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林纾瑜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把药材仔细的分装到预留好的抽屉里,心里思考着要不要给这些药材上个锁?毕竟还挺贵重的……

“药水配置是需要多久?”顾峥海在一旁帮忙把分拣好的药材递给林纾瑜。

“唔,一晚上还是要的,一会儿吃完饭我就开始弄,别让人来打扰我噢。”

林纾瑜想到空间弄些日常解毒和止血生肌的药,另外还要给康大娘制作一些有助于骨头恢复和止疼的药。

这些药配完估计要两天多些,自己得算着点时间呆空间里,不过幸好在空间里也能听到空间外的声音。

林纾瑜至今还没有搞清楚这个空间到底是从哪来的,仿佛就像是自己身上的一部分,用起来一点也不违和。

在空间吃过一份水果的林纾瑜,甩了甩手,开始准备康大娘的药。

其实也主要是给康大娘弄,太子的都是空间水,装瓶是一下子的事,而且本来就装好了二十瓶,这才装了八瓶!

现在康大娘按理说应该开始愈合了的,以防万一林纾瑜还是备好给康大娘。

免得平时有些磕磕碰碰,就算家里没人照看,自己吃个药或者敷一下也是可以的。

康大娘回家的时候看到林纾瑜给她配的药,感动的一个劲儿的拉着林纾瑜的手,说要认林纾瑜做干女儿……

林纾瑜看向林老爹,觉得这事儿得问问他。

林老爹:“……”别看我,我不知道。

林纾瑜:“……”不知道?那我可就答应了啊?

林老爹:“……”别啊,我还在呢,没必要啊。

林纾瑜:“……”也是,怪尴尬的等会儿。

“娘你别这样,我可不缺妹子,我缺媳妇,有时间了你多给我相看相看。”

刘二看出林纾瑜跟林老爹的尴尬,故意这样说着。

“就是因为你哥和你都要讨媳妇儿我才烦,人家都说婆婆不是娘,我对你大嫂再好,你看她怎么对我的?我咋就没个贴心的女儿呢!真是……”

刘二就这样扶着碎碎念的康大娘回了家,林纾瑜也终于松口气,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喜欢自己,喜欢到要认作干女儿……

“娘,什么是干女儿?”顾郅笙天真烂漫的问林纾瑜。

“嗯……干女儿就是,就是比如娘看到一个女娃娃特别可爱,特别喜欢,但这个女娃娃不是娘生的,就想认她作干女儿。”

“那,那村子里的二蛋说我不是娘亲生的,那娘是认我作干儿子了吗?”

林纾瑜:“对呀对呀~”顾郅笙这么理解就很不错,至少比后妈继子的说法强上许多……

“嘻嘻,那娘就是特别喜欢笙笙咯~欧耶,庆阳哥哥,海子哥哥,娘最喜欢笙笙了~”

然后接下来的日子,顾郅笙逢人就跟人炫耀着“我娘最喜欢我!”

引得那些说笙笙不是林纾瑜亲生的,说林纾瑜是后娘的那些孩子一度以为顾郅笙傻了,但林纾瑜觉得这孩子的逻辑一点毛病也没有,非常棒!

忙碌起来的时间过的飞快,林纾瑜刚把康大娘的药配好,顾峥海就来敲门了,林纾瑜带着配好的药一起回到了配药房里。

“进来吧。”林纾瑜冷静地说道。

“媳妇,喝点汤罢,都天亮了,你要不先去睡会儿?”

顾峥海这么一说林纾瑜才发觉自己在空间是整整呆了一晚上,好在也没有人来打扰林纾瑜。

“好,我先去睡觉了,这是最后一瓶药水,我加了别的药材,可能会有些苦,。

你贴上个标记,发病的话喝一口这个就行,平时就喝另外那八瓶。”

林纾瑜把瓷瓶递给了顾峥海,她把最后一瓶空间水加了一些心脏病急救用的药,会有些苦,但是希望用不上。

林纾瑜吃过早点就回到房间,沾到枕头就睡着了,配药的时候没发觉有多累,结果这睡眠质量还真是杠杠的……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顾峥海期间来看了不止一次,见林纾瑜没醒,也不好叫她。

想必是累狠了,不然不会睡那么久。

而林老爹也在年初五这天回了镇上,林纾瑜特地在送他回去的时候,

偷偷在院子里把林老爹的金钱草的一些根系和枝叶一起带回了村里。

气的林老爹在家跺着脚笑骂着林纾瑜是来讨债的……

“啾~”林纾瑜坐在马车上轻轻打了个喷嚏,搓了搓鼻子。

林老爹把林纾瑜的藏书带了两个箱子那么多出来,本来还想带更多,林纾瑜及时制止了他。

“你看完再重新拿就好了,一次拿太多你也不嫌弃拿着累得慌。”林纾瑜无语。

林老爹不肯,临出发前都还想找箱子装,生怕自己拿少了。

“你怕啥,我这书多着呢,下次我出来都给你带上行不行?”林纾瑜妥协道。

“好的,你下次让我小顾给我拿出来,他力气大,搬起东西方便又快捷……”林老爹开始唐僧模式……

“好的好的,我一定让他多搬点!”当时林纾瑜答应的很好。

后面林老爹直接派海子来拿书的时候,还是雇了几个车子,说是要把林纾瑜书柜上的一起打包,但那都是后话了。

林纾瑜把林老爹送回济林堂回来的路上,还遇见了覃先霖。

“林大夫新年吉祥,我还说明天带着孩子和他娘一起到您家给您拜年呢。”覃先霖给林纾瑜行了个礼。

林纾瑜在马车上,只好点头回应着,“覃先生新年吉祥,客气了,我今天刚好把我爹送回济林堂,要再晚一天估计你得跑空门了。”

“原来林老大夫是您父亲?”覃先霖才知道林纾瑜她爹是济林堂大掌柜跟大夫。

“是的,孩子的药快吃完了吗?我记得距离你上一次来我家换药方拿药已经是一个月前了。”林纾瑜还是记得他孩子的情况的。

幸好不是遗传性的癫痫,孩子母亲那边也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覃先霖:“是的,目前没有再发病,所以明天还得去再找您看看。”

林纾瑜:“行的,明天直接到我家就好,我看你还有东西要采买,就不跟你多叨扰了,我也需要去那些东西。”

林纾瑜跟覃先霖告别后直接去了胭脂铺。

“何伯,新年安好~”林纾瑜向在柜台算着账的何伯道了声新年快乐。

何伯听闻声音,脸上本来严肃的表情一下子喜笑颜开了起来。

“新年安好!小小姐你来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