女文化程度不高,不认得几个字,一听见公安,心里就怕了,听凌玉说得头头是道,心里先怯了,你了半天不知道该说啥。

这个时候,护士走了进来,瞪了那中年妇女一眼,刚才那些话她可都听见了,“嚷嚷啥,嚷嚷啥,这是医院,不许喧哗,要训闺女回家训去,别在这儿逞威风。”

中年妇女知道惹了这些护士,自己会不落好,忙低声说道:“哎,哎,不嚷了,不嚷了。”

护士看了中年妇女一眼,转身出了病房。

那中年妇女被凌玉一通怼,又被护士训了一通,心里一股气憋着,不敢再冲凌家人使劲儿,又不敢高声,便使劲儿瞪了自己闺女一眼:“回去让你爸在大屋衣柜里找,赶紧去,你弟弟还饿着呢,我这也没吃饭呢,赶紧的,没眼力见儿的。”

那小姑娘不敢说啥,诶了一声就赶紧走了。

病房里其他人见中年妇女消停了,便没说啥,各自干各自的事儿了。

凌奶奶这时才反应过来凌灵刚才说的话,轻轻点了点凌灵的额头:“小姑娘家家的,怎么放屁这话都说出来了,以后可不能说了,知道不?女孩子可不能说脏字,不雅观。”

凌灵吐了吐舌头,“奶,人家一时口误嘛,口误,口误,以后不会啦。”

凌奶奶无奈的摸了摸凌灵的头,笑了笑不再说啥。

凌灵心里哀嚎:哎呦,我大家闺秀的奶奶诶,你孙女儿我来自现代,卧槽尼玛可是口头禅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