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捏扁人参果

他体内的黑气也就是“蛊”在作怪。

陆云初眨了眨杏眼:“为什么?”

难道是已经解了?

|ू•ૅω•́)ᵎᵎᵎ

“我已经找到方法。”裴承湛看着陆云初脖子上挂着的金蚕蛊,不缓不急道,“从那本至尊蛊术之中。不过,尚且要试验一番。”

“哈?”陆云初挠了挠脸,疑惑道,“你自己找到办法啦?!”

这也太逆天了吧?

看两眼就能学会,这本领给她好不好?

裴承湛嘴角勾起,负手道:“也没什么,就是养病的时候无聊,看多了几眼蛊术,然后加上至尊蛊术录的分析,掌握了一些窍门。”

陆云初:“……”

老凡尔赛。

羡慕嫉妒恨。

一旁的戈沧悄咪咪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戈沧:“……”

所以,他正准备和陆云初通过医治裴承湛身上的黑气从而谈条件的计划泡汤了?

想当初他可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学习蛊术。

这人竟然几天就学会了?

人比人,气死人。

戈沧皱着眉头,开口问出了自己的疑惑:“陆公子,老朽还有一事不明白。”

从最开始的呼贝人潜伏于此,到去徐丽谷采摘人参果,而后找到巫蛊族宝贝至尊蛊录,再到现在将叛徒和奸细一网打尽。

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布局,引诱敌人一步步深入,掉入陷阱而不自知。

“请说。”裴承湛嘴角勾起,不缓不急道。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布局?”戈沧面容严肃,眼底闪过一丝佩服和忌惮。

陆云初把脑袋凑过来,也很好奇。

她们明明就是意外掉入悬崖,结果却因祸得福,毒也解了,消灭黑气也有了着落,更是拿到了成精的人参果。

桩桩件件,似乎又条理清晰的布局,将敌人一步一步击垮。

“未曾布局。”裴承湛慵懒的调整一下姿势,缓缓坐下来,喝了一口茶,“都是巧合。”

戈沧:“……”

他不信!

陆云初:“……”

好吧,还以为他老谋深算,早早就开始谋划,结果都是巧合。

细细想来,除了引诱呼贝人自投罗网这件事是他们谋划的,其他的都是意外。

不管发呆的戈沧,裴承湛牵起陆云初的手,离开了祠堂。

“云初,下次不要为我冒险,我…舍不得。”裴承湛嘴角噙着温柔的笑容,耳根泛红,有一丝不自在。

“你……”陆云初一惊,抬头看向裴承湛。

内心隐约有一丝猜测,但很快被她否认掉。

——他他他,他干嘛!

——难道,难道毒没清理干净,所以脑袋昏昏沉沉的?

“云初,”裴承湛用手挽起陆云初细碎的发丝,柔声道,“我……”

我心悦于你。

“好闷呀,好闷呀!”犹如一张薄纸的人参果突然膨胀起来,小手和小脚也行动自如,微微打开,迫不及待从裴承湛的胸口出透气。

人参果双眼布满惊喜,卡在陆云初和裴承湛中间:“你们凑那么近干嘛?”

难道不闷吗?

陆云初:“……”

裴承湛:“……”

裴承湛阴沉着脸,想把这个捣蛋的人参果给捏扁。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