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我走了

叶华一怔。

她真没想到这个江家养出来一个娇小姐。

在她的想法里,江家那样的小门小户,家里听说有四个孩子呢,而且人家有儿子,就一个儿子。

这闺女能有多金贵呀,所以肯定在家里应该是没什么好日子过。

现在江小小这个小暴脾气一发作,叶华反而被吓住。

“你,你是我闺女!我是亲妈,我就是说你两句怎么了?还能不让父母说了?你去出去问问去谁家的父母,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能说了?”

叶华声音不由得提高。

方志远本来走远,听到声音又回来。

主要是怕被熟人看到。

“你母女两个干什么呢?就不能回了家再说,非要在外面说。这好看啊!小小,行了,她是你妈说你两句又怎么啦?赶紧回家。”

方志远觉得叶华现在越来越不会做事,不是哄着赶紧把闺女弄回去,收买人心,现在还和人家发脾气。

就冲叶华这个态度,人家这个闺女能答应代替你儿子去下乡去啊。

江小小笑道,“您还别说你们两位还真没理由说我,又没有养过我,没有喂过我吃过一口饭,从小到大,没照顾过我一次,凭什么说我,而且凭什么教训我?

既然你们看我这么不顺眼,那我回我们家好啦,就这样!一别两宽,再也不见。”

江小小抬脚就走,还真的走的飞快,就回到了方家老爷子门上。

抬手敲门。

叶华和方志远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大门就开了。

方志鑫一看到这个刚刚回来的侄女,笑着问,“怎么啦?小小落下什么东西了?还是你爸妈有什么事情让你回来说一声?”

江小小一把就从脖子上把那块玉佩摘下来,把兜里的信封拿出来,两样东西塞到了大伯手里。

“大伯,您把这两样东西还给爷爷奶奶,您就告诉他们,我爸妈既然这么不喜欢我,那我回江家去,江家的爸爸妈妈对我很好,而且他们绝对不介意养活我这个吃白饭的。”

起身就走。

是一点停留都没有,也不给方志鑫说话的机会!走的飞快。

她本来也没准备留在方家。

就叶华那个德行,没完没了事情还多着呢。

先让老爷子老太太给叶华上上课,省的叶华还真以为她可以为所欲为。

想要作为父母就拿捏自己,也不想想可能吗?

这个世时代的确很多父母斗士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可惜她可是江小小,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叶华还想像上辈子那么拿捏自己。

让她乖乖听话,那可是打错主意。

无所求,自然无所欲。

江小小是真的跳上公共汽车走。

她身上有钱。

他爸妈平时都给她身上装一些零花钱的。

买车票足够。

这边的叶华和方志远傻眼。

他们是真没想到到手的鸭子居然还能飞。

人家这丫头说走立马就走,根本就不是装的。

还一点点停顿迟疑都没有。

方志鑫看着方志远和叶华,那是一脸的不高兴,他们千辛万苦的帮着他们把孩子终于给哄回来,谁知道这些人自己把孩子还给气走。

就算这孩子身上有什么不好的习惯让他们看不惯,可是这孩子刚刚回家,起码这两口子应该明白,用心先把孩子心捂热,然后才能教育。

哪有一上来就这样教育的。

这不是成心把孩子往外推呀。

孩子本来就跟他们没感情。

你们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摆父母的谱儿,看看人孩子自己就走了。

人家说的对呀,她在养父母那里,养父母把她当成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

他们又不是没见到那两口子对这孩子满眼都是疼爱。

那还真疼爱,那两口子要不是为了孩子好。

人家根本就不会放手。

现在好不容易做通工作,没想到他们两口子反而在这里拖后腿,到底这孩子是谁的孩子呀?

气的方志鑫扭头就走。

真是气死了。

方志远恶狠狠的瞪一眼叶华,“你就不知道收敛一点儿,哪怕回去之后再说,这孩子连家门都没进呢,你那样的说,你看看现在发脾气走了吧。到时候你去把人哄回来。要不然你就等着送你儿子去下乡吧。”

他是埋怨叶华不懂事。

事情不知道轻重焊缓急啊。

叶华低声嘟哝,“我哪儿知道这孩子这么不好管教呀,一看就是那家人没好好养,看看把这性子养的多野呀,对着自己父母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还敢顶嘴?

再说了不光我一个人说了,就算我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你上来装个白脸哄一哄她不就也就回去了,结果你和我一样,上来就说她,那她肯定要撂挑子了。有错也不能算我一个人的错。

再说了,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儿子啊!”

方志远举起手,他怎么就当初有眼无珠娶了这么一个驴粪蛋啊。

看着外表光鲜亮丽的,可是实际上里面就是一个草包。

“你还说?你还有脸说?怎么当妈你都不知道啊,你要拿出对儿子的那个态度来,保证十个小小也听你的。”

叶华一躲,“方志远,这里可这么多人看着呢吗?你一个大男人跟我动手,你也不怕人家笑话你还知识分子呢。也不嫌弃丢人。”

快步走了,她才不怕方志远呢。

方志远也就是做做样子,这么多年的夫妻,她还能不了解自己枕边的这个男人是个什么德行?

方志远气的没法子,只能跟着进门。

一进门,一只茶缸子就扔过来,要不是他闪的及时,能一下子把他砸的头破血流。

这还用说,肯定是老爷子呗,他们家敢这么扔他的人,也就是老爷子自己大哥那从来不会对他动手的。

“爸,您别这样,把我打破了头!到时候人家问起来可不好解释!”

小声的咕哝。

老爷子气的指着方志远,气的都哆嗦呢。

“老二啊,老二,你说说你,你让我怎么说你,刚刚领回来一个闺女,居然扭头能把人给气走了。

你说你是怎么当父亲的?孩子这么多年你们没有养过一天,好不容易把人给领回来了,不是想着怎么好好的对她,怎么好好弥补这么多年对她的亏欠。

你居然还能把孩子给气跑了,你听听人家孩子说的话,人家放着好好的养母养父不在那里享福,回来还要受你们的气,被你们磕打,凭什么呀?

这孩子说的哪点儿错啊,要是我,我也不回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