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消息

林纾瑜绞了帕子给顾峥海,让他自己擦,定了半天,没见人有动静。

“媳妇,我后背也出汗了,你帮我一下罢…”顾峥海借着酒劲抬眼定定看着林纾瑜,是的,这个大男人在撒娇……

那个眼神让林纾瑜想起了以前院长家的看院的小金,眼睛就是这样湿哒哒,亮晶晶的……

好吧,林纾瑜林纾瑜心软了。

“转过去,趴床上去罢。”林纾瑜把顾峥海的衣服扯松了些,以防毛巾沾湿衣服。

简单快速的把后背给擦洗干净,林纾瑜示意顾峥海翻过来,顺带给他擦前边。

刚擦完,正要收手,顾峥海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握住了林纾瑜的手腕。

“松开哦。”林纾瑜用力想抽出手来,无奈男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多次挣扎都以失败告终。

最后竟然还被扯倒压在了顾峥海身上!

简直了!男人你在玩火!

“你这是喝了多少醉成这样,醒酒汤都没……”林纾瑜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堵上了。

顾峥海尚觉不满,用手扶上林纾瑜的后脑勺,把林纾瑜脑袋还往下压了压。

林纾瑜自觉被亲的有点晕,这不是耍流氓嘛!

有一会儿,林纾瑜真的要呼吸不过来了,趁顾峥海还想翻身跟林纾瑜换个位置的时候终于重新获取了氧气。

“媳妇,你真香……”顾峥海心满意足地抱紧了林纾瑜。

等林纾瑜用力挣开的时候,顾峥海居然沉沉的睡着了,睡着了!

林纾瑜:“……”仙女此刻想打人……

无语了,这人发酒疯这么胆大包天的吗?

光是这样都整的林纾瑜好像打了一架一样,拖着疲惫的身体去熄了灯,然后自觉的抱着被子远离顾峥海躺了下来。

远离酒鬼,珍爱生命。

林纾瑜觉得自己再拿酒出来给他喝自己就是在挖坑给自己跳!

第二天顾峥海醒来,发现怀里没有往常一样的温度。

一看自家媳妇在老远处睡着,这距离实在是有点远了,怪不得自己捞不到。

林纾瑜今天没起那么早,昨晚守岁到很晚,大家这会子都没起呢!

直到将近早上十一点多的时候顾郅笙敲门说饿了,林纾瑜才起来,一看旁边的顾峥海早就不在房间里了。

大概是去练功了,生物钟是个准时的东西,并且对于顾峥海这种长年练功习惯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每天雷打不动的都要练的,不像林纾瑜说要练内力,经常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所以到现在都没练成。

这也怪不得林纾瑜,年前每天忙来忙去的,经常是忙忘记了。

每天一起来就是那你一大家子的早饭,要到结束了就是午饭,午饭结束了就到晚饭了。

一天下来,除了偶尔看几个病人,其他的也就幸好还有空间可以用洗衣机洗了……

林纾瑜穿好衣服走到厨房,看到厨房饭桌上已经有吃的了,一干人等也坐在上边吃着早餐。

这种范围还怪轻松的……

“大家新年安好!”林纾瑜打着招呼。

“新年安好!”

顾峥海抬眼看了看林纾瑜,眨了眨眼,林纾瑜看到立刻会意,应该是那边有消息。

两人吃完早饭很默契的一起回到了房间。

“那边是什么意见?”林纾瑜问道。

“走水路,再转马车,两个月就能到,现在是要足够量的药水。”

这么说就是答应要来这里治了。

两个月,那得配多些药水才行。

“那我去药房配药了,量有点大,午饭跟晚饭你来安排吧。”

“取药的人是什么时候来?还是齐峰吗?”

顾峥海:“不是,是太子的人,齐峰去照看师傅去了。”

“师傅救出来了?”林纾瑜听着意思猜测道。

顾峥海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还在地牢里,我上次让齐峰把你给的解毒药水。”原来是顾峥海把药水给齐峰让混进去给师傅去了。

“那你去给我找些稻草,能填满这个药箱的。”林纾瑜指了指药房里的药箱子。

“好。”顾峥海被支出去,方便林纾瑜取空间水。

一起装了二十瓶,林纾瑜打算装三天,免得让人发现自己配合药水好像太容易。

“稻草放哪里好?”顾峥海抱着一团稻草站在药房的配药房间门口看着林纾瑜。

“等我会儿,我把装药的箱子清一下。”

林纾瑜把之前的药箱清空了出来,这个药箱是林纾瑜特地那来装瓷瓶的。

用活动的卡板把一格格分好来的。

只见干净利落的把药箱清理干净后,把隔板拿了起来,然后将稻草铺在底部,再把活动的隔板放了回去。

顾峥海还在捧着那一堆稻草,林纾瑜承认她是故意的,谁让这人昨晚耍流氓!

林纾瑜把放在一旁的八瓶药水小心翼翼包了一层稻草然后缓缓放了进去。

嗯,完美,这样就算是快马加鞭的运送也不会弄坏瓷瓶。

“还是你有办法,这样就不用太多药水了,之前是怕路程颠簸导致瓷瓶会坏,所以才说需要足够量的药水。”

顾峥海看着林纾瑜装好的箱子兴奋地道。

一个药箱最多也只能装九个瓷瓶,“那意思是我只用再配一瓶就可以了?”

顾峥海点了点头,“对的,药材还够吗?太子那边说需要什么药材尽管提,他们会送来的。”

林纾瑜:?!这么好?

皇室的珍惜药材恐怕不会少,自己可以趁机搞一些……

顾峥海看着林纾瑜用手扶着下巴在思考着,“人还在附近,写下今天传回去,明天就能拿到。”

林纾瑜:“马上,等我。”此鱼不宰更待何时?

林纾瑜洋洋洒洒写了十几种平时比较难得的药材,递给了顾峥海。

“如果能有太子的医注或者一直用着的药案,最好也能抄录一份给我罢。”林纾瑜说着。

从以往的医注跟药案来看,能很大程度的看出太子身体的情况。

就怕掌管这些都医正身边有贵妃的眼线之类的。

身在皇家就是活的这么心惊胆战,但权利迷人眼目,亲情对于那样的人家来说,是最无用的。

“好,我知道了,我会给他们转达的。”顾峥海对林纾瑜的话表示毫无疑问。

说罢顾峥海就转身出去,应该是找人去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