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李舅舅

“妈呀,你妈不是发烧脑子烧糊涂了吧?你妈你爸能让你下乡?不对,你个小丫头!你又糊弄我了吧?骗鬼呢,你爹妈那么疼你,能让你哥下乡也不可能让你去的,我信你?”

范建国一开始还大惊小怪,可是瞬间就想清楚思路,一脸的不信。

江小小心里一酸,看看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自己父母对她的疼爱,就是她上辈子不长眼睛啊。

怎么会以为父母是处心积虑的想要害她。

自己就是活该。

“舅舅,我真的要下乡!我爸妈不同意!结果拗不过我!还是答应了,让我哥顶替我爸上班!我去下乡,多好啊,舅舅,您要是不帮帮我,那就真不是我亲舅舅。”

心道还真不是,可是胜似亲的。

范建国嘴巴张大了半天都没合拢。

“天啊,你爸妈真能做出来这种事情啊,你姥姥要是知道了,还不从乡下直接杀过来,非要揍你爸不可啊。”

他能想象到老娘知道的话!

就以老娘和老爷子疼爱小小的那个劲儿。

自己姐夫下场堪忧啊。

他可是亲身经历过,小时候带着小小逛街,结果把小小的胳膊给拉脱臼。

小丫头哭的那是个惊天动地。

大姐把他臭骂一通不说,姐夫直接把他赶出门去。

就这还不行,自己伏低做小了好几天,用了不知道多少糖块才把这小丫头哄好。

结果自己老娘和老爷子不知道怎么知道。

然后他就悲剧了。

老娘老爷子来了二话不说,一顿混合双打。

他都已经工作快十年的人,也算是一个社会人,结果被打的面目全非,好几天没敢出门。

出门都不知道这怎么和邻居解释,搞不还以为是他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被揍得呢。

不然一个这么大人,那个家长还好意思打啊。

现在小小下乡!

天啊!

“舅舅,我找您可是有重要的事情,您帮我找点种子什么的吧,或者树苗也行,反正就是能种的,我也试一试在我们家院子里摆弄摆弄,打个基础,省的去了乡下自己什么都不会。”

这个可算是最佳借口。

不然她也解释不了自己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范建国撇嘴,小丫头,就你还种地呢。

好歹觉得自己是舅舅,不能打击人家积极性。

“行!种子不好找,我得托人给你问问,附近的村里农民家里说不定有,要是树苗的话,对了,我同学家里就有桃园!给你弄棵桃树种上,说不准过两年就能在你们家吃上桃子了。

那个葡萄树也不错啊。这我立马就能带你去弄回来!现成的。”

范建国拍着胸脯给外甥女保证!别的事情不好办!这种事情对他不难。

再怎么说他可是供销社的万事通!什么事情有他办不了的啊。

况且还是自己外甥女求得。

江小小乐了,真是瞌睡给个枕头。

“舅舅!说走就走,种子我要!树苗我也要,您现在就带我去,咱们先拿树苗回来!种子您也别耽搁,尽快给我找!什么都要一些。”

比她自己找方便多了。

“小小!你也太心急,现在这都八月,你就是种下去!那也不是白瞎。过不了冬的。”

心疼那些种子和树苗啊。

“舅舅,快走吧!”

范建国没法子!谁让他遇上了一个急性子的外甥女啊。

骑上自行车,拍拍后座。

“上来吧!咱们出发。”

江小小跳上去,扶着舅舅的腰。

范建国风驰电掣一样走了。

骑了有一个小时,这时候随随便便骑车个把小时那是正常。

范建国气喘吁吁停下了,一只脚支着地,“你……快下来吧,小丫头累死你舅舅我了。”

他很久没骑自行车,供销社要跑什么业务。

就算是进货,那都是跟着大卡车一块去的!还用他千辛万苦骑着自行车到处跑啊。

江小小跳下车,“舅舅!你这身体可不行!要好好锻炼,不然以后有了小表弟,一天一天长大,你怎么送他上下学啊。”

范建国觉得自己身被深深地鄙视了。

“小丫头!你……平时说话都这么欠揍?”

江小小哈哈大笑,“舅舅我就是逗逗您,您看您还这么认真。”

两个人进屋,是个农村的大院子。

“五哥!五哥,人呢!”

范建国一进门就嚷嚷。

立马后院跑出来一个瘦子。

这年代基本没什么胖子!

能胖的起来的也就是那么几个大师傅而已。

大多数人吃都吃不饱!怎么可能胖。

“哎哟,什么风把你范建国给吹来了?吹到我这个穷乡僻壤来?你小子不会是还惦记我那几株黄花梨吧!我告诉你那是我命根子,你少在这里给我惦记。惦记也白搭。”

这位舅舅的同学倒是说话很有意思,听语气也知道和范建国是绝对不见外的人。

关系那肯定是杠杠的。

“您好!范建国是我舅舅!我也叫您一声舅舅吧,我舅舅说了,和您关系最好了,要不然也不能带我来找您帮忙。”

嘴巴甜一点,起码没人讨厌。

上辈子她就吃亏在了不会说话。

木呆呆的和个木头桩子一样。

果然李在关一下子就被江小小的话逗乐了。

“你这个小丫头!比你舅舅强,他和我关系好?我告诉你,你这舅舅就是雁过拔毛的主儿,你该不会也是和他一样吧。惦记我什么好东西呢?小丫头!”

李在关倒是挺喜欢眼前的小姑娘。

江小小一怔,“我舅舅还有这个嗜好?我还真不知道。”

范建国恼了,“李在关,你干什么?是不是欠揍啊?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主儿,小小!你别搭理他,他成天就知道胡说八道,他的树林子就在后面山上!走!我带你上山。你看到什么好东西就给我拿,你舅舅做主了,今天非要他大出血不可。”

李在关急忙拦住,“那可不成,你就是个活土匪!还想在我这里祸害啊。小丫头,你可不能学你舅舅。做人可是要厚道啊。”

江小小笑嘻嘻看着李在关和范建国你来我往。

“李舅舅,我不拿你的宝贝!我就是要两棵桃树,或者葡萄树什么的,绝对不敢动你的黄花梨。”

看得出来现在还能耐得下心来种树的人可不多。

也不知道这位怎么能钻了村里的空子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