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我在梦里见过你

她直奔废品收购站。

别看是在市区,这废品收购站实在是邋遢。

这应该是一个厂区的大院儿。

围墙破破烂烂,当然也不需要任何防盗意识,废品收购站难道还怕人来偷东西啊?

也没什么值钱的。

才怪!

零零散散各种东西分门别类地堆在院子里,也没人看着。

有一个废品收购站的工作人员,坐在院子门口。

那里放着秤,谁来了要卖废品就往这里一放,人家称了,然后给你钱就算了事儿。

江小小走进去。

工作人员一看是个小姑娘。

“哎哎,小姑娘,这可是废品站,你别往里面跑。”

“师傅,我们家正在粉刷家,想着找点儿报纸围一下墙围的,您看看我能不能进去找一点儿,要多少钱我我给您就行了。”

她不会直接说字典,那样太违背历史的痕迹。

她担心会被自己的这双翅膀给扇没了。

还是遵循轨迹就好。

工作人员懒洋洋的指了指大院的角落,“那些书报都堆在那里,你自己去找吧。报纸的话,二分钱1斤,你要是要的话挑一些好的拿过来称了,我给你算钱,要是要书的话,一分钱1斤。”

书和报纸这些东西他们这院子里最多。

时不时周围的人都会到这里要点儿报纸或者书什么的,不是为了当引火的工具,就是为了弄墙围子,这很正常。

谁家还不用啊。

江小小小心翼翼走进去。

果然墙角里堆了一大堆的报纸和书。

也不分类,就那样松松垮垮的堆在那里。

江小小先是从报纸堆里找了一摞差不多新一些的报纸,就算是装样子自己也必须装出来。

把报纸抱在怀里,然后她就转到了墙角那一堆书那里。

基本上外面能看到的大多数都是一些学习类的书。

现在人们都不怎么上学,这些书也都扔到了废品站。

看到了不少高中学习的书,江小小眼睛一亮。

是啊,这些书以后自己用得着,再过两年可就要高考。

恢复第一次高考可是一个机会。

江小小挑挑捡捡了一大堆。

这一堆可是够自己拿的。

然后她一眼就看到了十几本字典扔在墙角那里。

靠着墙落在那里,应该是没人注意,主要是人们引火用也不爱用字典。

她心中一喜。

走过去,翻了翻。

没有!

直到翻到最底下的两本字典的时候,她一翻开就发现里猫腻。

字典里居然挖了一个大洞,里面就明晃晃的躺着一个油纸包。

另外一本也是这样。

江小小二话没说上面把那些高中书籍都堆上去,抱着一大摞书,江小小那个心里苦,太重啊。

可是为了父母和家人的好日子,再苦再累也值得。

然后假迷三道的在这里转悠了一圈。

其实心不在焉,心急着回去看看东西呢。

转悠了半天,才抱着东西就往外走。

“师傅,您称一下吧!”

工作人员一看也没多少。

一称,果然才五十斤。

“一块钱!”

不过心里还是高兴。

一般买这样的废品,他们能踹到自己腰包里。

这也是一种灰色收入。

江小小把手里的一块钱递过去。

这个年代一斤油都没有一毛钱呢,这报纸和书几乎是人们眼中的奢侈品。

往常没人买。

一般过年时候买报纸的多。

要是有坐办公室的熟人,那就更方便。

顺手的事情。

像江小小这么大大咧咧来买报纸和书,这个时间还真不多。

江小小左右手分别拎着一摞书,感觉这个分量自己拎回家够受的,一会儿出去找个没人得的角落赶紧扔到空间里,不用白不用啊。

一头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多亏刚才人家废品站的工作人员给她用绳子捆的结实,不然就散落了一地。

可是报纸就没那么幸运,那一点报纸,江小小夹在腋下。

现在就散了一地。

对方赶紧猫腰就收拾,一边嘴里紧着道歉。

“对不住,对不住,我没看清楚路。”

江小小也没在意,一起收拾地上的报纸,自己是来截胡的。

一个小插曲也无所谓。

“没事!我也没看路。”

那人把手里的报纸递过来,一脸的抱歉。

江小小眼底多了一丝诧异。

这人她认识。

当然认识,和她三哥一起下乡,后来把三哥骨灰送回来的那一个。

后来给他们家一直寄钱回来,从来没有断过。

可惜这个人不知道的是,她父母很早就没了。

那些钱一直都是大伯和大伯母收到,她也是很多年之后才知道这回事。

这个人算是他们悲惨岁月里,难得的一丝温暖。

这个人叫做何爱国,不过这一次他们不认识。

也不知道对方。

何爱国把手里的报纸递给小姑娘,眼神疑惑,表情微怔。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啊?”

江小小扑哧笑了。

这不是后世流行搭讪的一句话啊。

“大哥!我不认识你。”

他们不应该认识,所以绝对不可能认识。

当然这个人也是个好人,好人应该有好报。

起码她知道的一些情况应该对这个何爱国有用。

毕竟她最后弥留的时候,何爱国来看过她。

受人一恩,应该回报。

这是做人的根本。

“嘿,不好意思,我这人有时候一根筋,你也买报纸啊,我也是来买报纸的。”

何爱国倒是一个自来熟。

江小小笑盈盈,心里倒是没想到,她见到的何爱国当时是一脸的严肃,悲痛的无以复加,现在看来何爱国和大哥算得上是好基友啊。

不然也不会把一个人的性格改变。

“对!我也是买报纸的。”

何爱国看着小姑娘没见外,倒是惊讶。

一般人可不待见他这个性子。

觉得他居心叵测呢。

“报纸多少钱一斤?”

何爱国觉得遇到了一个终于能懂自己的人。

“你干什么?你想干嘛?”

江小小就知道,自己三哥到了。

绝对是把何爱国当成半路搭讪的那些二流子了。

果不其然,江石头扑上来!

一把就把何爱国推得差一点一个倒仰。

江石头两眼都红了。

他路过这边,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居然嬉皮笑脸的和他妹妹在那里说话,江石头第一反应就是!

这个混蛋欠揍。

敢骚扰他妹妹。

这是不想活了。

何爱国一看到江石头,眼睛突然睁大了。

“你……你是……我认识你……我在梦里见到过你,你死了!”

砰!

何爱国脸上挨了江石头狠狠地一拳。

鼻血立马流出来了。

“你他妈敢咒我死,我看你是欠揍得很。谁死了?谁死了?你说谁死了?”

江石头简直火冒三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