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心上人(加更)

阿力眼底全是惊恐的神色,想要脱口而问:“你不是毒气侵体吗?为什么还有如此强大的能力?”

可惜,他被点住了哑穴,问不了。

裴承湛冷眼环顾一圈,知道屋子外面都布满了人。

他一把将阿力打晕。

随后慢条斯理地将扒开阿力的衣服,套到自己的身上。

再把人丢到床上,佯装成已经熟睡的模样。

期间,他的手慢慢运功,手掌渐渐散发白气。

巴掌轻轻地佛过阿力的脸。

顷刻间,‘裴承湛’面色苍白,呼吸轻盈地躺在床上。

‘阿力’则慢条斯理地拿着药罐,推开门,走了出去。

“阿力,里面的人喝药了吗?族长交代,一定要看着他喝下去。

听说啊,这药罐里加了软骨散,不管内力多深厚的人,只要一喝下去,不出一个时辰,便会彻底成为废物。

啧啧啧,族长也真是够毒的。前几天刚答应帮陆姑娘救治他的心上人,人家前脚刚走,后脚就干这缺德事……”

三角脸一把拉住“阿力”,巴拉巴拉地讲了一大推。

他是族长的亲戚,平时惯会偷懒,也会打听一些小道消息。

偶尔有一些话唠,但由于族长纵容,别人奈何不了他。

裴承湛面无表情,轻轻一拍,把三角脸的手拍开。

心上人?

裴承湛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一闪而过。

“陆云初进徐丽谷多久了?我有些忘记了。

也不知道谷口有没有人把守,要是让她跑出来该怎么办?

我有些不放心,还是想去看一看。”

裴承湛与三角脸渐渐离开,趁着周围的人都不在,他不经意间问道。

三角脸大大咧咧,也没有发现眼前的人有什么不对劲,直接开口道:

“瞧你这记性,这不是进去两个时辰了吗?

你放心好了,陆云初出不了徐丽谷的,她一进去,族长就吩咐人把唯一的入口关了。是生是死,只能听天由命咯!”

唉,一个小姑娘,还是挺可惜的。

族长大伯那个多变的性子,他也搞不懂,也不敢吱声。

裴承湛微微掀了掀眼皮,继续打探:“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入口吗?”

陆云初,再等一等我。

他从古籍上了解过,徐丽谷确实有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的人参果。

但进去的人,从未活着出来过。

他要立刻赶过去,不然……

“哟?”三角脸警惕地看向四周,附身过去,“你咋知道有其他的通道?难道是他也偷听到后山牛棚里藏了另一个人入口?”

不应该啊,当时明明就他不小心听到族长和黑衣人的谈话,他不应该知道才对啊!

吓得他提心吊胆好几天,幸亏他机智,没被人发现偷听。

后山牛棚?

“后山牛棚在哪里?”裴承湛顺着他的话问道。

“不是就在隔壁吗?”三角脸指了指裴承湛院子不远处的牛棚,嘀咕道,“你今天咋回事,怎么感觉怪怪的?”

裴承湛颔首,掀了掀眼皮,抬脚向后山走去。

留下一脸懵·三角脸:?????

这人今天咋回事?

他正准备追过去问一问,满足自己八卦的小心灵。

“看啥呢?”一名族人提着一壶酒,朝三角脸晃了晃,“走,喝酒去!”

三角脸瞬间将“阿力”的反常抛诸脑后,戳戳手,跟着酒一起走了。

后山牛棚。

周围并没有人把守,只有几头牛在吃草。

裴承湛环顾四周,观察周围的环境,寻找着不同之处。

几头牛恰好成群出去。

裴承湛发现牛棚墙上有一个记号,是一个‘虎’字。

难道这是陆云初曾说过的虎符号?

他走上前,轻轻一按。

牛棚墙渐渐打开一条细缝,刚刚好可以塞得下一个人。

“阿力,你在干什么?”身后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

裴承湛不理会他,准备直接进入。

“铛铛——”

一把斧头劈过来。

裴承湛面无表情,立刻使出天神刀,把斧头甩走。

“你不是阿力,你到底是谁?”火山头立刻反应过来,大声问道。

一时间,来了一群人与裴承湛对抗。

裴承湛掀了掀眼皮:“与你们何干?”

知道眼前的人不好对付,他们摆了一个五人阵,一人叠着一人,形成一个加大版的‘铁人’。

裴承湛天神刀一挥,五人阵支撑不住,通通倒地。

“嗷呜——”

从牛棚打开的门里,传来猛虎的狂叫声,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陆云初!”裴承湛阴鸷的眸子中划过担忧。

“拦住他!”

趁着裴承湛分心,五人阵迅速调整位置,将裴承湛团团围住,上下左右,纷纷出击。

牛棚的门渐渐闭合……

裴承湛整个人的气场骤然改变,犹如地狱地罗刹一般。

“挡我者,死!”

刹那,一刀劈下去,闪出耀眼红光,直逼将他围住的五人阵。

“噗……”

几人纷纷吐血倒地。

裴承湛掀了掀眼皮,眼底浮出一层寒冰,径直走进徐丽谷。

他浑身冒着黑气,犹如地狱勾人魂魄的使者,让人望而生畏。

“快!”其中一人眼睁睁得看着‘阿力’走进徐丽谷,抖抖索索地从地上爬起来,“我们要去通知族长!”

徐丽谷内。

裴承湛手提天神刀,循着猛虎狂叫的方向走去。

他有预感,陆云初就是在那个方向。

裴承湛加快步伐,眼底划过深深地担忧。

“嗷呜——”

又是一阵猛虎狂暴的叫声,比之前更加猛烈和凶狠。

裴承湛提刀迅速跑过去。

“陆云初!”

恍惚间抬头,裴承湛看见林间一个熟悉的背影,着急地叫唤出声。

小姑娘一回头,瞧见她晕红的杏仁小脸,一双闪烁如星的眸子,柔软的披肩发,宛若掉入凡间的小仙女。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她的身后是一只猛虎。

一头吊睛白额大虎蹿上她的身后,这大虎高壮如牛,额头上是一个大大的“王”字,尽显王者风范。

“裴承湛?”陆云初眨了眨杏眼,满脸惊喜。

渐渐走近,裴承湛眼尖的发现陆云初身上的裙摆有血迹。

一大片血染红了裙摆,也刺进了裴承湛的心。

“你敢伤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