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半块窝头

江小小把门窗关闭,窗帘拉上,然后轻轻地掀开老太太身上的衣服。

就连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老太太疼的嘴里只抽泣。

“小小啊,你别折腾了。姥姥,这是到时候了。我知道这是……我爹娘来接我了。”

江小小笑得牙齿都露出来。

“姥姥,您可真逗。您还没看着我结婚生子,您就准备撒手不管啊,小的时候您抱着我成天跟我说以后等我结了婚生了孩子,你一定帮我带孩子的,现在您不管我就准备自己个儿走啦?

那可不行,说话就得算数。您要是说话不算数,那我跟着你一起去。我也想看看太姥姥太姥爷到底是啥样?”

一眼就能看到老太太胸肋皮肤的水泡已经干了,而且结痂脱落,残留着一些暗斑。

她的手轻轻碰了一下老太太,老太太马上有了强烈的反应,浑身都疼得连忙在那里喊:“别碰……别碰!”

老太太多刚强的人,老太太疼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姥姥,我刚跟别人学了一手,恐怕专门治您这个蛇缠身。”

话音未落,她已经拿了两根竹签在老太太左右两边脚上的阳陵泉上下了针。

老太太刚刚还紧张的死死攥的拳头一下子就松开了。

“姥姥,效果怎么样?”

老太太睁开眼用难以言喻的欣喜说道。

“你这丫头,你刚才用什么扎姥姥了,这两针下去,感觉我这浑身的疼都去了。”

江小小笑眯眯地举起了竹签子,让姥姥瞅了一眼。

“姥姥,这可是咱们中华的针灸。神奇吧,您这就是一种病,说白了只要吃药就能好。而且我有专门的药开出来。咱都不用去医院,保证让你吃几次立马就能好。”

的确,这个蛇缠身,说白了得带状抱枕。相当于皮肤经脉的各种痉挛性疼痛。

倒不是说她治好了带状疱疹!

扎这两针立刻老太太就能好了?

只不过这两针下去可以缓解老太太的疼痛,要知道但凡是任何病痛,没有人不紧张的。

她扎的这个穴位相当于是有松弛穴之称。

立马哗哗哗开了一张方子,柴胡十克,白芍二十克,枳壳十克,生甘草十克,全瓜蒌50克,红花十克。

这六位药可是当初自己在乡下的时候遇到了一位老中医,专门治带状孢疱疹,效果如神。

这带状疱疹说白了,治疗的有三种方法,第一就是要解毒,第二就是要解郁,第三就是要活血。

而这三种方法要互相配合使用,缺一不可。

这个方子里面生甘草能解毒,如果再配上些外敷新鲜的马齿苋,估计解毒的效果会更快。

柴胡和枳壳能解郁,这两位要升降诸气。

白芍和红花,继缓急又活血,血活风自灭。

这全瓜篓一味,乃是所有要的引药。

其实这么一大堆,说白了就是专门治带状疱疹的。

老太太身上一轻松,再把药喝上。

果然两剂药下去,到了第二天的时候。

身上已经没那么疼,而且还能下地走路。还喝了两大碗玉米面粥呢。

院子里的灵棚早就撤了。

不过这两天来来往往可不少人。

村里的街坊邻居都听说了。

他们家小小居然两副药下去,老太太就好了。

肉眼能看到老太太能起床。

这不是好什么是好啊。

范建峰和范建国终于松口气。

这几天兄弟两个没少操心。

心情简直和坐过山车一样的跌宕起伏。

知道老太太治不好的时候,那是想死的心都有。

准备后事的时候,范建峰那个心疼啊。

家里本来就没个收入。

现在可倒好,更是要借一屁股债。

这几天因为老太太他们耽误了多少地里的活儿呀。

这里外里都是钱。

自己媳妇那更是成天摔盆打碗的。

主要是这一下子回来这么多人吃啊喝啊,哪一处不是消耗。

他们存的那点儿粮食,架不住这么多人吃。

农民日子也不好过啊!

这不今天开饭,一锅的稀粥。

江小小瞅了一眼,这粥稀的清汤寡水,都能照见人影儿了。

前两天起码还能叫做粥,今天这简直可以叫做水。

自己这个大舅妈多会儿都是这样。

心眼儿小的和针鼻儿一样,只要让她花费,那可有的话在那里等着呢。

“吃吃吃,成天就知道吃,光吃不干活儿,这家都要叫你吃光了。”

大舅妈吴金爱一筷子,就打在自己的小孙子手上。

自己大舅年纪最大,这个时代的人结婚又早,这会儿他儿子都大了。

别看大舅才40来岁。

可是已经有个四岁的孙子。

小孩子知道什么呀,看见了清汤寡水的,当然想伸手去拿两个窝窝头,谁知道还被奶奶打了,立刻哇哇的哭起来,儿媳妇看儿子被打了,心里那也是心疼的很。

婆婆一向在家里跋扈,谁都没办法说得动婆婆这个人。问题是婆婆平日里对小孙子比较多,谁知道今天居然对个小孩子开火了。

“妈!大牛是个孩子,您这是干什么打他呀?孩子本来就饿了一天,您还不让他吃饭啊?”

抱着自家的儿子,心疼的揉着孩子的小手。

其实大舅妈吴金爱本来就是一番指桑骂槐,可是谁成想下手的确有点儿失了轻重。

自己孙子,她也心里心疼。

孩子哭成这样,吴金爱一阵儿一阵儿的后悔。

可是当着众人的面被儿媳妇顶着,那心里更不舒服,面子上也下不去。

“饿什么饿?又不是饿死鬼投胎,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我打他怎么啦?没看见这里坐着这么多长辈啊!有他在这儿乱伸手的份儿啊,他吃了,这些长辈吃什么喝西北风啊?不知道咱家有多少粮啊?”

吴金爱气急败坏,这是把话都要扯到明面上。

老太太一只手里还拿着半个窝头,一下子就扎手起来。

平日里老爷子和老太太一直跟着老大生活,对大儿媳妇多有忍让,可是那也就是私下里。

这会儿当着自己外孙女和自己小儿子,大儿媳妇这番做派就有点儿有失分寸。

老太太也知道,这是因为这两天小儿子和外孙女外孙子他们回来的人多了,吃闲饭的一多,立刻家里就不能安宁了。

叹口气。

冲着小孩子招招手。

“大牛,到太奶奶这里来,来!太奶奶这里有窝头,咱们不离那个狠心的奶奶。来,太奶奶的窝头给你吃。”

老太太颤巍巍伸出去手,掌心里躺着半块窝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