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洗澡

江小小瞅了瞅自己就有这个样子,在家里怎么能洗的干净啊?

看看这浑身上下,简直是不能看。

第一次有一种冲动想把自己埋了。

“妈把你的洗澡证给我,我去澡堂洗澡吧。”

他们厂子职工澡堂就在跟前儿,出了门儿左转走到顶头,那就是职工澡堂。

这会儿可没有家庭浴室的概念,家家户户其实都是去澡堂洗澡,当然职工澡堂会给内部职工发澡票的,洗澡这儿基本上不花一分钱,一个月可以洗十次澡。

他们家可是双职工呢。

范秀英一听,也是。

擦把手。

去抽屉里找出来自己的洗澡票。

“你去了可是好好洗一洗,把这浑身上下收拾干净,妈给你把床单被罩,枕套这些全都换了洗干净。以后可不能这样。这么大姑娘居然还能这样,趁着现在没人赶紧去洗洗,不然让左邻右舍看见。还以为你多不爱干净啊!”

范秀英那是一脸的幽怨,自家闺女多爱干净,怎么弄成这样?

肯定是昨天太伤心,所以半夜睡不着觉,跑到院子里去摆弄那些花花草草。

看看折腾成这个样子。

而且连洗漱都不洗漱,直接就上床睡,可想而知。心情得是多糟糕呀!

范秀英直接给女儿脑补了一番,昨晚的心情起伏。

江小小急忙拿上洗澡东西,拿上澡票直奔澡堂跑去了。

这个点儿洗澡的人不算多。

要是没什么问题,现在洗澡的第一波高峰已经过去。

要知道大多数人在上班之前赶着会去洗澡。

现在都已经九点多。

他们这里7:30就要上早班,估摸着现在澡堂没什么人。

就自己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可别让人撞见,要不然解释都解释不清楚。

江小小风一样冲进了澡堂里。

站在水龙头底下,终于把自己冲了个干干净净,看着顺着身体流下来像墨汁一样的黑水。

江小小自己也弄不清楚这是怎么了。

昨天晚上她什么也没干啊,难不成梦游了?

只不过就吃了一个桃子而已呀!

桃子?

江小小猛的一震。

难不成这一切和桃子有关?

江小小仔细的查看自己的身体。

认真的说她没发现有什么不同,当然,仔细的看的话,还是有改变。

她的皮肤变得更白皙。

而且是那种白里透红的粉嫩。

好像身体变得更轻盈。

身体能够感觉到似乎精力充沛,有用不完的劲儿。

难道说她空间里的桃子还有特殊的功效不成?

洗了澡换好了衣服,江小小美滋滋的回家。

她来的时候穿的那一身衣服在澡堂里早就洗干净。

当然这不是她一个人这么干,反正现在洗澡的人大多数,都会把自己的换洗衣服在澡堂里直接洗好带回家去。

江小小兴冲冲回家。

范秀英一看见闺女,眼神一亮。

“诶呦,怪不得是女大十八变,看看你这小脸蛋儿变得越来越白白嫩嫩。洗干净了多漂亮呀!来,妈给你搭衣服,赶紧去吃饭。”

范秀英伸手就把衣服接过去。

“你这身上怎么有一股香味儿啊,好像是桃子的味道。”

站在院子里,范秀英在那里搭衣服。

他们家院子里搭着两根钢丝绳,专门是用来晾衣服的。

江小小从屋子里转出来。

“妈,您看!”

不管怎么说,这桃子哪怕是可以稍微改变一下体质,对家里人也是有好处的。

再说自己那颗桃树上,她进去看了看。

虽然结了十二个桃子,可是那也是桃子,物以稀为贵,那放着也是放着,看着应该是成熟。

放着就是浪费。

范秀英一看。

“这都几月了,怎么还有桃子啊?谁送你的?”

“妈,您忘了!舅舅的朋友就是开桃园的,我得桃树苗就是人家给的。人家整好路上碰到我,带了一箱子桃子,看见我估计是不好意思,所以就塞了几个桃子给我。

说是这种桃子是晚熟的。就这么一茬儿,再想吃可是吃不到。”

江小小献宝似的把桃子捧给范秀英。

范秀英笑着嘱咐江小小,“那咱可是欠了人家老大的人情,下一次跟你舅舅说一说,让你舅舅去人家家的时候给人家也带点儿东西,要不然这月份可是很难吃到这种东西。

怎么也是心意,不能老占人家便宜。”

母女两个坐下,江小小捧着碗吃饭。

玉米面糊糊,外加杂粮面儿的馒头,咸菜,还有她一人独有的煮鸡蛋。

一看这就是专门留给她的,应该家里人都吃了饭走了。

“妈,您吃一个看看,好不好吃?”

她把桃子早就洗干净,塞了一个给范秀英。

“一共就这么三个桃子,还是留着你吃吧。妈又不稀罕这些东西。”

范秀英觉得这东西还算是稀罕的,想给闺女留着。

江小小眼睛一瞪,“妈,我嘴馋,路上都吃了一个了。剩下这三个可是咱们家一人一个谁也跑不了,您还是赶紧吃了吧,再说这桃子也不能放,您看这天气还能放的住吗?到了明天万一给坏了,那可就可惜了了这么好的东西。”

硬是逼着范秀英咬了一口桃子才作罢。

范秀英一口咬下去。

立刻一脸的惊叹,“还别说这桃子可真甜,这么好吃。”

应季的桃子下来他们也吃过,可是很难得吃到味道居然如此香甜的桃子。

主要是一口下去,和蜜汁一样,甜到心底。

“妈,您吃完了桃子赶紧去洗澡吧,您看看那澡票,这个月马上都快过期,您要不赶紧洗,那个澡票就要作废,要换新的了。”

江小小怕自己妈身上露馅。

她可没法解释自己妈一身黑泥怎么办。

范秀英看看澡票,也是。

眼瞅着今天是月底,自己这澡票上居然还有两次。

“你先别着急,我把家里这床单被罩全都洗干净了之后,我就去洗澡,要不然一会儿也是一头大汗。”

江小小没抢着洗。

这个活儿还是得他妈干,要不然一会儿不拖延拖延,身上的泥巴,万一现在没出来,等他妈洗完澡之后浑身都是黑泥,这更解释不清楚。

范秀英是个勤劳的,不光把床单被罩洗了,还趁机把家里的那个存放冬天的土豆萝卜的地窖,也给收拾了一下。

这一下可真的是灰头土脸。

人家心里的打算是,反正要去洗澡,脏活累活一起干了,到时候一洗就干净。

范秀英去洗澡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