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这位姑娘才是掌柜的对吗?”那帷帽姑娘礼貌地问着林纾瑜。

“我是这胭脂铺的东家,我姓林,掌柜是这位。”林纾瑜简单的做了个自我介绍。

那姑娘也不啰嗦,拿出二十两银子放在了柜台上。

“实不相瞒,这两罐…这两罐护肤品于我有大用,多少银两我都付得起。”

林纾瑜心底直呼大方!而那姑娘说完,便掀起自己的帷帽,林纾瑜第一次见到帷帽下那位姑娘的脸。

漂亮是很漂亮的,美中不足的便是左脸上有一条显眼的伤疤,还是红色的。

“姑娘这是……”林纾瑜不解的看着这姑娘的举动。

“这润肤膏与凝露真的那么有效果,我现在试一下在我的脸上,若这疤淡了,这二十两你们拿走,另外我回去后还会再派人送来一百两。”

林纾瑜心下了然,恐怕这钱今天还真是得挣。

“姑娘大可放心,这凝露跟润肤膏皆是我亲自用珍惜药材所制,用于淡疤,收敛细纹是极其有效的。”林纾瑜打包票的说道。

“林娘子是大夫?”那姑娘问道。

林纾瑜:“略通医理。”

“那有林大夫在这作保,我且试一试,还望莫要见怪。”

林纾瑜理解的点点头,表示不要紧,尽管试,这个效果林纾瑜还是很有信心的。

那姑娘用指尖挑起一些凝露,特意抹到了一半疤痕所在的皮肤上,轻轻打着圈。

不一会儿,凝露被吸收后,只见原本鲜红的疤痕,颜色跟没有抹的那一半疤痕对比起来确实是明显淡了。

林纾瑜:“姑娘看一下。”

林纾瑜掏出自己随身的小镜子递给了那姑娘,示意她看看。

那姑娘接过林纾瑜手中的小镜子,缓缓对着自己的脸照了起来。

只见那姑娘颤抖着手把小镜子递回给林纾瑜,“林大夫,我,我……”

林纾瑜:这么激动吗?这是觉得有效没效啊?我看着是有效的呀……

“别激动,是有效的,我不做那骗人的买卖。”林纾瑜点头肯定的说着。

只见那姑娘点了点头,原本激动得红了的眼眶再也兜不住那泪水,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

“谢谢林大夫,这银子你收下罢,这润肤膏和凝露我就带回去了。”林纾瑜点了点头,这两瓶东西用的最慢估计也就一个月就用完了。

回头生意多的是,说不准很快能打开县门,冲出大城镇。

“我家在邱府,我行二,您可以叫我邱晴,我说话算话,剩下的一百两我会差人送来铺子里的。”

林纾瑜倒是不在意目前这一百两,但是邱晴要给那便多给她东西送她好了。

“邱晴姑娘大方,我作为东家的也不会小气,这几盒新出的口脂一并送你罢。

目前可是只此一份,多了可没有噢,希望邱姑娘可以帮我店里向认识的姐妹多多宣传则个。”

林纾瑜只做了一份的五色口脂一下子派上了大用场。

“那这边先谢过林娘子了!回头一定把我的姐妹都介绍来你这!”

邱晴今天收获实在是不小,心情可以说是比以往的任何一天都要舒畅!

“这边才是要谢谢邱姑娘的,这个凝露才是修复疤痕的关键,邱姑娘可以尽量厚涂在疤痕处,疤痕淡的会快些。”

林纾瑜一边跟邱晴说着用量,一边让何伯拿来匣子帮邱晴装起东西。

“这润肤膏尽量在净面后,凝露吸收后使用,不出半月,肤若凝脂是肯定的。”林纾瑜觉得自己真是个平平无奇小天才。

之前一直苦于除了给人看病没有别的办法挣钱,这下终于有了主意。

自己也只是随手用空间水跟甘油配来做面膜用的,但发现只要加了空间水,这什么东西的治愈效果都是成倍的增加。

而这里最多都是用猪油做的防冻膏,润肤膏和凝露都是没有的东西。

还以为会不好卖,谁成想这么快就买了一套出去。

“林娘子做的护肤品恐怕在这镇上甚至是城里都是独一份的,不知可还有?我想可以用作送礼之类的?”

邱晴想着给远在京城的娘也送一份过去,把脸上的细纹淡一淡,这样爹就会再多关心一下娘!

“唔,口脂没有了,这润肤膏和凝露倒是还有两套。”林纾瑜把一旁装着润肤膏和凝露的箱子转向邱晴,向她展示着。

“邱姑娘若都要了,那可直接将这匣子一起带回去,晚些把银子送来铺子就。”

“多谢林娘子,那我这便回去,晚些我差人送来一百三十二两银子。”邱晴还特地写下赊条,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届时银子送来,可用这个作为凭证。”

林纾瑜:“好说好说,那就谢过邱姑娘了!”

送走邱晴,林纾瑜把赊条递给了何伯,让他收好了。

“东家,论做生意,老何我还得看您!”何伯冲林纾瑜竖起了大拇指。

“何伯你不要打趣我了,这三套润肤膏和凝露都没来得及摆上柜子就卖出去了,我现在可没有多的。”

林纾瑜无奈的摆了摆手。

“不妨事,东家什么时候做好新的,什么时候再拿过来放铺子里卖便是。”何伯开心的说着,自己明天就能先把口脂做出来卖。

“也只好这样了,给祖父和舅舅的东西的箱子里也有这些,但我可不想拿出来,过两日你再派人到村子里取罢。”

何伯:“好的,小小姐。”

林纾瑜把要捎给外祖的东西都吩咐好,又去库房里把一些东西转移到空间里后,就直接赶着马车回了村子里。

就在回去的路上,林纾瑜看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陈氏。

只见陈氏被一个壮汉拉扯着,嘴里一边厉声争吵着。

“你个赔钱货,让你去相看再嫁你还不肯,不嫁你打算吃白饭呢?家里可没银子养你!”那壮汉嘴里不留情的说着。

“我不嫁,那是个老变态,鳏夫一个,打死了几任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是想银子想疯了!”

陈氏别的不怕,就怕死,自己被林老爹休了,本想跟自己表哥私奔算了。

结果表哥是个怂蛋,卷了自己的金银首饰跑路了。

自己无奈回了娘家,结果被自己大哥拖着再嫁,再嫁本也没什么,可也没什么好名声,也没什么好人可嫁的了。

“鳏夫怎么了,谁让你不能生,活该你被休,家里可养不起你!”那壮汉应该是陈氏的大哥陈力,也是个厉害角色。

林纾瑜无心插手这种事,陈氏有今天,除了她自己多行不义之外,原生家庭看样子也是很重要的。

不想多看,林纾瑜径直赶着马车离开了。

只余下两人在道边争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