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要吃了秦大壮一样

“可是她是我婆婆,是你姐夫的妈,我能把她怎么样,难不成我也和她一样撕破脸皮,就那样大庭广众的和她吵去,和她闹去,那不是让人家别人看笑话呀。”

江心心里难过。

她最怕别人看她的笑话。

“你怕别人笑话,那就活该你和女儿受罪呗。那你还回来干什么呀?既然是你自己觉得,自己的脸面要比自己的女儿更重要,那你就抱着孩子在你婆婆那里待着呗。”

江小小话更狠,每一句话就和刀子一样,戳在江心的心里。

是啊,她就是太要面子。

在家里只要婆婆姨闹腾,她立刻就妥协了,还不就是怕别人笑话,怕别人说她不孝敬婆婆。

在外人眼中她是个孝顺善良的媳妇儿,可是真正的说起来,她自己受的罪,背后流过的眼泪只有她自己知道。

“小妹!你怎么这么对待我!我……”

江心心里难受。

孩子大概是感受到母亲的难过,哭得更厉害了,或许是因为饿的急了。

江小小叹口气。

她又能怎么样?

难不成一下子就把姐姐的性子掰过来。

“行了,你别哭了,人家都说为母则刚,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你自己要想一想,你这退一步到底是退的你自己的一步,还是你女儿以后生活的一步?

你步步退让,你婆婆步步紧逼,今天月子你做不好,孩子养不好身体,以后孩子身体不好,动不动就生病,你要给孩子看病要照顾孩子。到时候你婆婆恐怕说的话更多。那个时候,你又该怎么办?难道次次都忍吗?”

其实这就是江心上辈子的生活。

江心无语。

江小小转身出去。

孩子哭成这样子,她去买奶粉。

总不能真的就这样看着孩子一直在这里哭。

秦母还在那里口若悬河。

“亲家母啊,不是我不让江心在你家待着,可是也得考虑考虑这街坊邻居该怎么说呀,人家到时候还不得指着说,我们老秦家对你姑娘不好。到时候他们两口子怎么在那里生活?

人家出门儿一说都说大壮对他媳妇儿不好。我儿子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你要是真的让江心在这里住着,我们没意见,可是,江心以后还回不回去啊?他们两口子以后因为这件事在留下了心结。”

“伯母,您的意思是我二姐今天娘家住了,以后我姐夫就要不要二姐了是吗?”

江小小沉不住气,这位秦母贯会两面三刀,这话里看着没什么大问题,可是底下里藏的意思,江小小又不是傻子听不出来。

“小小啊,你这丫头怎么这么说话呀?什么叫你姐夫不要你二姐,明明是你二姐不要你姐夫,你二姐不顾我们家的名声就这么抱着孩子回娘家啦,难不成我这个做婆婆的还不能说她了不成?也不问问谁家儿媳妇坐月子跑回娘家去?”

秦母那个趾高气扬,她是婆婆她有理。

秦大壮低声下气的说,“妈!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江心和孩子总是需要人照顾,您成天都不着家,我们也没怨言,可是您看看这才出院一个礼拜,江心和孩子都瘦成什么样子。”

他心里实在不忍心把自己媳妇儿接回去,自己媳妇儿在家里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

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不上班,媳妇儿已经在家里坐月子了,他要是再不上班,他们两口子喝西北风去啊。

“你那是什么话?你在埋怨你妈?我能有什么办法?你媳妇儿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的。我总不能天天绕着你媳妇儿转,你大哥家里还有两个孩子需要我带呢。你说说我这么多年。带着你和你大哥我容易吗?你到了这个时候居然埋怨我。人家都说娶了媳妇儿忘了娘,你这可倒好,还真是娶了媳妇忘了老娘呀!”

秦母对着秦大壮声音立刻提高了八度。

“伯母,谁家婆婆月子里不照顾儿媳妇啊?您要是真的不照顾,那您就别去。也没人求着您去。

可是您倒好在外面对着别人宣扬着您天天辛辛苦苦的照顾坐月子的儿媳妇,儿媳妇还挑这个挑那个,特别难伺候,别人都口口声声称颂您是个好婆婆。

可是实际上背地里您什么都不管。连孩子的尿布,我姐姐连月子都没出,还要去洗。您自己说您也是一个女人,也是当媳妇过来的,难不成您婆婆当年就是这么对您的?我可记得秦家可是家风很好。

当初您可动不动就拿您婆婆照顾您月子里多么多么好跟人显摆,您和自己婆婆关系好着呢,最后婆婆才把家产留给了你们,像是亲母女一样的亲。

难不成都是假的?”

江小小一点面子也没留。

这位秦母当初为了争遗产可没少对着别人说,她和她婆婆亲的像母女一样,婆婆为了照顾她月子简直像是亲妈一样,什么都没让她干,那是打心眼儿里把她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

秦母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能说什么。

说她和她婆婆根本不是外面说的那样?

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啊。

“我当然是把江心当做我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我也没让她洗尿布啊,是她自己看去洗的,你不信问你姐姐。”

秦母慌慌张张辩解。

江小小冷笑,“那是!您是没让她洗,您就是自己不洗,孩子尿布都要用完了,等您?估计我们家外甥女屁股都要烂了。废话少说,把自己儿媳妇饿的皮包骨头,孙女也是一样,和讨饭的一样,您们秦家可真是善良的人家啊。

我倒是佩服,我明天就去秦大伯单位去看看,是不是秦大伯和秦伯母也是一样?”

不是您说秦大伯家里穷的揭不开锅,要我姐夫姐姐接济,一个月都要借走二十块钱,我姐姐姐夫一个月一共才五十多块钱的工资,您就拿走二十,还动不动就把家里的粮食蔬菜都拿走,我到要问问到底是谁家的规定,要弟弟一家子养活大伯一家呢!”

不客气的拆穿一切。

遮羞布被揭开。

秦大壮自己脸色都红了。

心里暗暗埋怨江心怎么什么都和小姨子说啊。

这太不给自己妈留面子。

秦母脸色也难看。

狠狠地盯着秦大壮。

要吃了秦大壮一样。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