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长大

“李护士,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别再出来害人。我爸妈根本就不可能是那样的人。”

江小小扭头看着叶华,“这两位!我不知道你们二位是为了什么非要认我做女儿!可是现在证据不充分,李护士自己都承认,她收了你们五百块钱,她的话不足为信,以后别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不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就算是到派出所,恐怕你们也说不清楚吧?看你们也是人模人样的,要是真的到派出所,你们想一下,你们的工作是不是就要丢了!别做无谓的挣扎,我们根本没什么关系。”

叶华和方志远灰溜溜地走了。

两个人始终想不明白。

明明是他们的女儿,怎么就认不会来呢。

这是什么道理啊。

方家一家回去。

主要是他们耽误不起。

出来都要请假,过了时间不回去!

会被通报批评的。

他们只能想其他办法。

可惜不管是什么办法,现在不管用。

江小小把人撵走。

关门落锁。

江石头看着妹妹,一脸的崇拜。

“妹妹,你咋知道那个护士收了人家五百块钱呢?”

自己妹妹太厉害了,就这几句话,解决所有的事情。

“我蒙的!”

江小小回屋去。

她决定明天就去报名,早一点落实,省的方家的人还闹腾。

她当然知道,上辈子最后的时候,她是听到李护士和叶华的对话。

这个李护士是叶华的同学,说白了李护士到底是不是当年接生的护士,她不知道。

就是知道李护士当初问叶华要了五百块钱呢。

这一次应该也不会出错。

结果她一诈,对方就露馅。

江小小第二天就去了街道。

光荣的拿着户口本报名下乡。

街道上的李主任都一脸的奇怪,几次三番的问江小小,不是搞错了吧。

江老实两口子把这个闺女快疼成眼珠子。

能让小闺女去下乡。

“小小,是不是你瞒着你爸妈来的?”

江小小乐了,看看父母把她宠成什么了啊。

“李主任,我爸妈知道!我已经做通他们的工作,他们同意我去下乡,让我哥留下,您放一百个心!我肯定不给您制造麻烦。不信你碰到我爸妈问问。”

江小小扬着手,拿着户口本跑了。

李主任叹口气。

知青下乡,谁家工作都不好做。

江老实和范秀英知道闺女那是铁了心要下乡,只能是彻底死心。

江小小开始准备下乡的东西,行李要带!还有衣服什么的。

其他的东西就没必要带了。

主要是带不了。

这些东西父母准备,她都不需要操心。

江小小还带了一些高中书本,她要是记得没错,一年后就会恢复高考。

到时候就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没鼓励三哥去准备!是因为他三哥实在不是那块料。

还不如开个车实在呢。

大姐二姐就更不要说。

不过她会给大姐去一封信,提点一下,大姐要是放在心上,那么说不定是个离开农村的机会。

就不需要被人拿捏。

二姐的话就别想了。

她二姐小学毕业,要考大学真的不太现实。

江小小想去找点种子试一试。

自己的那块空间到底可以不可以种东西出来。

她已经试过,书本那些东西,放进去,的确可以,至少减轻自己的负担。

其他的现在还没摸索出来。

她准备去市场看看,就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种子之类的试一试。

不过没等她出门。

家里来人了。

她的那个奶奶来了。

他们家老爷子去的早,父亲家里兄弟三个,还有两个姐姐,都是老太太一手拉拔大的。

五个子女对老太太那是一个孝顺。

不过老太太性子火爆,在加上见识浅薄,只看眼前的蝇头小利,还有就是偏心眼。

偏谁啊?

肯定不是自己老爹。

她老爸不会说漂亮话,也不会讨好人,也不善于经营感情。

就像是大宅门里的那个老大。

老太太又是个喜欢被人捧着的。

所以,母子两个不亲近。

老太太最喜欢自己的大伯。

也偏心大伯家里。

当然有什么好事都想着大伯一家。

大伯家里在西城,他们家在东城。

这一东一西,路程远不说,也不方便。

一般是见不到一面。

除非江老实开车路过,或者专门去看看老太太。

老太太也从不上门。

大老远坐公共汽车还要倒好几趟车呢。

这一次还真是意外。

老太太一进门,眼角一扫,就看到江小小。

“你爸妈呢?看见人也不知道打个招呼!全都和老大一个德行。”

江小小急忙让老太太坐下,递了一把蒲扇给老太太。

“奶!我爸去上班,今天出车,晚上才能回来,我妈去送火柴盒去了!一会儿就回来,您坐着,我给您倒碗水,大热天!您老怎么大老远过来了?要是有什么事,您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过去,我爸开车顺路的话,还方便一点。

您何必跑一趟呢。”

真心是客气。

当然江小小对老太太态度不错,是因为别看老太太偏心眼。

可是老太太不是坏人。

十个指头都又长又短,不要说人心。

偏心自古都有。

不能因为偏心的不是自己老爸,就一杆子把人都打死,认定人家都是敌对分子。

这不行!

她知道上辈子自己遇到难处的时候,孩子生病,到处借钱的时候!别看老太太看见她是一脸的恶狠狠。

恨自己害死了她的儿子一家,可是老太太最后还是塞给了她五百块钱。

老太太没有收入,五百块钱是要攒很久的。

就冲这个,江小小觉得对老太太好一点是应该的。

小恩也是恩。

更何况那个时候雪中送炭的就是老太太。

“赶紧的,我快渴死了,打个电话不要钱啊,我自己走上来的,不坐车,那公共汽车多贵啊,小孩子家家要学会精打细算过日子!不然有你们哭的时候在后面。”

老太太又开始说教了。

江小小笑着答应,给老太太兑了一半凉开水,一半的开水!就是温水,还放了一点橘子粉。

这是她爸夏天的消暑福利。

爸爸的厂里福利相当好。

而且以后她爸的车队并到了钢铁厂,以后即使改革之后,一大批国有企业倒闭破产,可是钢铁厂却焕发了生机,成为国内赫赫有名的大企业。

所以三哥去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奶奶!喝水!橘子粉水,您喝喝看,酸酸甜甜的。”

老太太意外的看一眼江小小,这孩子以前倒不是木讷,就是骄里娇气的,动不动就流眼泪,活像是被人欺负的小白花,老太太一向不待见这种有狐狸精潜质的丫头。

没想到今天忽然大变样。

这有一年没见,难不成这孩子长大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