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禁术

“滚蛋!”

“竟然让他们跑了!”

村民们吐了几口唾液,愤愤不平,火冒三丈。

一刻钟后,在宗族的祠堂内,扣押着一群人。

他们被堵住楼,眼眶里布满泪水,一动都不敢动。

“好,”戈沧面容严肃,但紧握住拐杖的手暴露出他此刻的心情,“你们好得很!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他看着会在宗族祠堂的人,一阵心寒。

“族长…族长……我们只是一时鬼迷心窍,着了别人的道,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族长,都是他们…都是他们逼迫我们的啊……”

跪在祠堂的叛徒,一把鼻涕一把泪,不断诉说自己的苦衷。

“呸!”一群人朝着叛徒吐唾液。

“他们怎么逼迫你们?是拿一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还是挟持了你的家人威胁你?都没有!

他们是威胁你了,他们拿黄金威胁你,让你痛哭流涕,让你迫不得已。”

三角脸手叉着腰,破口大骂。

众人:……

还挺有道理。

“背叛宗族者一律梳洗。”

戈沧面色凝重,不再废话,叛徒被拖了下去。

“梳洗?”陆云初眨了眨杏眼,小声嘀咕道。

“根据古籍记载,梳洗是巫蛊族一种刑罚。”裴承湛遮掩了漆黑的瞳仁里的厉光,不缓不急道,“它指的是用铁刷子把人身上的肉一下一下地抓梳下来,直至肉尽骨露,最终咽气。”(来自百度)

陆云初汗毛竖起,搓了搓手。

好可怕(இдஇ; )

“不要!”其中一名叛徒猛然挣脱绳子,企图逃跑,“我不要!”

没一会,就被众人按倒在地上。

这时候,从他的兜里滑出一个令牌。

“令牌,”陆云初伸手捡起来,没看懂其中的符号,转身递给了裴承湛,“给你。”

裴承湛接过令牌。

出入呼贝王朝的令牌?

收获颇大。

“你不是巫蛊族人,”裴承湛掀了掀唇角,眼底浮出一层寒冰,“潜伏于此仅仅为了人参果?”

贝呼奸细瞪大眼睛,沉默不语。

——他为何知道我不是巫蛊族人?明明的换脸术和模仿术高超,任何人都认不出来,包括此人的亲生父母。

——绝对不能告诉他,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寻找时空门。

裴承湛微眯着眼睛,暗自琢磨:“时空门?”

“我……”呼贝奸细未曾说话,就口吐白沫,浑身抽筋。

裴承湛阴鸷的眸子中划过狠戾。

操魂术?

民间禁术,操控人的魂魄,若是失控,此人将发疯癫狂。

曾有人用过这一法术祸害他人,最终受到反噬,祸连三代,甚至影响国之命脉。

“快快快,”戈沧一拐杖锤地,“把他给我抬走!”

显然,戈沧毫不知情,并没有认出这是操魂术。

陆云初眨了眨杏眼,扯了扯裴承湛的袖子,小声叮嘱:

“等所有的事情弄完,我们就可以松一口气啦。

不过,你身上的毒是解了,但体内蛊还没解呢。

咱们待会再问一问,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不必。”裴承湛嘴角噙着温柔的笑容,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