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蛇缠身

当天晚上江老实和江磊回来,才发现家里多了江心和孩子。

一听说秦大壮和秦母的那一番,江老实也是叹气。

自己当初看着秦大壮是个老实巴交的孩子。

以为自己的女儿嫁给秦大壮,那也算是一个好归宿。

可是谁知道这老实巴交也有老实巴交的不好啊。

江小小把自己要回老家的事情说了。

江老实也没法子。

他现在单位上根本不可能让他随随便便请假,所以他还真得留下。

“这样吧,让你哥跟你回去,他是个男孩子,万一需要干点儿力气活跑腿什么的,有他在也方便一点儿。”

江老实还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江小小也没客气。

的确大哥回去说不准还真的有用武之地,要知道村子里往小县城里医院送,那也是需要一段路的。

现在可比不上后世的交通发达,很多时候都需要是人推着独轮车把病人送到医院去。

能找到一个拖拉机,那算是这个村子是富裕村子。

江磊一听!点点头,“我去,你放心!爸妈,我肯定照顾好小小和姥姥。”

他可是这个家里的男人呢。

事情一说定,第二天一早江磊和江小小就坐了早班车直接回了村里。

江小小怀里还装着她妈范秀英给的一千块钱。

不是范秀英不多给一点钱。

是害怕路上出了岔子。

这路上三只手可很多。

江磊一路上那是睁大眼睛,生怕自己妹妹被人惦记上。

好在一路平安无事。

他们下午三点多就到了村口。

两个人急急忙忙直奔姥姥家。

还没进家门,就听到了院子里的哭声。

江小小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回事?

难不成她回来晚了?

不可能啊,她记得上辈子姥姥起码还多活了十几年呢。

两个人急急忙忙冲进院子。

就看到大舅二舅正跪在院子里。

大舅母还有自家的那个大姨,全部都跪在这里哭成了一片。

眼瞅着院子里有人在忙活,看样子拿着白布,像是准备在搭灵棚。

江小小一进来,范建国就看到了。

“小小,石头你们怎么回来了?”

“舅舅,姥姥怎么了?”

范建国一脸的悲愤,“你姥姥眼瞅着不行了。医生已经说了让准备后事。”

江小小不相信的冲进去。

不可能。

上辈子姥姥明明活的好好的。

怎么可能!

一进屋里。

就看到老太太脸色青白,身体还在微微颤抖,不像是要不行了啊。

老爷子耷拉着眼皮子,胡子不知道多少天没刮。

就木呆呆的坐在老太太跟前,一动不动。

一只手握紧老太太的手,默默的抽气。

当过民兵的老爷子,一辈子刚强。

这一次终于被压垮。

江小小冲上去。

伸手就招呼三哥江磊。

“江石头,把姥爷搬开。”

江磊一囧,怎么又叫他江石头。

可是一看姥姥那样子,心里也是难过。

老太太对他们几个外孙子那好的不得了。

有什么好吃的都攒着一年到头等着他们回来吃。

他没少吃姥姥柜子里的桃酥和江米条。

虽然时间长了,的确不怎么好吃。

可是那是伴随他们童年的最甜蜜的记忆。

可是现在老太太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江磊二话不说,扶着老爷子就走。

“姥爷,您老坐到这边来,我扶着您。”

他不知道妹妹要干什么,可是就是知道,听妹妹的。

上级指示。

他是必须做到的。

老爷子不想撒手,死死攥着老太太的手。

“你们要干什么?我不离开你姥姥,我……她走了!我也不活了。”

江磊一把就把老爷子抱起来。

他一米八五的小伙子。

力气绝对够大。

老爷子生生被抱到了一边。

大舅范建峰一看,脸都黑了。

大声斥责。

“小小,石头,你们胡闹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胡闹,把你姥爷放下。”

江磊不松手,看着江小小。

江小小问小舅舅,“小舅,我姥姥怎么了?看着不至于要命啊!”

范建国脸一沉。

“村医看了你姥姥。这长了蛇窜疮,让准备后事吧,这蛇一旦首尾相连,你姥姥这条命也就没了,我让送医院。你大舅他们死活不肯。请了隔壁村的五福婶来跳大绳儿。

结果五福婶说没用。已经冤魂缠身,怎么也解不开这个冤孽,这不你姥姥非要让准备后事。怎么劝都不听啊。”

他也是急啊。

老娘根本就不听他的。

这真是要命啊。

国家提倡不要搞封建迷信,偏偏老娘就信这个。

这样下去,人真的就要完了。

江小小算是明白了,这就是带状疱疹,不过这带状疱疹,在民间也叫做腰缠火丹。

俗话说的蛇缠身。

得了这个病那简直是痛到骨子里。

怪不得看姥姥面色青白浑身发抖,这是疼的。

“舅舅,你们出去。我和姥姥说几句话,我劝劝姥姥说不准就成了。”

范建国和范建峰对视一眼。

他们嘴皮子都磨破了,老太太就是不听。

难不成一个小丫头就行了。

可是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呢?

“小舅舅,大舅舅,你们知道姥姥最疼我,我劝劝姥姥,说不准姥姥就听进去啊。试一试总比不试强。”

江小小也是没法子,这种事情她总不能看着姥姥就这么疼下去。

范建国点头,“行,既然这样,你好好劝劝你姥姥,咱们还是得赶紧上医院去。这得了病得找大夫。听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老太太的话,那怎么行?”

江小小点点头,不过一边把大舅舅小舅舅赶出去,她自己去了厨房。

拿了把菜刀出来,直接到了后院砍柴的地方。

谁都不知道她干什么了,反正就过了一会儿菜刀回来厨房,然后江小小就进了屋,把门关了起来,窗帘都拉上了。

范建峰一脸的无语,“你们成天就惯着小小吧,你看看这小小年纪,简直是独断专行。”

“大哥,您就少说两句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大姐对这个丫头有多宠着。爹妈有多喜欢这丫头,现在是你说话行,还是我说话管用?你不让这丫头试一试,难不成真的看着咱娘就这样活活疼死啊?”

范建国就见不得大哥看不惯江小小这几个丫头。

他大哥重男轻女的思想可是非常严重。

“我呸,你说的那是什么鬼话?这是我让咱娘这样的?你要是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大嘴巴抽你。”范建峰不乐意了。

“好好好好,我不说了,你是老大你说了算。你说吧,现在进去把小小拉出来吗?”

范建国知道大哥又摆上他那个当大家长的威严。

范建峰苦笑,他还不知道不行啊。

只能让江小小试一试,老太太老爷子有多喜欢这小丫头,他又不是不知道,只希望这小丫头能把老太太劝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