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书中自有黄金屋

范秀英一听钱也是叹气。

吃完饭,范秀英就进屋了。

打开了抽屉!拿出一个本笔记本。

里面夹着他们的钱。

存折?

不存在的!

现在谁家能存下钱啊。

尤其是他们月月光,能剩下一点钱也都在本子里呢。

遇到个万一,谁家还能去银行似的。

不都是自家的本本里面拿出来啊。

范秀英怎么数,也是八十二块五,外加三十斤粗粮票和二十斤全国粮票,布票三张,其他没了。

小闺女还有一个月走,需要买点东西!还要带上钱。

二闺女又生了孩子。

哎。

这钱怎么就这么不经花啊。

范秀英头疼的计算着。

这样一来,两个闺女打发了,家里恐怕就剩不下什么。

可是下个月还要给江老太太养老费五块钱,还有给自己娘家寄五块钱,这……

范秀英能不头疼啊。

自己老家的老娘和三个弟弟都过得不容易,自己老爹腿脚不好,常年要吃药,她要是不接济家里,恐怕家里日子更加艰难。

处处都要钱啊。

钱啊,钱啊。

门一开,江小小钻进来。

范秀英把本子合上。

“你个小丫头,进来干啥?又有什么鬼主意?”

范秀英看着闺女和一个贼一样,鬼鬼祟祟的抱着两本书过来。

他们两口子没文化,家里也基本上没这些东西。

除非是孩子们的。

不过他们家真没学历高的,最高的大概就算是小小。

其实也都差不多。

江小小也没好好学,那些书什么的早就卖光了。

“妈,你小点声,我让你看点儿东西。”

江小小把字典摆到范秀英面前。

范秀英看看,回头看看闺女。

使劲儿的戳一下江小小的脑门子。

“你这个小机灵鬼。又闹什么幺蛾子,你就说吧,抱着是字典给你妈干啥呀,我这都多大年纪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你爸就认识那么几个字儿,多的也不认识。”

把字典往旁边一推。

江小小急了。

把字典摆回到她面前。

“妈,这字典可是好东西。您不识字,可是您总听过一句话吧,那些爱咬文嚼字的文人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江小小特意在黄金屋上咬重的音。

范秀英笑得眼睛都挤在一块了。

“得得得,你说你这孩子还黄金屋呢,这书里面那有黄金屋,你爸你妈还用干活儿啊?”

江老实进门了。

“母女两个悄咪咪的躲在这里干啥呢?没进屋就听见你们俩在这里嘻嘻哈哈的笑。”

江老实把门儿关上,一脸和气。

只要对上闺女和媳妇儿,江老实那还真的是和蔼可亲。

江小小抱着江老实胳膊,一脸的不高兴,“爸,你看看我妈。我给她送好东西来了,她居然在那里笑话我。”

自小她就是家里的霸王,爸妈哥哥姐姐没有不让着她的。

江老实无奈的笑了,挠挠头。

“那这是你妈不对,你给你妈送什么好东西,怎么不说给你爸也送点儿啊?我可要吃醋。”

媳妇儿和女儿对上当然是自己的小情人优先了。

范秀英笑着把字典扒拉到江老实面前。

“你还吃醋?行,行,行,你闺女送给我的宝贝东西,我送你了,全都给你,我可不要。”

江老实一看字典,头大了。

他和范秀英两个人虽然是城里的职工,可是文化程度真心不高。

在他们那个时代,家里穷得连饭都吃不上,更别说上学了。

他自己勉勉强强就读了个高小毕业,自己媳妇儿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

要知道他小学毕业的文化,在厂里那已经算是有文化的人。

还有那大字不识一个的,每次到了领工资的时候都得他上去帮忙给签字,然后领工资的人上去按个手印儿。

很多人计算产量那都是用圈圈叉叉来表示数字。

看见字典这么厚。

脑仁不疼才怪了。

“我的闺女,你就给你爹你妈送这好东西啊。”

江老实坐到床边上。

洗漱过了,他们两口子是准备早点休息的。

“爸,真的是好东西,我妈没见识,您要再也没见识那就不合适了,我送你们的这可是心意!实打实的心意,您要是不看看,我可是真生气了啊。”

江小小噘着嘴,觉得自己还真的变得有点小脾气。

明明上辈子自己都几十岁的人了,居然到了这十八岁的年纪还能是这个样子。

应该说见到了父母之后,感受到了那种温暖和关爱,忽然之间自己的心态又变成了那个被惯坏的小丫头。

这就是有爹妈疼爱的结果吧。

江老实看着自己闺女嘴巴撅的能挂上油瓶了,只好投降。

没办法,谁让这孩子他们两口子疼爱了一辈子。

只要是面对这孩子,什么脾气他们都得受着,什么精灵古怪的想法,他们也得同意。

要不然这孩子就能要死要活的和他们撒泼打滚。

当然了,他们家小小可不是这种真的在地上撒泼打滚儿,这孩子不玩泼妇那一套。

人家就是流着眼泪绝食。

比起那撒泼打滚那一套来说,女儿这一套他们更没办法奈何。

只好拿起字典,“好好好!我看看你这心意行不!你可别给我掉眼泪!你爹受不了你那个金豆子。”

还挺沉的。

江老实不在意的翻开。

然后瞬间一怔。

抬眼看看闺女,拿出来一个油纸包。

“诶哟嘿,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祸害东西,这书里面挖这么一个大洞,这像什么话呀?这要搁在以前那学校还开的时候,看老师不揍你。你就算是不待见这东西,可别嚯嚯这纸啊,这纸留着还能生火用呢,你说说你!”

范秀英一听才扭头,就看到自己丈夫手里的油纸包。

“你这小丫头又玩儿什么呢?是不是买了什么好吃的送给我们,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想干啥?又想什么歪主意啦!是不是不想去下乡了?我就说你这孩子就不是那块料,你非不听你爸妈的话。跑到主任那里去报道。

现在这大布告都贴出来了。我再找主任改的话,那不得求爷爷告奶奶。”

范秀英还以为闺女是后悔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