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隐瞒

在选拔结束的时候,士大夫通知会放一个星期的假期。除了桥本和几个离家较远的成员没有回去,其他成员都回家了。

所以这一天,萤在做完早餐又留了张便签给娜娜敏后,就独自一人早早的出门了。

她已经预约好了一位心理医生。

预约时间是上午9点,等萤打车到达的时候是8点45,还要等一会,萤坐在门口的椅子上默默的发着呆等待着。

这里等待的人并不少,里面有很多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的年轻人。

但是每当萤无意识的视线聚焦在他们身上时,他们都会下意识的抖动身体……

胡思乱想的一会便轮到她了。

萤推门走了进去,里面只有一个医生在,上一个咨询者已经离开了。

医生是一位看上去介于成熟与青春之间的大姐姐,但萤的记忆却忽然闪现一个信息,面前的这位大姐姐已经结婚生子了,比她看起来的年龄还要大一些。

“好久不见,”

正当萤疑惑为什么自己会知道关于这位医生的信息时,医生却抬起头,温柔的笑着朝她打了个招呼,

“额……嗯。”我认识她吗?那为什么我不记得了?萤不动声色的回应着医生,脑海搜索着关于医生的信息,可最终一无所获,她真的没有关于医生的记忆。

“见了这么多次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紧张。”医生的语气很温和,带着点熟练,这让萤更加诧异,她和医生见过很多次吗?

萤微微笑了一下,她想说些什么,却仿佛有什么堵在她的喉咙里,让她无法出声,最后只是嘴唇轻轻动了动。

“你已经四个月没来我这里了……药还在吃吗?”

医生回忆着和少女之间的事情,少女上一次来是8月的事情,她给少女开了最新的抗抑郁药,医生无法开解少女的心结,因为少女身上存在太多的问题,所以只能叮嘱少女吃药的同时,自我缓解。但没想那次过后少女就再也没来过了。

医生当然很担心少女出现什么意外,可她毕竟只是一个心理医生,无法过多干涉患者的个人生活。

萤摇了摇头,她连医生都不记得了,又怎么会记得自己需要吃药呢。

“……”医生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

“最近感觉怎么样?”

“我……”萤将自己的情绪变化告诉了医生,现在她最关注的还是怎么缓解自己的极端情绪。

她现在很难受,一面想和大家好好相处,一面却对所有事物都失去了兴趣。

“看起来你的症状比之前好,但又比之前更严重了,”医生皱着眉头,说着让萤不明所以的话。

“嗯?”

“你这种情况应该是……(解释)”

“……”听着医生的判断,萤沉默不语,最后认真的看着医生,

“我该怎么缓解。”

“……考虑到你个人的意愿,我觉得最初还是药物治疗配合你个人的舒缓的效果最有用。”当然,如果你的亲友可以帮助你最好,不过你肯定不愿意告诉她们吧。医生低下头,开始写药单,

“之后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来我这里,我也会尽可能的帮助你。”

医生把单子递给了萤,温和的笑着。

“谢谢你,医生。”

……

等萤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

萤用钥匙打开门,放在桌子上的早餐已经不见了,应该是娜娜敏吃完后把碗洗好放回了碗柜。

“萤?你回来了?”

正在书房的桥本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放下手里的书走了出来。

“嗯。娜娜敏,我买了你喜欢的菜,我去做饭,你先在书房等我一会吧~”

萤朝桥本举了举手里装满蔬菜和肉的购物袋,就走向厨房。

“不了,我也来帮你做饭,两个人快一点。”

桥本疑惑的看了萤的背影一眼,然后跟在萤的后面同样走进厨房。感觉萤今天有点奇怪?是错觉吗?

“萤,你打算做些什么?”桥本看着被萤随意放置在地上的购物袋,里面蔬菜种类很多,

“莫非这么多菜你都要做吗?我今天难道可以一饱口福了?”

“娜娜敏不用管那个,要洗的菜我已经放在水池里了。”背对着桥本的萤正默默的切着菜,听到桥本的玩笑话,下意识回道。

“?”桥本被萤冷淡的回复吓了一跳,怎么回事,这种语气?难道出去一趟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以至于心情变差了吗?那也不对劲……桥本盯着萤的背影陷入沉思。

没听到声音的萤转过身,疑惑的瞥了一眼后,就发现桥本正发着呆。

“怎么了?”

萤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转回头继续切着菜,关问了一句,很短,语气也很淡。

“……”绝对出了什么事情,不然怎么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

桥本忽然想起了最初的时候,明明萤是一个特别冷漠的人,却一天之间就变得热情了起来……

真是的,为什么我当时没有察觉到不对呢?桥本苦恼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但她也不想想之前她们两个都关系能不能让她这么关注。

虽然确定了萤现在的状态一定有问题,但桥本非常纠结,她担心自己如果直接和萤扯明白,会不会伤害到萤。而且万一萤本来想隐瞒自己呢……

“萤,你今天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桥本最后还是决定委婉的试探一下萤的态度,如果萤告诉她了,她一定会尽可能的帮助她,如果萤隐瞒她……

“……”

萤听到桥本话有些愣神,随后转过身看着桥本,表情黯淡,

“是。”

“唉,”桥本也愣住了,没想到萤会这么直白告诉她。

“其实从昨天起,我以后就只能一个人生活了……”

“……”

厨房一瞬间就静默下来,两人默默对视着,最后还是桥本先撇过头,

“对不起萤,我不知道……”

“没关系的娜娜敏,这很正常,生老病死罢了,而且我不应该,”

“不,”桥本打断了萤将要说出口的话,

“不要这么说,是我不应该提起这个……萤,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和大家,你并不是一个人。”

“娜娜敏……”萤眼神复杂的看着桥本,

我……

“嗯,我明白了,不过好像午饭时间又要晚点了呢,”

瞧着被她切的七零八落的蔬菜,萤无奈的笑了笑,刚刚一直都不在状态,没想到连切菜都切成这样了。

“没关系,能吃到饭就可以了,我也来帮萤切菜吧。”

“嗯。”

厨房又恢复了应有的热闹,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毕竟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