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铁石心肠、人品恶劣的女人(8)

任意是个爱凑热闹的人来疯,但并不是那种说话恶毒的人。

醋谭在初中的时候,还从来没有听任意用人品恶劣之类的词形容过哪个同学。

“你自己不清楚你自己有多恶劣吗?这么显而易见的原因还需要我告诉你吗?”任意不太想理会醋谭的明知故问。

任意的话,听得醋谭云里雾里的,她是真的不明白任意在说什么。

她做了什么就人品恶劣了?

伤害了谁、出卖了谁、还是欺骗了谁?

手术室的灯在这个时候熄灭了。

比起和任意在这里斗嘴,醋谭更关心尤孟想的手术情况。

给尤孟想主刀的是苏黎世大学医院最好的骨外科还有神经科医生。

虽然,醋谭在苏黎世大学学的是牙医,但都是同一个大学的医学院,过去的三年,醋谭一直处于没有课程创造课程也要上的那种对学习着魔的状态,自己系的课上完了之后,没少去听临床医学的各个大牛教授的讲座。

在苏黎世大学医学院做学霸,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认识瑞士最顶级的医生。

瑞士不仅拥有全世界最有效率的医疗体系,还拥有最长的预期寿命和最佳的医疗成果。

除此之外,瑞士更是世界上癌症存活率最高的国家。

瑞士的医疗条件和水平,从富可敌国的卡塔尔王室,都会选择来瑞士就医,这样的一件小事情,就可见一斑了。

尤孟想身上最严重的伤,是他右腿的开放性骨折。

主刀的医生说,右侧小腿开放性骨折断开的骨头,伤到了两条神经,但是没有完全断掉。

整个修补的过程还算比较顺利,植入了钢板,等骨头长好之后,再做一些康复的训练,不会对伤者以后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剩下的右手拇指近节指骨骨裂,就给打了一个石膏,没有进行手术。

再有右侧第三第四根肋骨骨裂、锁骨骨裂,就直接采用保守治疗,没有做处理,等着自行恢复。

因为醋谭及时提供了尤孟想的医疗记录,原本全身扫描的时候,认为需要进行手术的左手,经过确认之后,并没有再次受伤。

尤孟想的骨头,大概是属于比较坚韧的那一种,除了腿部的开放性骨折手术有些复杂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可以采用保守治疗。

再有就是轻微的脑震荡,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眉骨的位置有一个开放性的伤口,是导致尤孟想满脸是血的原因。

醋谭看到尤孟想的时候,他的半边脸上都挂着血,在旁边皑皑白雪的映衬之下,看着特别恐怖,但这个反而是尤孟想身上最轻的伤。

伤口刚好在眉毛的位置,就算是留下疤痕也并不太会影响尤孟想那张完美的俊脸的美观度,但主刀的医生还是在醋谭的再三叮嘱下,帮忙找来了苏黎世大学医院“绣工”最好的医生,对尤孟想眉毛上的伤口,进行了“整容手术”般的缝合。

尤孟想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是闭着眼睛的,大概是麻醉还没有醒。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