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情人节

自上次一单宣传后,很快就来到了二月,二月的大事确实不少,二月二十二号的发售日牵扯着每一个成员的心思,如同一道门槛,等着乃木坂46这个新生组合去跨过。

而除了发售日,二月十四号也是一个颇为特殊的日子。

萤皱着眉头翻了翻手里据说翻阅以后就能学会做出美味甜点的美食料理书,然后又看了看面前被巧克力糊感染的乱七八糟的厨房桌面。

“可恶,这绝对是骗人的噱头,为什么我看过以后还是做不出来美味的巧克力。”

萤咬着下嘴唇,失落的把手里的料理书放到了一旁还干净的桌面上。

“要不还是去商店买现成的巧克力送出去吧,甜点什么的可真是为难我了,根本学不好,”

萤将刚刚自己做的半成品巧克力塞了一点放入嘴里,被苦的差点吐出来,

“牙白,真的好苦啊……”

“萤,你在做什么?我看你都捣鼓半天了,也不让我进厨房。”厨房的门外传来了桥本奈奈未的声音。

“娜娜敏,”

萤看了看手里不成样还非常苦涩的巧克力,想了想还是把厨房门打开,让桥本走了进来,

“我是在准备情人节的义理巧克力啦,如你所见,完全做不出来……”

桥本瞧着萤丧气低着头的样子,又瞧了一眼一塌糊涂的桌面,非常疑惑,

“萤你不会做甜点吗?明明平常的料理做的非常完美。”

“嗯……”萤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纤细的手指挠了挠侧脸,点了点头。

虽然她没有发现手指上还沾着巧克力,这样的动作就导致萤在桥本的面前变成了一只大花猫。

“噗,”本来就喜欢‘幸灾乐祸’的桥本直接笑了出来,这样狼狈的萤可是非常罕见的。

“娜娜敏,我也不知道我在甜点上的天赋这么差啊,这还是我第一次做巧克力这样的甜点……”

以为桥本是因为被她搞的乱七八糟的厨房才笑出来的萤,慌张的把桥本推出厨房,虽然桥本在萤要来推她的时候就主动走出去了。萤还没等桥本开口解释,又下意识用沾满巧克力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这下好了,花猫直接进化成鬼脸。

“哈哈哈哈——”

桥本没忍住笑的更欢了,笑到直接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娜娜敏你真是———我做出来的巧克力你以后都没你的份啦!而且我绝对会做出让你想吃却后悔吃不到的手工巧克力的!”

萤羞恼着一把关上厨房的门,全身心的投入到制作巧克力当中,甚至于晚上桥本想要吃晚饭的时候也没有打开厨房。被误解的桥本看着紧闭的厨房,只能无奈的选择了泡面。

…………

第二天就是情人节,熬了一整夜没有睡的萤终于把要送的巧克力做好了,把做好的巧克力分别装到之前买的礼品盒里后,萤顶着一双大大的黑眼圈松了一口气,

“总算完成了,哈——”

又打了一个哈欠,萤拿起一旁的装满咖啡的水杯咕嘟咕嘟喝下大半杯。

她之前定制了相熟成员的卡通版外形模具,为了保持自己亲手做的巧克力是独一无二的。所以除了巧克力的口感之外她还要兼顾巧克力的外形,因此现在能完美收工她已经非常满足了。

……

巧克力在情人节被赋予特殊的意义,尤其是在日本。现在的日本情人节除了情人之间互赠的被称为“本命巧克力”的巧克力之外,还有同事、亲友之间互赠的“义理巧克力”,以及派生出来的女性之间互相赠送的“友人巧克力”。

送巧克力,不仅可以成全情侣,同时也在亲友之间、同事之间、同学之间,甚至是男人与男人之间,女性与女性之间都架起了一座由巧克力构建而成的甜蜜蜜的友谊桥梁,让人们在甜美中感受友谊、感受亲情的同时还能在潜意识里增强团队精神、集体意识。

…………

萤今天抛下桥本早早的就去了公司,当然有给桥本留下一份早餐。昨天的事情萤还是记得的,她可不会就这样轻易原谅娜娜敏。

“早上好麦麦,这个给你,”萤对着来到的深川麻衣打了个招呼,将属于深川麻衣的那一份巧克力送了出去。

“啊,阿里嘎多,萤酱,”深川惊喜的接过萤递过来的礼品盒,她都没想到萤居然会给她准备巧克力。

在深川接过巧克力的时候,萤的背后突然跳出一只生田。

“唉,这是什么?”

生田绘梨花趴在萤的背后好奇的盯着深川手里的礼品盒。

“是义理巧克力哦,是感谢麦麦一直以来温柔照顾我和大家的礼物。”

萤摸了摸生田的小脑袋,勾起嘴角笑着说道,

“当然,也有一库酱的哦。”

“唉,真的吗,让我康康~”

“给你,同样是义理巧克力哦。”

萤从包里取出黄色的礼品盒递到了看起来就迫不及待的生田手里。

“哇,我可以现在就拆开吃吗?”

生田期待的捧着礼品盒,闪亮的大眼睛渴望的盯着萤看。

“当然没问题。”

“太棒了~”

生田熟练的拆开精致礼品盒上面的绸带,在萤期待的注视下,将盒子打开,

“哇,这个模型,是我嘛?!”

生田惊喜的看着礼品盒里装着的卡通人物形状巧克力,一双眼眸闪闪发光。巧克力上面那个眉眼和发型,让她能够清楚的明白这是她自己的卡通人物形象。

“当然,喜欢吗?喜欢也要及时吃掉哦,不然可是会化的~”

萤欣慰的看着生田喜悦的反应,这是对她最好的奖励。

…………

旁晚,萤带来的巧克力已经全部送到了对应的成员那里。

萤看着已经空荡荡的保温袋,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准备背上包回家。只是刚走出休息室的门,她的衣角就被人从身后拽住。

“麻衣样?怎么了吗?”

萤转过头,诧异的发现来人居然是白石麻衣,她还以为是娜酱或者一库酱呢。

“那个,萤,能跟我去个地方吗,”

此时的白石麻衣脸颊微红,身体微微颤抖,看起来不仅像在娇羞,还格外的有女人味。萤,应该不会拒绝吧……

“?没问题的麻衣样。”

萤挑了挑眉毛,觉得有诈,没想到上次的事情麻衣样居然记到了现在……没办法,先看看是到底是什么情况吧。

白石见萤毫不犹豫的同意后,眼底闪过一丝喜意,高兴的伸出手拉住萤的胳膊,带着她走出休息室。

萤跟随白石来到一个死角,然后白石转过身和一脸困惑的萤对视着。白石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会,还是将手伸进自己肩膀上带着的包里。

萤的视线注意到了白石这个动作,眼瞳不受控制的瞪大,包里面是什么?在白石掏出那个东西的瞬间,萤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是给你的……萤,情人节快乐。”

“?”

萤瞧着递到自己面前的礼品盒,有些傻眼,就这?就为了送巧克力所以把我叫出来?为什么不在休息室直接给我啊。

“嗯……谢谢你麻衣样,我很开心。”

虽然脑海里正不合时宜的吐槽,但收到别人的礼物,萤自然会觉得很开心。

“……”

“麻衣样?”

萤正要接过巧克力,却发现巧克力的另一端被白石牢牢抓住。这难道就是麻衣样的捉弄吗?想看我不一样的反应?萤想了想,还是决定顺着白石的想法来。她自认为的想法。

“麻衣样,我很高兴,这还是我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的巧克力……”

萤挤出几滴眼泪,营造出泪眼朦胧的感觉,假装很激动的往白石面前走了几步,然后主动的抱住了白石麻衣。

“啊……”

本来还在出神的白石被萤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虽然她并没有推开萤,但她拿着巧克力的手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愣愣的感受着萤温暖的怀抱,白石终于闻到了桥本她们口中的青草香味,是在萤的脖子附近,好香的味道……不对,我不是来说这个的。

白石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轻轻推开萤。离开那个温暖的怀抱,白石有些依依不舍。

“萤,这个巧克力,是我亲手做的,”

“唉,真的吗?麻衣样好厉害,我会好好品尝的。”

萤正要再次接过白石手里的巧克力,但又一次被阻拦了。

“?”

“萤,你知道这个巧克力是什么意思吗?”

“唉?”

萤对上白石麻衣闪烁着流光的眼睛,两人之间的空气突然安静下来……窗外的光线照射着两人的身影,却不知为何出现了一丝重合。

…………

…………

“欢迎回来,萤,怎么这么晚?”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桥本听到开门声,伸长脖子对着玄关问候了一句。

“……”

萤飘浮着进入屋子,没有听见桥本的问候,只是木然的打开卧室然后关上门。

“这是……发生了事情吗?怎么看起来失魂落魄的?我还想谢谢她送的巧克力呢。”

桥本拿着手里的绿色礼品盒,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看着萤紧闭的卧室门。

躺在床上的萤望着贴满星辰图案的天花板出神……麻衣样是在开玩笑吗?可是这样的玩笑……是不是太亲密了些?两个女生之间开这样的玩笑到底是什么意思?

另一边回到家的白石麻衣也是直冲冲的跑进卧室,用被子把自己直接罩住,把所有的情绪都埋在了被子下面。

白石麻衣在黑乎乎的被子里面闭着眼睛回忆起来。是什么时候对萤产生不一样的想法的呢……这种事情,她也不知道,只是自从上次在广岛的时候,看到萤自信的好像在发光一样的身影,心里那种对萤喜欢的感觉,就在她的心里不停悸动。

她知道不止一个人窥视萤,所以她想抓住先机……至于之后的结果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她并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现在不会后悔做出这样的选择。既然喜欢,就要主动,哪怕会被拒绝也没关系,因为不主动永远都不会有机会……

只是两人不知道的是,那个时候,其实还有另一个人跟在白石后面。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