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太臭了

江小小扶着范秀英进屋。

一进屋里,范秀英就紧紧的抱住了江小小。

“妈,您别难过,以后方小慧自然会知道谁才是她的亲人。妈,您别哭了,您一辈子那么刚强的一个人,现在还能被这些事情打败。”

江小小了解范秀英。

自己坚强着呢。

可是今天都要哭成泪人了。

自己说的这个话纯属是安慰,因为她就知道方小慧以后那可就是个没心没肺的。

“我是心疼你啊!你这孩子爹不疼,妈不爱的。到现在亲爹亲妈居然连你都不管了,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能这么狠心,你这么乖巧听话的一个孩子,怎么就能说不要就不要。

小小,你放心爸妈绝对不会不要你,你是咱们家的孩子。这里是你永远的家。”

江小小也感动,自己这个妈啊。

什么时候也是第一时间把她放在心里。

也难怪方小慧嫉妒。

上辈子自己为范秀英他们去求方小慧,人家说了范秀英两口子不是成天把她捧在手心里,动不动话里话外都是她江小小。

有本事她江小小给他们看病去。

既然从来没有一天把她当做亲生女儿,那么现在就别想要亲生女儿来对他们奉上孝心。

说白了上辈子她就是阻挠了方小慧和范秀英他们建立深厚感情的罪魁祸首。

这辈子,她又来了。

还是再一次掐断了父母和方小慧的缘分。

也许在下意识里,江小小不希望父母因为方小慧冷落她。

她还是自私的。

上辈子她就是自私。

这辈子还是这样。

江小小内疚。

父母不该得到这样的对待。

可是似乎很难挽回。

除非范秀英和江老实有了天大的机缘。

能给方小慧一个可以足够强大的依靠。

不然,方小慧那是学了叶华十成十的势利眼。

没权没势,方小慧是绝对不可能真心以待。

这就是现实。

江小小坚定地告诉自己她没做错。

“妈!我是您的孩子。永远是你的女儿。有您和爸大哥,大姐,二姐他们疼我就好啦。其他人都不重要。您可别再哭,一辈子我没见过您哭,您这样一哭让我心里很难过。我们一家人要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范秀英勇敢的点点头,用力用力的擦了擦眼泪,似乎那样自己心里的悲伤就全部消失。

“对!你永远是爸妈的女儿。”

母女两个笑了。

江老实回来。

听说了这件事也是叹气。

实际上在这件事情上他并没有觉得他们做的对,虽然是小小强烈要求自己去下乡的。

可是这件事经不住别人瞎想。

这人传人,这话传话就不一定变成什么样子。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经过这么翻来覆去的捣腾,最后孩子还留在了他们家里。

方小慧的选择,他这个父亲也理解,毕竟方小慧从小就在方家长大,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生活。

而且也和那边的爸爸妈妈感情更亲一些。

现在人家选择回去,未尝不是一种对方小慧的负责。

只能说他们这个做爸爸妈妈的没什么本事,所以没办法给孩子更好的生活。

孩子有了自己的选择。他们只能尊重孩子。

江小小晚上睡觉。

这回屋子里清净。

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江小小直接进了自己的空间。

早上进去和晚上进去看到的,又有了变化。

早上本来还青涩的那些桃子已经变得红彤彤。

现在的感觉颇有一种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感觉。

而且最重要的是一个个桃子白里透红、水份饱满、汁多味甜、香气袭人,是桃中的上乘佳品。

江小小实在没忍住,伸手摘了一个桃子。

她自小就喜欢吃水果。

尤其是各种桃子,算是自己的最爱。

要不然也不能在水蜜桃和黄花梨之间直接就选了水蜜桃。

旁边的泉水里洗干净桃子,一口咬下去。

汁水满溢,香甜无比。

江小小一口气吃下去一整个桃子。

要不是晚饭吃的太多了,她说不定还能再吃下去第二个桃子呢。

心满意足的从空间出来,现在很明确,看来这桃树在她的空间里生长非常迅速。

这几乎是两天一夜,一棵桃树就已经开花结果,果实成熟。

江小小唯一遗憾的就是这空间里只有这一块田,还被自己给种了果树。

这可不是外面的地。

种了桃树,树底下说不准你还能再杂七杂八种点其他的。

这一块地一旦种了桃树,在想种其他的。

人家自动把她屏蔽。

目前为止她还没有发现第二块儿地开垦的迹象。

当然也许就跟以后的游戏升级打怪一样,说不准某些条件达成,第二块儿地就会自动开发出来。

但是她这个空间既没有任何文字说明,也没有任何系统说明。

反正就是瞎子摸象,您自己摸着过河吧。

不过这样也足够满足。

毕竟这个空间可以存放东西,还可以种植东西。

看起来种植的速度还相当快。

这已经是让人非常惊讶的一个存在。

这个金手指她相当满足。

就她上辈子的遭遇,现在成为这样的结果已经是老天爷开眼。

所谓的运气爆棚。

江小小心满意足的睡着。

第二天她的门被敲的砰砰响。

“小小,小小,你快醒醒,你屋里怎么了?怎么这么臭?”

范秀英早晨一醒来就闻到了一股异样的气味,本来她以为是家里的夜壶不干净。

一大早范秀英就把家里家外收拾的干干净净,那夜壶不知道刷了有多少遍,就这样她还是能闻到这股味儿。

范秀英就奇了怪了,这是从哪出来的这股子味儿?

可真臭。

结果她循着味道就找到女儿的房间,这可把范秀英吓了一跳。

自己家这闺女多爱干净的一个人啊,怎么会有这一股味道?

难不成女儿生病了?

江小小迷迷糊糊下床开门。

然后范秀英吓了一跳。

指着江小小,“诶呀妈呀,这孩子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半夜是不是又去摆弄那些树苗?你说说你这孩子,看看把自己造成什么样子,也不说洗洗上床睡,你看看,赶紧的我给你打水洗一把。”

捂着鼻子!范秀英出去打水。

江小小才算是醒了。

瞅一眼自己。

老天。

她和一个泥猴子差不多了。

身上一层黑乎乎的东西,味道刺鼻的难闻。

江小小自己也要被自己熏死。

天啊。

太臭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