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欲解此祸,需靠……

陆云初不久待会,立刻跑了出去,在外面守着,防止有人捣乱。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呼……”陆云初在门外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还好没事,不然……”

这时候,喝了醒酒汤的戈沧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一脸焦急:“怎么样,怎么样?”

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

幸亏大侄子给了他一碗醒酒汤,不然他就罪过了。

陆云初将刚刚山洞内发生的情况告诉戈沧,同时征询戈沧的意见。

戈沧:“老朽进入看一看。”

山洞内,

裴承湛掀了掀眼皮,狠戾的气息摄人心魄,他在于体内的神秘力量抗争。

金蚕蛊吸完血之后,就晕乎乎的睡下,似乎在消化今日的食物。

而气运珠则盘旋在裴承湛的头顶,黑气越吸越多,珠身不断变黑,然后自己精化变白,又重新一轮吸收黑气。

戈沧进入山洞,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还如何是好。

而裴承湛身上的黑气似乎明白自己不能待在他的体内,所以跑出来,想要扎入戈沧的体内,寻找他做下一任寄体。

一团黑气猛然冲向戈沧。

“救命啊!”

戈沧大惊失色,赶紧两头跑,不让这个怪东西附体。

“裴公子,陆姑娘,”戈沧急得眼泪都要哭出来,“快救一救我啊,把这个怪东西给弄走!”

丑不拉几的,还很邪门。

“什么?!”门外的陆云初听到戈沧的救命喊声,赶紧跑了过来,看见一团黑气在追着戈沧,开口道,“什么丑东西?”

黑气似乎还有脾气,听到陆云初骂它丑东西,又是一转,跑到陆云初那边去。

陆云初被一股力量压制,完全动弹不得。

“糟糕!”陆云初惊叹一声。

裴承湛迅速起身,把陆云初抱在怀里,并且不转身,将她护再身后。

迫于无奈,黑气又重新钻进他的体内。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裴承湛冷笑一声,不紧不慢的运气,将它逼迫出来。

裴承湛将体内的神秘力量彻底压制。

他用内力将那一团黑气逼到掌心,掌心渐渐出现了一个犹如蝙蝠形状的黑气,而且渐渐转化为实体。

蝙蝠黑气拼命挣扎,但逃不出裴承湛的手中心。

陆云初双眼放光,竖起大拇指:“厉害!”

显然某人完全忘记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幕。

裴承湛:“……”

不亏是你。

——

王府内。

陆仙韵跟随着裴修的心腹回到王府,以王爷救命恩人自居,留在裴修齐的身旁贴身照顾。

他系统的提示中得知,方才赶来帮助太子就是陆云初。

“系统,”陆仙韵嘴角抑制不住笑意,满脸得意,“你说,陆云初和裴承湛掉入悬崖还有生还的机会吗?”

悬崖是突然出现的,他们猛然掉进去,看来,连老天都看他们不过眼。

最好让他们摔死,永远都不要回来。

系统化为小孩的人形的状态,它紧紧地拧住眉头,冰冷冷道:

“宿主,你不要高兴太早。

男主和女主都是身负大气运之人,他们没有那么容易死。

哪怕男主身上的气运被剥夺一部分,但还是天道地宠儿,我们不能将他们怎么样。

你现在不应该高兴太早,反而是应该担忧。

悬崖底下被一股外力阻挡,我并不能探测出里面有什么。

这对于男主和女主来讲,或许是一次机遇……”

系统并没有放心,反而隐隐有些担忧,它总觉得有一些事情总是脱离它的掌控。

男主裴承湛身上的黑气不仅仅是觋师戈呼的蛊术搞的鬼,还有它的参与。

它趁着男主微弱之时,把黑运珠放到他的体内,为的就是吸收他体内的真龙之气。

“什么?”陆仙韵大吃一惊,把桌子上的茶具给推倒在地上,面目扭曲,“他们凭什么有这些机遇?凭什么好处都让他们占尽?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既然让她穿进这一本书,而且还有系统的加持,那她就是最有气运之人。

她,才是天道的宠儿。

陆云初只不过是小小的女配,凭什么能够越过她得道更好的东西?

不可以!

“系统,”陆仙韵渐渐冷静下来,眉眼里带着一丝傲气,

“你帮我查一查,陆云初现在在哪里,有没有死?

如果没有死的话,给我探测到她在哪里,我要抢先一步夺走她的机遇。

她所有的东西,都应该是属于我的,我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所有的人都应该围着我转!”

她陆云初算什么东西?

就凭她也配和她争?

陆仙韵渐渐进入‘疯魔’的状态……

“宿主,”系统将她的反常看在眼里,但并不打算提醒,反而道,“我身上的能量不足,需要你的帮助。”

嫉妒、愤怒,越糟糕的情绪越好……

“那你想怎么做?”陆仙韵不耐烦道。

系统循循善诱:“我需要吸收你身上的能量为我所用,然后才能进一步确定他们的位置,从而给你提供最佳的方案。”

“又要吸收我的能量?那你吸收的是什么能量?”陆仙韵皱眉,反问道。

系统不做回答。

“算了算了,”陆仙韵等得不耐烦,摆手,开口道,“你快点,我要立刻知道!”

不过是一点能量,要用就拿去吧。

系统跟她是一条船上的人,应该不敢也不会坑她。

“好。”

人形系统在陆仙韵看不到的地方露出诡异一笑,似乎在谋划着什么。

【叮咚!】

【转移能量中——】

顷刻间,陆仙韵感觉心里沉甸甸的,似乎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暴躁的情绪,越来越嫉妒的情绪。

猛然间,人形系统窜进陆仙韵的脑海里,说出了一系列混乱的语音:

【警告!警告!】

【系统遭受不明力量攻击!】

【系统能量被吸收压制!】

【正在试图反抗……】

【滴!滴!滴!】

【系统陷入休眠模式——】

陆仙韵的耳边响起一连串的系统音,本来冰冷无情的系统这次仿佛遇到了大事情,声音急促且焦急。

“系统,你怎么了?”陆仙韵心底疑惑,感觉出了大事,着急得问道,

“你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还是说,男主和女主并没有死?

你要是检测不到就不要检测,可不要因小失大,从而导致你的内部零件坏掉啊!”

陆仙韵替系统着急的同时,更是怒骂系统的没用,连探测一下位置都做不到。

系统并没有回应她。

一时间,陆仙韵慌乱不已,她和系统从来就没有失联过……

——

巫蛊族的祠堂内,大家聚在一起讨论,讨论族内出入口渐渐消失的问题。

同一时刻,还有一件重要的大事,就是出入口周围的治愈渐渐枯萎……

所有不幸的事情全都聚在一起。

“我跟你们说,刚刚出现了惊险的一幕,所有的植物迅速都枯萎。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竟然不会动了,也不回再冒出黑气,似乎被控制了一样……”

三角脸一脸神秘兮兮,诉说着他刚刚经历的奇闻。

“对对对,我也发现了,现在所有的植物都没有枯萎,但是已经枯萎的植物还是散发黑气。

但是,还有巫蛊族的出口和入口还是在不断缩小,现在啊,连塞一个人都挺困难了……”

另外一人附和道。

几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从他们的口中,裴承湛了解了事情的大概。

并且掌握一些规律。

其中一点便是,这些枯萎的植物都犹如被控制一般,不会再把黑气传染给其他植物。

但是,它本身的黑气并不会消散。

“裴承湛,”陆云初想到了一个问题,扯了扯裴承湛的衣袖,

“你身上的气运珠应该能控制这些黑气。

我刚刚发现,这些植物体内散发的黑气如出一辙。

我们,或许可以试一试用这个办法!”

陆云初摸了摸下巴,看着手中枯萎地向日葵,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

“可以一试。”裴承湛颔首,赞同陆云初的说法。

“我回来啦!”

戈贝贝登场,大喊一声。

众人:“……”

来人,把这个逗比给拉走。

他们不认识。

“戈贝贝,”陆云初拍了拍戈贝贝的肩膀,给了他一记刀子眼,“你很闲?”

“没有,”戈贝贝赶紧摇头,一脸兴奋,“我找到了解决我们族百年大难题的办法。”

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又出门寻找那位疯疯癫癫的老头。

结果,人还是没有找到。

但是他留下了一封书信,书信里写着能够解决难题的办法。

戈贝贝满脸兴奋的简单解释了一通,然后拿出信,交到了戈沧的手中。

戈沧接过信,有一丝激动的打开。

戈沧看了几眼:“……”

戈贝贝一脸疑惑,自家叔叔怎么露出这种表情,一把把信给拿过来,自己看,最终呆愣在原地。

信里写了一行字:“欲解此祸,需靠自己。”

戈贝贝:“……”

这是逗他呢?

沉默了良久,陆云初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戈贝贝,你仔细想一想,他有没有给你一些提示。比如说解决这场灾祸需要用到什么工具,需要怎么做?”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