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农家乐?

林纾瑜处理完五只鸡,感觉跟做了一台手术一样!

越想越气,林纾瑜抬头看到顾峥海,眯了眯眼,冷淡的问着他:“柳公子自己带厨子了么?”

顾峥海吞了吞口水,心里感到莫名的压力。

顾峥海:“我去问问。”然后赶紧逃离这修罗场!

冬河:“瑜姐,剩下的我来就好,你去歇会儿。”

好嘛,更生气了怎么办?

林纾瑜转身坐在了饭桌边,把柜子拿出来的零食拿在手里吃着。

顾峥海很快就下来了,后面还带着两个人。

顾峥海:“媳妇,这是柳公子带来的厨子。”

林纾瑜:“还真有啊,那感情好,快来,你们给柳公子做他的菜吧。

饭煮有,你们的菜也有,就是柳公子的需要自己单独煮。”

林纾瑜一点也不墨迹的指挥着宫里来的御厨。

那两御厨估计也得了命令不得桀骜生事,况且林纾瑜只是让他们给太子做菜。

所以两个御厨非常和气的开始询问着冬河厨房里的各种厨具在哪里。

人家御厨自己带了砧板刀具还有调料的,除了厨具,这简直是把宫里的御膳房都给搞来了。

“冒昧问一下两位,此行柳公子带了多少人来啊?”

这些东西,没个二三十人恐怕是搞不来的。

“回林大夫,此行我们一共来到您这有八人,还有二十人在镇上候命。”领头的御厨给林纾瑜解惑了。

“原来如此,人还真不少哈……”

自己家要不是新建的,预留的房间够多,估计都住不下你们这些个人……

有钱人任性!有权更任性╭(╯^╰)╮!

林纾瑜也不是没见过华国的高官们住院,那也算是个前呼后拥,保密工作也是做的很好的。

对此也是司空见惯,只要以后太子他能做个给百姓谋福祉的明君,自己救他确实是值得的。

更何况林纾瑜也做不到见死不救,都能来到这主动求医了,自己也会尽力而为。

林纾瑜:“你们忙,我去药房坐诊,开饭了叫我。”

前半句是跟冬河跟御厨们说的,后半句是跟顾峥海说的。

顾峥海见媳妇面色没那么难看,心里也是安心下来,累着谁也不能累着自家媳妇。

顾峥海:“放心去吧,好了我一会儿叫你。”

中午吃饭的时候,林纾瑜居然还吃上了御厨做的菜。

御厨也吃到了冬河做的饭菜,两边互相夸赞着对方做的饭菜好吃,彩虹屁是夸的人晕头转向。

林纾瑜夸御厨的厨艺,是想让他们把在这的伙食给全包了……

而御厨夸冬河的厨艺,是真的觉得冬河做的菜有特色,比自己做的好吃,想要配方。

冬河:“我以前不会做菜的,都是瑜姐给我菜谱教我做的。”

冬河大老实实话实说,御厨又转而夸起了林纾瑜。

林纾瑜:“两位喜欢这样的菜式我把菜谱给你们就是了,只不过这调料,有些你们可能没见过,不懂的再问我就是。”

林纾瑜还是很清楚这里的饮食水平的,能让御厨感兴趣的大概就是菜谱了。

“那就先多谢林大夫割爱赐教了!”

领头的御厨是个憨厚的小胖老头,在宫里能做到御厨的,除了专研菜式,大多也是人精跟对菜谱疯狂迷恋的。

这些菜谱对于林纾瑜来说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毕竟自己不靠这个挣钱。

但对于御厨来说,简直就像是得了不得了的宝贝。

因为在这些御厨身上,每个人身上拿手菜越多,能在御膳房站的脚跟越稳!

一时间,御厨因为太子吩咐不能惹事对林纾瑜的怨气好像都被“菜谱”两个字搞的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存在过。

“客气了客气了,今天我们准备的菜还算合你的胃口罢?如果柳公子身体好了些,也是可以吃一两口的。”

林纾瑜扭头看向主位上的夏明晔,还有他那两个埋头苦吃的侍卫,御厨和其他三个宫人在隔壁桌。

因为人太多,林纾瑜决定都在客厅吃,客厅的圆桌可以一次坐下二十人都没问题,但因为有夏明晔,还是分了两桌人来吃饭。

夏明晔:“非常好吃,多谢林大夫的款待。”夏明晔吃到宫保鸡丁的时候也是眼前一亮。

自己从来没吃过味道如此丰富的菜肴,按理说自己吃一个菜都是一筷子就停了,但这个好吃到自己吃了一口又一口,还比平时多吃了半碗饭。

“那就好,吃完饭你差人到药房那边拿我新配的药,接下来这七天就吃那个跟原来的药水就行。”林纾瑜跟夏明晔说着这几天的治疗计划。

“麻烦林大夫了,恒之娶了你真是有福气!”夏明晔由衷的赞叹着。

林纾瑜看着夏明晔,觉得他这人实在是太过板正了,一时间起了开玩笑的心。

林纾瑜:“柳公子太客气了,这本就是医者应该做的,更何况柳公子看着也不像不付诊金的人。”

这样一个沉稳大气的人,林纾瑜觉得他需要多一些生气,这样子修身治国平天下,他算是都能行的了。

夏明晔听了点点头,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把手掌伸向左手边的侍卫。

那侍卫赶紧放下了手里的碗筷,从怀里掏出了一沓子银票。

夏明晔:“这些请林大夫务必收下,我带的人还是多了点,还请见谅。”

夏明晔看着这两桌一人,还想到了还在镇上的那二十人,一边笑着把银票推到林纾瑜面前。

“不打紧不打紧,柳公子自己带了厨子来的,这个都好解决,看这些,想必也是早有准备,我也就不客气了,手术需要消耗的东西还是比较多的,这些用得上。”

林纾瑜笑着把银票都收了下来,瞥了一眼,好家伙,都是一千两的银票!

看在这份上,自己也就不计较今天让自己杀了五只鸡的事了!

夏明晔:“应该的!用得上是最好不过了,这些都是身外物,此行也只有带这些最方便了。”

林纾瑜点头,确实是,扛着黄金来太张扬了,遇到危险也不适合,要吧没命,不要把寸步难行……

顾峥海看着这两人你来我往,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当自己家这是农家乐了?

“咳,媳妇你多吃点,一会儿去午休一下罢,剩下的有柳公子的人来收拾就行,药放哪你跟他们说一下在哪就行,让他们自己拿。”

顾峥海打着岔,一边不动声色的往前挡了挡夏明晔看林纾瑜的视线。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