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意外的重生

“唔!好疼!”

凌玲感觉到整个头有一种要炸裂般的疼痛,尤其是后脑勺,疼得她忍不住喊出了声。

怎么会这么疼?是受伤了吗?凌玲迷迷糊糊的搞不清状况,猛地,被抢劫重创的画面从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头为什么会这么疼了。

那么,她是获救了吗?想到那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女孩,说帮自己叫了救护车,凌玲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她还活着,老天还是眷顾她的。

想到这次受到的无妄之灾,凌玲觉得自己真是比窦娥还冤,暗戳戳的决定等伤好了之后,一定要去学学散打跆拳道什么的,再多准备些防身的东西,有备无患嘛,至少要能自保啊!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太骨感,刚刚重新策划人生新目标的凌玲,还没来得及实施第一步养伤计划,就被事实给打击得回不来神……

“呀,小妹醒了,爸、妈、爷爷、奶奶,小妹醒了!医生,我妹妹醒了!”一个兴奋的声音在凌玲耳边响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喊声,让凌玲的头更疼了,拜托,这是医院,可不可以不要大声喧哗,凌玲的眉头皱了皱,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扰了自己的休息,可眼睛就如同被压了千斤坠,死活睁不开。

正挣扎着,凌玲就感觉到纷杂的脚步声,冲着自己就过来了,随之而来的是各种激动的声音。

“小玉,你小妹真的醒了?”

“大妹,小妹真的醒了?怎么还没睁开眼睛?”

“小妹刚才喊疼来着。”

“快喊医生,让医生来看看。”……

不对啊,这些人怎么都围着自己?凌玲感到莫名其妙,身为孤儿,她再清楚不过,自己哪里还有什么亲人,他们不会是又认错人了吧?

凌玲有些无语了,这一次又一次被认错,还能不能好好过日子了?

“来来,让一下,让医生看看病人的情况,都让一下。”知道凌玲苏醒了的护士,忙去把主治大夫叫了过来。

主治大夫姓刘,四十来岁,医术很不错,在医院里很得病人和家属的尊敬。凌家的二姑娘三天前满头是血的被抱进了医院,正是这位刘大夫凭着高明的医术,才将她从死亡线拉了回来,因此,凌家人对刘大夫特别的感激。

“刘大夫,您快看看,我闺女怎么样了?”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也就是凌妈,一身蓝色的工作服,彰显着其工厂女工的身份。

“别着急,我先看看。”刘大夫安抚得说了一句,就对凌玲检查了一番,又问道:“病人刚才醒过来了是吗?有没有说话?有没有呕吐?”

刘大夫一说完,病房里几个人就一致看向刚才第一个说话的姑娘——凌玉,也就是凌家的大姑娘。

凌玉见医生问,忙说道:“我小妹刚才喊了疼,眼睛倒是没睁开,也没有吐。”

“嗯!”刘大夫点了点头,说道:“知道喊疼是好事儿,目前来看,这孩子很快就能醒,等醒了之后,先给她吃些流质的食物,回头我给你们开个条子,让孩子吃点细粮好好养养,流了这么多血,养不好以后就是大问题。”

“好的,刘大夫,还有什么要注意的,您都跟我说。”凌妈忙答应着,又仔细问了注意事项,一一答应了,谢过了医生,又催促着凌爸跟着医生去拿条子。

凌玲好好奇啊,这么半天了,这些人就没发现他们认错人了吗?她跟他们认识的那个女孩,就长那么像吗?不应该啊,听他们说话,那个女孩应该是他们的女儿(孙女儿),谁还能把自己的女儿(孙女儿)认错的?好奇怪啊。。。。。。终于,好奇心驱使着凌玲努力睁开了眼睛……

这……这……这是哪家医院?怎么这么复古?白色又有些斑驳的墙壁,掉漆的绿色铁架子床,完全是六七十年代的风格啊,还有围着自己的这些人,身上穿得是戏服吗?21世纪的新新人类,谁还穿这么老土的衣服,老天,她到底被送到了哪家医院?

“灵儿,奶奶的乖囡,你可算醒了,吓死奶奶喽!”一位头发花白,穿着灰蓝色褂子的老人首先发现凌玲醒了,激动得老泪纵横,一把抓住凌玲的胳膊就不撒手,生怕自己孙女儿又昏迷个好几天。

“我这是……”凌玲被眼前的情况弄晕了,大大小小五六个人都围着自己,还一脸的激动,可咱们真心不熟啊!

“小妹,你看看这次遭了多大的罪!以后可不能再胡闹了,我跟大哥马上就要下乡了,以后跟在爸妈爷奶身边的就只剩下你了,你可不能再让他们这么担心了,要不我跟大哥怎么能放心呢?”眼看着自家小妹醒了,直脾气的凌玉一通话让凌玲一脸的懵逼——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你小妹刚醒,你少说两句!”凌妈不愿意了,拍了一下自家大姑娘的肩膀。

“就是,先让乖囡消停的养伤,其他的以后再说。”凌家奶奶也忙说道,凌家爷爷虽然没说啥,也是一脸的赞同。

“哎呀,你们不能再这么惯着小妹了,都天不怕地不怕了,居然还敢往黑市跑!”凌玉不服气,反驳了一句,到底顾忌到黑市是禁忌,放低了声音,也依旧被凌玲听了个正着。

“你这孩子,怎么瞎说!”凌妈忙看了下四周,见没人注意,才又轻拍了大姑娘一巴掌。

“好啦,我不说了!”凌玉也有些懊恼自己的不谨慎,扭捏着应了一句。

“好啦好啦!”凌家奶奶打圆场,“都消停的,让我乖囡好好养伤。”

“我在哪儿?”众人的话,让凌玲一时无法消化,碍于周围的环境,又看到几人对自己的态度不太像认错人,便委婉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因为嗓子几天不沾水,有些沙哑。

“你现在在医院呢,之前你碰破了头,现在需要好好养养,要是头晕想吐就赶紧说,医生看了就没事儿了,别害怕啊!闺女啊,渴不渴,喝点儿水吧。”凌妈应着,又倒了杯水,端到凌玲跟前。

凌玲点了点头,就着凌妈的手喝了些水,到底不敢深问,便推说自己有些累,就闭眼休息起来。

众人看凌玲睡了,又因为她的苏醒放下了心中大石,便只留下凌玉陪着,其他人该上班的上班,该回家准备饭的就回家准备饭去了。

凌玲并没有睡着,刚才听到的那些话和看到的环境,在凌玲的心里翻起了惊天巨浪,年代感的医院,老土的衣服,下乡,细粮。。。。。。我嘞个去。。。。。。凌玲感觉到一群羊驼奔驰而过,慢慢的,拼凑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她不会是穿越了吧?

想到这里,凌玲的心狂跳起来,正待细想,脑海中突然针扎般的疼痛,于是,凌玲彻底的晕过去了!而这具身体的记忆也蜂拥而来……

没有了 下一章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