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先机

老太太带着老大两口子走了。

范秀英送到了汽车站。

看着汽车开走。

范秀英擦一把汗,背后都湿透。

应付大哥大嫂,比打仗还紧张。

江小小把手绢塞到范秀英手里。

“妈,把你吓得,我奶奶不吃人。您看看我奶奶其实也讲理,今天不是就没闹腾。”

她是想让范秀英明白,奶奶不可怕。

范秀英擦擦汗,“你啊,你妈这辈子最怕的就是你奶奶,老太太要是跳起脚来,妈就只要乖乖束手就擒的份儿。今天还是你厉害,你把你奶奶的心思都揣摩透了,不然咱们家这一次可要倒霉。”

老江的工作就是唯一的这家的退路。

儿子能不能上班靠的就是老江的工作。

要是给了人,他们家石头就剩下干坐着。

“你怎么知道你大伯大伯母想干什么?我都不知道!你爸恐怕也不知道,这一次你大伯大伯母恐怕就是打着算盘,打咱们一个措手不及,没准备,好让咱们答应。

等到反应过来,也就来不及。”

“还不是我和奶奶套近乎才知道的!不然我怎么能知道啊。我又不是大伯大伯母肚子里的蛔虫。我奶奶走来的!天没亮就走上来,我大伯他们后面才来的。

也多亏这样,我才有个心理准备!不然我也不知道。”

小小乐呵呵的抱着妈妈的胳膊。

这是她的母亲,就算是养母,也是母亲。

这辈子她不会让母亲就那么看不起病,活活干熬死。

这辈子她要家人都活的开开心心。

“妈!”

江小小和范秀英回头,一脸惊喜的看到了二姐江心还有姐夫秦大壮。

江心大着肚子,一看就已经九个多月,肚子大的有点吓人。

“二姐,二姐夫,你们怎么回来了?大老远的,二姐,你大着肚子,这多累挺啊。姐夫你真是的!怎么能由着我二姐折腾啊。”

江小小急忙过去扶着江心,这个二姐这个二胎可是受了不少罪。

可惜还是个闺女,这一胎没少让秦大壮那个老娘说嘴。

老太太重男轻女,不待见孙女。

尤其是这个二儿子还不听老太太的话,非要娶了自己二姐江心。

儿子在厂里是干木匠活的,还能私下里给人打家具挣点外快贴补家里,不然的话老太太更要翻了天呢。

秦大壮憨厚老实,看着挺大一个个子,可是腼腆害羞,被人一说就脸红。

尤其是小姨子这小嘴一套一套,他都接不上来。

“那个,江心想爸妈了,我……就……我没想那么多……妹妹……我……”

都被江小小吓得结巴了。

江小小乐了。

“二姐,你看看知道的是我是小姨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母老虎呢,把自己姐夫都吓结巴了。”

打趣秦大壮。

秦大壮摸摸脑袋,嘿嘿的傻笑。

二姐江心瞪眼,拧了江小小一下,“就你嘴巴贫,妈,你看看你小闺女现在欺负人呢,您管不管啊?”

范秀英看着闺女多少的有点吓人的肚子,也是心里担心。

可是还是笑着说,“我可不管,有本事你欺负回来。”

一家子上上下下往回走。

范秀英心里琢磨,闺女回来,要做顿好的。

自己兜里就八块钱,要不去买点肉。

还有半斤肉票呢。

老二那个婆婆抠门的厉害,肯定不舍得给老二弄什么好吃的。

“妈,我去买菜,您把钱给我,您和二姐姐夫回去吧。”

江小小知道自己妈怎么想的。

主动要求。

这天刚下午,离晚上还早,她还想去一个地方。

要是没记错,自己也算是发一笔财,给父母留一笔能用的着的钱。

就靠父母那一点点工资,就是勒断了裤腰带,也别想过上好日子。

范秀英掏出兜里的钱和肉票,全都裹在手绢里。

还没等她拿出来一块钱和肉票,就被江小小一把抢过去。

“妈,我去了,多退少补。”

扬扬手里的手绢,人早跑没了。

范秀英那个气啊。

这个丫头!反了天了。

现在都敢抢东西。

可是女婿在也不好说什么。

三口人回了家里。

江小小拿着手绢,看一下,她妈就八块多钱,还有一张肉票,和一张布票,其他也没什么。

也对!

她妈估计从火柴盒厂结算回来的工资。

八块真心不多。

可是在这个时代已经是一笔巨款。

一个月工资才三十二块五,八块钱已经很多。

她直接奔了他们三条街的地方。

那里是哪里?

是他们这里唯一的一个废品收购站。

国营的,没毛病。

就是因为国营的,这里工作人员闲散,工作不认真。

她要是没记错。

她听说上辈子就是在这里的收购站,有人买回去一摞旧报纸为了糊墙围子,顺带捎了两本什么没用的词典什么的。

结果词典里居然发现了好几根金条。

也不知道是藏在书里忘记,还是怎么样。

反证那家人偷偷的在黑市上换成了钱。

那可是足足一万块钱呢。

当时这件事还是后来被这个人的孙子说出来的。

也算是意外之财的典型。

既然她已经知道了有这种机遇,干嘛放着不利用。

现在这个时间还没有正式的改革开放,市场上私人根本不敢经营。

就算她自己空有一身的手艺,可是也没办法施展,想做个买卖挣个钱,那简直难上登天。

所以脑子一动就转到这个上面来。

倒是没想过让家里变成多么富有,可是自己马上要下乡,父母身边要是不留点钱怎么行。

大哥要是真的顶替父亲上班儿的话,家里的收入会锐减。

父母要是身边没有一点儿钱傍身,到时候遇到的问题会很多。

比如说,大哥过两年要结婚的话,家里恐怕连彩礼钱都拿不出来,更不要说还有大姐二姐和她让父母操心。

母亲每年节衣缩食勒紧了裤腰带攒下了钱,不就是为了能给大姐寄一点儿这里的吃的补贴一下。

想必她去了也是一样的待遇,可是因为这样就让父母吃不上,喝不上。

她心里绝对过意不去。

所以临走之前必须给父母留一点傍身的钱。

既然是意外之财,谁得到不是得到啊。

她就抢占这个先机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