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江小小去

“大哥大嫂!你们怎么来了?小小,还有馒头吗?”

范秀英一看锅里端出来三个两合面馒头,就知道闺女故意的。

“妈,咱家没粮了,要到下个月才能拿粮本买粮,我奶奶来了,我就都拿出来了,您也别骂我,我不吃!都给我奶奶,要不然再给我爸留一个。

我也没想到大伯大伯母来啊,大伯大伯娘,要不然你们就凑合一顿,喝一点玉米面糊糊,有咸菜,我和我妈就不吃了。”

大伯江老成能有脸说,让侄女不要吃饭,他们两口子吃啊。

急忙摆摆手,“不用,不用!我和你大伯母吃过饭下来的!我们吃过了,你们吃!你们吃。”

冯桂华瞪一眼江老成,总是这样,要脸能当饭吃啊。

可是为了儿子的工作,只能憋着气说。

“是!我们吃过了,吃过了。”

江小小一听,眉开眼笑起来。

“大伯大伯母你们真是太好了,妈,快吃饭!我饿了,奶奶也饿了。”

扭头就给范秀英盛上一碗糊糊,然后给自己盛一碗。

“奶奶,妈,赶紧吃饭啊。还愣着干什么。”

把筷子塞到范秀英手里,勺子塞到老太太手里。

“吃饭啊,奶奶,您不是饿了啊。”

老太太看着小嘴儿吧嗒吧嗒的孙女,什么都叫这孩子说了,还说什么啊。

自己还能不了解自己儿子儿媳妇!肯定没吃饭。

可是硬叫孙女逼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孩子还真是厉害。

女大十八变。

这个孙女有点厉害啊。

老太太叹口气,还说什么。

一顿不吃饿不死。

再说了他们还有求于人。

一顿饭吃完了。

范秀英洗完收拾好。

刚进屋,老太太就喊人。

“老三家的,过来坐,我和你说个事儿!和你说了,也就是告诉三儿!他回来你告诉他一声就好,三儿不要说,我知道,是个好的。

我说什么他都听。”

范秀英心里一紧。

老太太这是来了。

怎么办?

怎么办?

大伯江老成看着老太太,等着老太太说话。

他们巴巴得来,不就是为了这个。

冯桂华难得好声好气的招呼范秀英。

“弟妹,过来坐。”

范秀英绷着脸,心里难受,她心里的火压不住。

知道他们家来抢劫。

还是明抢。

谁不知道工作多难顶替。

都是子女亲戚,他们家还有儿女呢。

就让别人顶替。

谁乐意。

“老三家的,你知道街道已经开始下乡知青报名了吧?”

老太太开口了。

“知道!”

现在家家户户因为这个闹腾的还少啊。

“知道就好!你们家是石头去吧?”

老太太当然知道,按照两口子这么稀罕家里小闺女的这个劲儿当然是儿子去。

老大已经下乡,老二已经顶替工作,还结婚了,现在就剩下孙子和这个孙女。

老太太能被自己大儿媳妇说服,不都是因为觉得反正孙子也不能顶替工作。

这个工作白瞎了也是白瞎了,还不如让自己的大孙子顶替,毕竟都是一家人。

“奶奶,不是我哥去,是我去!我都已经报名,您怎么知道的呀?您今天来是不是知道我已经报名,过几天就要走,特意来看看我啊,我就知道奶奶最心疼我了。”

江小小抱着老太太的胳膊,那个亲热劲儿,好像他们真的是感情好不得了。

仰着一张脸笑嘻嘻的看着老太太。

那一脸的舔犊情深。

老太太一怔。

老大家的冯桂华也傻眼。

“啥?你去?弟妹,你们不是最疼小小,怎么这一回让小小去啊?”

不是应该是江石头啊。

冯桂华急了。

要是江石头不去!

还有他们家志勇什么事情啊。

他们可是算准了,没了江石头拦着,他们家工作水到渠成。

现在什么情况啊!

“嗯,这一次小小去!”

范秀英看着自己婆婆张了张嘴居然说不出来话,还有冯桂华脸上的吃惊表情,像是吃了大粪一样的难看。

瞬间明白了。

他们是这个的打算啊。

合着自己儿子走了,就和了他们的心意。

不由得看一眼小小,这孩子难不成早就算好了。

这一出一出,把事情都算好了。

“不行啊,弟妹,你们家小小那么骄里娇气的,去乡下农村怎么能行,哪能受得了啊!你怎么狠得下那个心啊!小小,你妈重男轻女,大伯母都替你委屈?”

冯桂华恨不得立马挑起事端,让江小小和范秀英闹腾,赶紧把这个名字改了。

这可不能让他们得逞,不然还有他们什么事。

范秀英脸都绿了,什么叫重男轻女?

别人家那是有这事,就算大伯子家里也是。

在他们家还真没有这一说,从来都是只有心疼闺女的,可没有心疼儿子的时候。

居然还到他们家来挑拨,看起来是急了吧。

江小小摇摇头,一脸的不相信,“大伯母,没有的事,是我自己要去的,我逼着我爸妈答应的,我要去,我三哥正好接替我爸的工作,我才不要去纺织厂上班呢。

下乡光荣,劳动人民最光荣。”

喊口号有点生疏。

可是这个时代需要。

果然冯桂华一脸的便秘表情。

“哎哟,小小,你傻啊,你是不是被人骗了,下乡是要种地的!风吹日晒,起早贪黑,累死累活,你一个小姑娘家去地里干什么啊?你在家里多好啊。”

冯桂华没说出口的是,你不想去纺织厂,我儿子想啊。

谁也没让你去纺织厂啊。

江小小摇摇头,一脸的天真可爱,“大伯母,您别说了,我是响应国家号召,而且我已经报名了,明天就张榜公布名单,我妈都开始给我准备东西呢。

这是你就别操心了,我是一定要去的。”

江小小得意,让你们惦记自己父亲的工作。

上辈子自己顶替那个亲大哥去了下乡,放弃了纺织厂的工作。

就是大伯四处活动,让家里的儿子顶替了江小小的名额,大伯家里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可是也没有因为这个领情,对她父母好一点。

在最艰难的岁月里,爸妈上门去借粮食,大伯大伯母那是怎么把爸妈拒之门外的。

那个时候父亲江老实已经车祸之后断了一条腿。

就是因为她的没良心的推波助澜,家里才会连二连三的出事,最后压倒了父母。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