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一字一句记在心

裴承湛嘴角上扬,不紧不慢的向林里深处走过去。

一刻钟后,裴承湛手里便提着两只野鸡,并且已经清理赶紧。

他从腰间取下水囊,朝着陆云初道:“我刚刚发现了一弯湖,打了一些清水,你要喝吗?”

“要!”陆云初点点头,一把接过水囊,拧开盖子就喝了起来。

看着她毫不避讳喝水的动作,裴承湛耳根泛红。

他刚刚也喝了水囊的水,他们喝同一个地方,算不算是……

赶紧摇摇脑袋,他在想什么呢?

裴承湛熟练地架起架子,把烤鸡放在火上烤。

火光闪闪,照着他俊俏的脸庞。

陆云初双手拖着下巴,认真的看着裴承湛,眨了眨杏眼:

“动作熟练,看来裴承湛对野外生活很有经验啊!

本来还打算秀一把自己的厨艺的,现在看来是免了。

不过,当躺平的咸鱼还是挺舒服的……”

“要加调料吗?”裴承湛幽深如墨的眸子看向陆云初,询问道。

“要要要!”陆云初暗自搓搓手,笑眯眯道,“不过,你怎么随身携带这些东西,水囊啊,调料啊……我还以为你会直接给下属带呢。”

这简直就是行走的旅行包啊!

“习惯了。”裴承湛遮掩了漆黑的瞳仁里的厉光,淡淡道。

习惯了?

陆云初渐渐领悟,他这是遇到的暗杀太多了,就像家常便饭一样,所以随身携带这些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嗯,一股心酸的情绪弥漫在心头。

太子作为储君,象征着极大的荣誉和权利,是众皇子一致的敌人。

由此,极易引发宫廷权利争斗。

同时,太子和皇帝之间的关系极其复杂矛盾。

一方面,皇帝需要有继承人,但继承人的存在又会对皇权构成一定威胁,皇帝会心存防备。

由于皇太子有极大权力,稍有不慎便会被人抓住把柄甚至是诬陷,和皇帝造成冲突,从而导致被废或被杀。

如履薄冰,谨言慎行,步步为营。

“没事,”陆云初眨了眨杏眼,拍了拍裴承湛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以后你还有我,我会护着你,把你身边的坏人都打跑!”

期间,陆云初还挥了挥的拳头,满脸坚定。

“好。孤记下这句话。”裴承湛轻笑,嘴角噙着温柔的笑容。

从前也有人说要保护他,但当真的遇到危险的时候,却第一个逃跑。

但,她陆云初却是特殊的存在。

每当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她总是能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并且毫不畏惧,与他并肩作战。

甚至是把他护在身后。

他,信她。

希望陆云初不要让他失望才好。

“裴承湛,”陆云初不知何时已经跑到裴承湛的跟前,朝着他挥挥手,“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

由于相处下来,陆云初性子渐渐变大,连殿下的称呼都免了,直接叫起了名字。

“我在听着,记住你今日说的话……”裴承湛微微掀了掀唇角,不紧不慢道。

他一字一句记在心中。

“当然!”陆云初眨了眨杏眼,笑眯眯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