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抵触

“好啊,亲家母我还是第一回开眼了,儿媳妇儿竟然会跟自己婆婆跟自己丈夫这么说话。什么叫办手续?你的意思是我们家大壮离了你就不活?我们家大壮离了你立马能找个18的大姑娘,你行吗?你带着个赔钱货。你能找个什么样儿的?

我告诉你,我们的是好心,才让你在我们家的,就冲你生不出儿子来说,要是在农村那些人家,早就被婆婆赶出家门。再说了,什么叫你大哥花你们的钱?

那叫借,借懂不懂?

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想回去,那你就住在你娘家吧,住一辈子。大壮跟我走,我还就不信了,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娘们儿。”

秦母气势汹汹,其实心里很心虚。

她希望自己的虚张声势,可以镇住儿媳妇。

让儿媳妇乖乖的跟他们走。

要不然真的这个事情闹得老二离婚,传出去老大的名声,那可就要臭大街。

秦大壮一愣,“妈您别这么说。江心不是这样的人。”扭头看着江心,眼神里都是哀求,他已经习惯了对母亲步步退让,所以已经习惯了要求妻子也跟着他一样对着母亲退让。

在他的心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了那是他亲妈,他难道还能把自己的亲妈掐死不成?

“江心,这事情你要是心里过不去,你回去打我骂我都行,咱们两口子关上门儿怎么样我都可以,我给你认错,我给你跪搓板还不行吗?

可是,离婚不行,这只不过是话赶话的事情。咱妈也没坏心,你也是个善良的人,各退一步不就海阔天空了吗?我相信大哥不是存心占便宜。

现在是遇到点儿困难,等过了这个困难不就一切都好了吗?”

江小小拍拍手,巴掌拍的那是啪啪响。

“姐夫,以前我觉得没觉得你这么能说,现在我才发现您这口才真是一流啊,这事情不在自己身上,你就动不动跟我姐姐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我可没见到退一步海阔天空。

你说你大哥不是故意的,那么借了这么多年钱难道不应该还吗?只要是懂点儿道理的,自己弟弟家里日子过得这么不富裕,自己侄女在这里饿饿的嗷嗷叫,难道不应该主动把这个钱拿出来还给他们让弟弟解燃眉之急吗?

反而在那边装聋作哑,还说不是故意的,难不成非得把我这个外甥女儿饿死了才叫故意的吗?还有什么叫做我姐姐是善良的人,是善良的人就该被别人欺负吗?

是善良的人就该被别人占便宜吗?

要是你这样的话,我宁愿我姐姐做一个不那么善良的人,起码她可以保护自己的孩子好好的长大,起码她可以保证自己过得幸福。”

范秀英在心里也想给自己的女儿鼓掌。

这话说的解气呀!

“是啊,大壮。你说话可得凭良心,不能总让你媳妇儿善良,其他人不善良。那可就是诚心欺负人,再说了,你就算再善良,你也把你的善心用在你媳妇儿和你孩子身上,你看看他们两个都成什么样儿?

你有那个善心也用对了地方。

你要是把老婆孩子饿死了,我看看你的善心在别人眼中恐怕就是愚蠢吧。为了自己大哥和老娘居然把媳妇儿和孩子饿死。估计这拿出去谁都不敢相信。

要是真是那样,我想你大哥和大嫂还要不要做人,这辈子还能不能出门?”

范秀英解气啊。

秦大壮被小姨子劈头盖脸一顿数落,再加上丈母娘也在这里添把火,忽然就觉得自己浑身就像是掉进了油锅里一样。

从里到外那是外焦里嫩。

最主要小姨子和丈母娘说的话,人家还那么有道理,说的他那个脸呀烧的慌。

江心看了看秦大壮。

“大壮,该说的话,妈和妹妹都替我说了,我也不想说什么,孩子现在这个样子我不能跟你回去。跟你回去我和孩子那就是死路一条。留在这里起码我们两个还能活着,就算是为了孩子我也不会跟你回去的。

你走吧!回去跟你大哥跟你妈过日子吧!”

江心再也不看秦大壮一眼,抱着哭的孩子回了房间里。

秦大壮还想说什么,可惜江心已经把门关上。

秦母慌了神。

她也就是仗着别人都要脸,所以自己要是稍微不要脸,那么事情就好办,也能拿捏住别人。

可是到了现在人家所有人都不要脸面,反而让她也慌了神。

“亲家母,你看看这事情闹得怎么闹成这样啊,我们可没有那个意思。”

“有没有那个意思我们家不知道,不过我女儿说的对,什么时候她大伯子把欠我们家的钱还了,那么我女儿再回去,否则的话还就住在娘家,再说了,大壮!不是我这个丈母娘狠心,你自己回去想想我说的话。

你要是觉得这话道理不对,那好你就开证明去吧,过来和我女儿办手续,我们家的女儿就算是离了婚,我们家也养活的起。

现在你们二位哪里来的,赶紧回哪儿去,别在我们家这里待着,我们家孩子还需要休息呢,坐月子出来吹了风不说,再被气上一通,能有好日子过才怪。

以后身上烙了病,老了苦的可是我女儿。”

范秀英直接赶人。

秦大壮和秦母直接被江小小撵到了门外,大门一关,他们家算是清净。

秦大壮叹口气,起身就走。

秦母一边走,一边还在那里嘴里不停地数落。

“你看看你娶的这是什么媳妇儿啊,哪有儿媳妇儿对婆婆这这样态度的啊,这算怎么回事儿啊?这亲家这都是什么人呐?当初我说不要找江心,我说不要找江心,你非要说找她,你看看这是什么样的家教,这是什么样的人家呀?

简直要吃人了,而且那说的什么话呀,谁家的父母居然撺掇着自家女儿和自家女婿离婚的啊,这是什么人家呀?”

秦大壮猛的站住。

秦母差一点一头撞在儿子的身上。

“你干什么?”

“妈,您现在还想要我怎么做?我这个家已经因为你和大哥被拆散了,您现在还想我怎么样?是不是我现在立刻去跳河,立刻去上吊,我死了你就甘心。您和大哥的日子就过舒坦了?”

秦大壮吼了一嗓子,然后走人。

秦母被秦大壮吓呆。

这是儿子第一次对她摆出了这么抵触的态度。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