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不打不相识

江小小立马拉住三哥,这辈子两个人不是朋友。

这一见面就打起来。

“你这人干嘛打人啊,我真的在梦里见过你!你死了,我……我怎么来着?”

何爱国有点迷迷瞪瞪的看着江石头。

江石头气不打一出来,还说是不是,没完了。

一把推开妹妹,就上去了。

“我让你嘴欠!你说!你说!我让你说!”

拳拳到肉。

何爱国显然也被打蒙!然后就是本能的反抗。

两个人混战。

江小小站在那里呆住。

她来不及思考其他的,就是本能的消化那些信息。

何爱国说他在梦里见过三哥,还说三哥死了。

这些可都是一年以后的事情。

难道说何爱国也重生了?

何爱国还对着自己说过那些话,说过好像在哪里见过自己。

难倒何爱国也重生了?

可是不像啊。

像不像都没用,两个人已经打的不可开交。

等到江小小反应过来的时候。

是废品收购站的工作人员把两个人拉开了。

“你们两个人干什么呢?好好的打什么架?要打架出去打去!这里是废品收购站,不是你们家大门口,听到没有!不然我叫公安,我们保卫科可就在不远,叫过来,有你们好果子吃的。”

这话很有震慑力。

这个年代保卫科的权利很大,相当于公安呢。

要是被抓起来,那就是一个打架斗殴,恐怕是要被拘留的。

拘留江石头不怕,可是还要罚款,江石头有点心虚。

他们家可没钱。

自己不挣钱,还给爸妈糟蹋钱,他干不出来那个事。

收手,脸上也挨了两拳。

眼睛都疼得厉害。

江小小急忙上来,“师傅!师傅!误会!误会,是个误会,我们是认识的,就是闹着玩呢。真没事,我们私下解决,私下解决,您可别生气。我们就走,就走。”

一手拉一个就走。

“看在小姑娘的面子上,就饶了你们这一回,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年纪轻轻不学好。现在的小年轻啊。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工作人员看这三个人走了,才自言自语的回去,继续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看报纸。

江小小拉着他们跑出去一条街,才在街角蹲下喘粗气。

“你们两个人也真是的,不能好好说话啊!我是江小小!这是我三哥江石头,你叫什么?”

江小小知道这辈子还是让时间的轨迹重合了,何爱国和江石头还是遇到。

她有一种直觉,他们还会成为朋友。

何爱国伸出手,“我叫何爱国,你的拳头真快,比我的同学快多了。”

鼻青脸肿的,这娃被江石头收拾惨了。

江石头看一眼何爱国,心道,这人怎么有点傻啊。

“何爱国,你是不是脑子被门夹过啊?”

“你怎么骂人啊?我就是觉得似乎上辈子我们是朋友,最好的朋友,不然我才不搭理你。要是真的打!你可不一定是我的个儿。”

得,江小小知道何爱国成功的挑起了三哥的好胜心。

他们这一架还有的打呢。

果然江石头一听就不干了。

他打架还没遇到过对手呢,敢这么嚣张的和他说话的这还是第一个。

反了他了。

江石头撸袖子就要上。

何爱国急忙往后退。

“你干嘛?我可不和你打架,要是被抓到,就遭了,你不想去派出所吧?”

急中生智,这一句话果然让江石头停住了脚步。

江石头恼怒的瞪着何爱国,“你家住哪里?明天我们去西山去,那里没人管,我们好好来一场,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本事,敢和我江石头说大话的,现在还在他妈肚子里呢。

你要是不来,老子肯定能找到你,迟早揍得你满地找牙。”

何爱国就是笑,也不多说话。

“我家在自来水厂宿舍,我叫何爱国,江石头那就明天见!”

临走的时候扔下一句话,把江石头气的暴跳如雷。

这个何爱国还是个腹黑的。

江小小乐的不行。

这两个原来上辈子就是这么相爱相杀的啊。

没想到何爱国居然是这个样子。

那样的家庭出来,何爱国还能保有这样的纯真和热情,是一个怎么样的坚持支持着他啊。

这么说是因为江小小知道何爱国母亲去世的早,他八岁上就没了母亲,母亲去世的第二年,父亲何寿章就娶了现在的继母吕美云,生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还带过来一个姐姐。

在这家里!自然没他什么好事。

可想而知,何爱国的处境多么尴尬。

一家子和和睦睦的过日子,他就像个外来的。

本来他们家知青下乡轮不着他,毕竟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底下还有一个弟弟妹妹。

再怎么样说也不该他走。

可是没办法,他不走的话,家里的继母成天指桑骂槐摔锅打碗的。

家无宁日,父亲一下子都老了好几岁。

再加上家里的氛围也不适合他在家里。

所以他自己才强烈要求去下乡。

毕竟下乡之后,自己也能过的自在,别人也能过的自在。

可是,何爱国大概没有想到他下乡之后不久,父亲就没了,这个家被继母整个把持,到后来他甚至一分钱家产都没有分到。

多年之后何爱国才发觉了父亲的死因,居然是被继母气的,他的弟弟妹妹根本就不是父亲的孩子。

无意之中发现这个的何寿章直接脑溢血。

江小小觉得也许自己该慢慢的透漏一下这个情况,何爱国不该得到这个结果。

要是何父活着,大概是不会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别人侵吞了家产。

要知道何父有三套房子,不说还有很高的补助。

何爱国要是有这些,也不至于后来那么艰难。

这一次她报答何爱国吧。

反正还有大把时间,离着他们下乡还有一个多月呢。

这个时间应该可以帮到何爱国。

自来水厂?

是啊,他们其实离着自来水厂不远,也就和他们大院隔着两条街。

他们居然都不认识。

江小小不敢耽误,拉着的江石头去买肉。

她妈还在家里等着肉呢。

买不回去,自己老妈该发飙了。

她把报纸拿起来,那些书塞给江石头,自己走的飞快。

“三哥,快走!妈让我买肉呢。二姐回来了。”

江石头左右手拎着一大摞书,急忙追上去,跑的气喘吁吁。

“你说你,买肉买到废品站来?你看我不告诉咱妈,把你揍的屁股开花。今天要不是我!你就要被那个小子欺负。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有没有一点危机意识?你知不知道外面混蛋很多的。

你一个姑娘长得如花似玉的,小心那些狼。”

江石头看着一脸的不以为然的妹妹,气的脑仁疼。

这话那小丫头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他就是担心啊。

傻妹妹被人欺负。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