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钱

方小慧一出了门儿就着着急急去了宋家。

她可不会放任事情演变到不可收拾的那一步。

自己的父母可不是那种心疼女儿的人。

况且她还不是人家的亲生女儿。

现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

…………

江小小跟着范秀英去买东西。

一大包东西。

光是棉花全都买了十几斤。

他们家棉花票一张没剩,这还是范秀英借了好几张呢。

“妈,行了吧,差不多就得了那脸盆暖水壶之类的,千万别买了,我路上也没法儿带,尤其那个暖壶路上磕了碰了的,到时候就碎了,带过去也不能用,还不如我到了村里以后再买。就算村里再穷,总有个供销社之类的地方吧。”

她要累死。

她妈恨不得把整个供销社给她搬回家去,那些肥皂,洗发膏什么的她还就认了。

这些东西是必然要用的,可是其他的东西能不买还是别买。

她可是知道下乡的火车上,那是人山人海,人挤人,人挨人。

就她这点儿东西,到时候路上说不定都挤丢了。

她是有空间。

可是路上一起相跟的那都是以后会长期相处的革命战友。

到时候人家看着空着手来的,突然变出这么多东西,你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人家你这里有问题呀。

她又不傻。

范秀英被女儿说得也是发愁。

是啊,需要的东西太多。

这孩子这小身板哪能拿了这么多东西?再说这路上也需要人照顾,到时候说不准东西还有丢了,还真的不如自己给女儿准备点儿钱。

两个人好不容易回到了家,范秀英一看自己的那个女儿方小慧不在家,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于是关上门,把女儿拉到了自己房间里拉上,窗帘关好门。

“妈,您这是干嘛?要做贼啊?”

江小小累的要瘫了。

因为最近要下乡的人多了,到供销社里,百货商店里几乎是人山人海,人挤人,挤进去再挤出来,那需要的是体力,这种体力活一般人可承受不起。

这幅身体,可没有像上辈子那样,长期的劳作辛苦之后已经练出了钢筋铁骨,现在娇弱着呢。

“你这孩子就能胡说八道。”

范秀英打开自己的柜子,那大衣柜锁的结实着呢。

昨天江老实已经给她把那些金条换回了钱。

这金条两根儿居然换了五千多块。

五千多呢。

范秀英昨天晚上都没睡好,他们两口子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也不过四十多块钱。

这两根金条就顶了他们十年的工资,两口子能睡好啊!

开始就是惴惴不安,到后来那是有点儿各种担心。

主要是担心家里遭贼。

这两年贼娃子可是多着呢,翻墙入室盗窃的那可不在少数。

范秀英把这钱锁在了一个小箱子里,又把小箱子里搁在了柜子里的樟木箱子里再锁上,然后大衣柜外面再锁上,算是重重大锁,要不然她今天指定不能出门。

小心翼翼的打开手绢里面的那些钱展示给小小看。

“傻丫头,这里面是1000块钱。妈给你装在身上,万一有个什么急用的时候自己用得着,但是不能全放在一个地方,我已经想好了。

到时候给你里面的衣服背心儿上面都多缝几个口袋,拿别针把这些钱就别在里面,自己出了外面又留个心眼儿,用钱的时候只拿一个地方的。”

范秀英拿着钱在那里比划着,已经开始琢磨给女儿身上要怎么缝口袋。

江小小眼眶红了。

上辈子她从方家下乡走的时候,方家只给她身上装了五块钱。

甚至连被褥这些东西都没给她准备,就让她那么一个人带了五块钱直接去了乡下。

要知道五块钱够干什么呀?

自己去了,大冬天的连个薄被子都没有。

要不是好心的贾姝姐一直照顾她。

她早就死在了那里。

哪还有后来的她。

“妈,这钱也太多了,您留在手里。家里用钱的地方还多呢,哥哥以后顶替了爸爸工作,你们两个人收入就少了。我不希望你们那么辛苦,您这糊纸盒子,起早贪黑的,手指头都烂成什么了,被那纸盒子划得都是口子,时间长了那可不行。

这笔钱我本来就是想让你们留在身边,以后大哥结婚彩礼钱,家里需要用什么钱,你们手边都能有钱,也不发愁。给我拿这么多有什么用啊?我去了那边又不需要花钱。您想想那是乡下,就算我想花钱有花钱的地儿吗?”

江小小把钱推回去。

她就是动了这个心思的,要不然也不能去截胡。

范秀英笑了,“你个傻孩子。还有人嫌钱多啊!你就是傻!爸妈给你身边放着这些钱,就是怕你万一有个什么急用,要用钱的时候连拍电报来不及。自己身边留点钱,怎么样都好过你需要钱的时候没钱,爸妈一辈子受了钱的苦,知道没钱的日子不好过。

况且你下乡之后到了那地方,那更是苦。爸妈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呀?我们两个人现在还有手有脚,身体强壮干的动。这笔钱爸妈早就商量好了,这是给你们几个孩子留的,每一个人分一些。

爸妈给你们攒着,有急用的时候,每个人都会给你们用的上。我和你爸再怎么说还有退休金。虽然不能说过上什么好日子,可是肯定能吃饱穿暖。你呀就别瞎操心了。”

范秀英把钱塞给江小小,然后赶紧把她的小箱子塞回大箱子,再把大箱子锁上,再把衣柜锁上。

那一连串的动作,那简直是一气呵成。

江小小逗乐了。

“妈,您可真好!”

抱着她妈在那里撒娇。

范秀英抱着江小小,抚摸着孩子的长发。

“你啊,妈真的不放心你去下乡,你这孩子一辈子就没吃过苦,这猛然一去了那地方要受多大的罪呀!你这孩子就是不听话嘛,就说你哥皮糙肉厚的,他去下乡什么苦能受不了?你说说你,留在爸妈身边多好呀,非要去受这个罪。”

狠狠地戳一下江小小的脑门。

江小小笑着把脑袋在范秀英肩头蹭啊蹭。

“妈,您和我爸护不了我一辈子,终究以后的路还得我自己去走,我宁愿现在吃点儿苦,也好过一辈子受苦。”

范秀英叹气。

是啊,他们护不了这孩子一辈子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