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铁石心肠、人品恶劣的女人(7)

尤孟想被从Rega救援直升机上面抬下来的时候,苏黎世大学医院的医护人员已经在医院的直升机场等候了。

尤孟想被直接送进了手术室,手术进行了四个半小时。

在手术快要结束的时候,右手打好了石膏的任意,匆匆赶到医院。

“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安心养伤吗?你的手最后是什么情况?”醋谭见到任意,既意外又不意外。

“小事,桡骨尺骨骨裂。”任意满不在乎的回答,仿佛一点都不记得自己刚刚鬼哭狼嚎的样子。

“骨裂啊,连个骨折移位都没有你那么鬼哭狼嚎的。”醋谭的眼睛里面装着的是关心和忧虑,但是看着任意的这张无厘头的脸,就怎么都没有办法说出安慰的话。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鬼哭狼嚎了?”任意给了尤孟想一个全新的称谓。

过去的五年,醋谭不愿去触碰的这些人,都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为什么任意和尤孟想会出现在瑞士?

为什么尤孟想会变成任意的“长期饭票”?

之前在滑雪场见到任意的时候,是听说他是从英国跟着朋友混吃混喝,混到瑞士来的,这么说来,尤孟想也是在英国念书吗?

醋谭这会儿在发愣,她在直升飞机上哭过的痕迹还是很明显地留在了脸上。

醋谭双眼红肿,外加表情凝重,看在任意眼里,就是醋谭根本就没有办法回答他那个‘我的长期饭票现在情况怎么样’的这个问题。

尤孟想的手机在任意的口袋里,这也是为什么醋谭和救护人员都没能从尤孟想的身上找到电话。

醋谭没有办法联络到任意,任意也没有办法通过电话联络醋谭和尤孟想。

任意最后还是打了Rega的救援电话,才知道在Zuoz受伤的尤孟想,没有到本地医院,而是被紧急送往了苏黎世大学医院。

圣莫里茨到苏黎世的直线距离并不远,坐高铁的话,都要不了一个小时,但圣莫里茨和苏黎世之间的火车,是普通火车,任意足足坐了三个多小时的火车才到的苏黎世。

“尤孟想他……应该还能从手术室里面出来的吧?”任意再次询问的时候,表情突变,声音也已经开始有些颤抖了。

可是,不对啊,他打电话的时候,救援机构的人明明说尤孟想没有生命危险的啊。

现在这是到了医院之后,才发现情况比急救预估的要严重的多?

“嗯,刚刚有一个护士出来,她说尤孟想的手术快要结束了,过程还算比较顺利。”醋谭看了一眼任意,想要确认一下他颤抖的声音是怎么一回事,手都已经打了石膏了,不至于连说话都会疼得颤抖吧?

“那你刚才那副表情是要干什么?你不知道像你这么一个铁石心肠、人品恶劣的女人,没事坐在那里把眼睛都哭红了,是一件很吓人的事情吗?”任意的语气立马就从颤抖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我是一个‘铁石心肠、人品恶劣的女人’?为什么?”醋谭对任意发给自己的评价有些错愕。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