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羡慕

“建国,你怎么也跟着小小胡来,你嫂子就是一时失手,真不是故意的。你怎么能抓着不放啊。况且我和爹娘都过了这么多年!现在一闹分家,你让村里人怎么看你大哥我,这不是告诉人家,你大哥不孝顺啊。”

范建峰爱面子,在村里那是爱惜脸面得人。

怎么可能接受爹娘忽然要分家。

吴金爱也着急。

狠狠地瞪一眼江小小。

都是这个小丫头惹得篓子。

好好地这么就要分家?

肯定不能分家。

她心里自然有小算盘,跟着老爷子老太太,老太太老爷子的口粮可都在他们手里,真的靠着老太太老爷子这一点口粮贴补,不然他们家四个儿子呢,不得饿死啊。

还有小叔子小姑子每年送回来那些钱,他们也能名正言顺要出来一些。

日子过得才不那么紧紧巴巴。

现在要眼瞅着没了。

她不急眼才怪。

“建国,你这话就有意思。平日里爹娘给你和小姑子,哪一次不是收粮食,就送去一百斤,怎么贴补你们就行?贴补我们就不成。同样是儿子,你也不能糊弄着爹娘太偏心眼啊。

爹娘,同样是儿子,一碗水可得端平。

老大和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照顾着你们,没有辛劳也有苦劳吧!你们二老不能这么戳人的肺管子。然后村里人怎么看我们两口子?”

范建峰不说话,他媳妇的战斗力,他当然信服。

让范建国说。

他心里还憋着气呢。

江小小看着小舅舅被大舅妈说的哑口无言,立马开口。

“大舅妈,你这话就不厚道,姥姥姥爷是给小舅舅和我妈送过粮食,可是哪一次小舅舅和我妈回来,没给您钱和粮票,生怕在你面前落了埋怨,哪一次您不是欢欢喜喜的收下。

而且那些钱和粮票,哪一次不比送给我们得粮食多啊。您总不能收钱的时候高高兴兴,回过头就不认账啊。过年过节,小舅舅和我妈哪一次少了给家里的节礼?

那些猪肉白糖槽子糕罐头什么的,可没都进了姥姥姥爷的嘴里,还有您的那一台缝纫机,也是我妈辛辛苦苦攒了三年给您买的。

这些您怎么不都说说?”

江小小直接把事情戳穿,要知道范秀英为了自己父母不被大嫂刁难,礼数上从来不缺。

小舅舅也是一样,主要是不希望大嫂成天在父母跟前闹腾,省得父母为难。

两个人那是宁肯自己吃亏,也不愿意爹娘在嫂子手里受气,可是现在还是这样。

吴金爱讪讪,一脸的尴尬。

这事情的确是真的,她收了人家钱和粮票,总不能说自己没收啊。

当事人就在这里呢。

缝纫机就摆在屋子里,自己的缝纫机没少让村里女人们羡慕,多少人和她关系异常好,不就是想着总有求到人家手里做衣服的时候。

“混账!老大家的,你什么时候收了他们钱和粮票?我不是说了不要收,都是一家人,我给的粮食是我们老两口自己的,难不成我老头子到老了还不能安排自己的口粮?

还有缝纫机你不是说是你娘家妈怕你受累,特意想办法弄来的?你成天就骗我们两个老的?”

老爷子气的一拍桌子。

吴金爱吓一跳。

这事情她答应的是很好,可是架不住看见粮票和钱眼馋啊。

家里可是有儿子要等着结婚用,哪里不是用钱的地方啊。

他们可不像老二老三,人家都能有个工作,端着铁饭碗。

他们家就是靠那一亩三分地。

手里不攥着钱和粮票。

难道真的和老太太老爷子一样把家底儿全都给他们带走啊。

吴金爱虽然被老爷子一句话给吓住,可是一点也没有后悔的意思。

“爸,这事情怪我,怪我没用,家里几个儿子处处都要钱,要不是我没本事,养不活几个孩子,也不能让孩子他妈做出这样的事情。让爹娘跟着生气。

爸,您要打要骂,冲我来,孩子他娘已经不容易。”

范建峰倒是很男人,站出来护着自己媳妇。

吴金爱那一眼的疼惜。

老爷子被气的瞪眼。

这就是自己的儿子,一直告诉他是家里的老大,要担得起事情。

可是对自己弟弟妹妹都这样,还指望老大以后照顾家里人。

这能行?

老爷子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

“姥爷,大舅,事情已经这样。其实无所谓错和对,毕竟粮食打下来,我们家拿走,这也是事实,我们拿钱换粮食这也是事实。其实没有谁对谁错,只能说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大舅母自己心里有点儿心思也是正常的,毕竟家里都有儿有女。总要为自己的儿女考虑。

我不怪大舅和大舅母,只不过今天既然把话已经说开,那么姥姥姥爷的事情。我觉得还是赶紧解决的好,省的大舅和大舅母一直觉得姥姥姥爷还是占了你们的便宜。

姥姥姥爷年纪这么大。

就算是他们不种地,每年光是分的口粮也够他们吃。

再加上大舅,我妈和小舅舅总不会不孝顺,每年给的养老钱。

两个老人日子过的不会差。姥姥姥爷还是分家另过的好,省的大家在一起过日子,谁都委屈得很。”

江小小一意孤行,是因为她不准备让姥姥姥爷这辈子再跟着大舅一起过日子。

如果不是跟着大舅大舅母一起过日子,其实姥姥姥爷后面还能多活几年。

范建峰和吴金爱互相看一眼。

看起来分家那是势在必行。

可是分家他们也不愿意。

“爹娘,你们要是实在觉得儿子不孝顺,想分家就分吧。让村里人就看咱们家的笑话吧。看看我这个儿子做的有多不如人意,连亲爹娘都看不下去。

儿子实在是没脸在村里过下去。”

这是拿话噎老爷子呢。

谁不知道老爷子一辈子特别要脸面,做什么事情都不想让别人说嘴。

老爷子脸上果然犹豫,有些迟疑。

毕竟跟着老大生活那是村里人的习俗,谁家老人不是跟着老大过日子呀,哪有分开家另过的!

他们这么一做,村里人的确会怀疑老大不孝顺。

也会让村里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范建峰一喜。

他爹好面子啊。

“姥姥姥爷,你们要是担心村里人会议论咱们家的事情,这不是好办得很。

对外只要告诉大家,城里的小儿子和女儿孝顺,想接你们到城里去住去。

这不是也给大伯减轻负担,所以才分家另过。

这可是一件好事儿。不相信您去村里问问打听一下哪家的老人不愿意去城里过好日子呀!”

江小小的话立刻让老爷子安心。

是啊,村儿里的老爷子老太太在一块儿唠嗑的时候。

最常惦记着就是谁家的在城里过上好日子。

前几天自己的一个老兄弟,人家就跟着村里城里的儿子去城里过好日子。

没看见大家羡慕的,一个个的眼睛都红。

那会儿还有不少人说他的酸话。

说自己一个儿子一个闺女都在城里,也没见把他接到城里去过过城里人的好日子。

孩子们没那个心啊。

还怀疑自己的儿子女儿不孝顺。

要是自己真的去了,这事情不是坏事儿。

反而成为村里人羡慕的一件事儿。

“行,老大就这么办!”

这是一锤定音。

范建峰苦笑,他爹还真是的,居然被江小小一个小丫头说动。

现在也没办法改变,只能希望老爷子他们回来之后,他再劝说一番,说不定到时候爹娘还能回心转意。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