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初一

忙活到了许久,一桌子年夜饭终于上齐,期间刘二回来了,带着笼子装着的几只鸡。

说是要谢谢林纾瑜,林纾瑜把其中一只烫了去毛,拿来让康大娘做祈福拜拜的福鸡。

过年祈福上香这些林纾瑜确实不在行,好在有康大娘,隔壁刘婶也过来让林老爹帮忙写对联,还带来了年糕。

林纾瑜把客厅里的大圆桌摆了起来,圆桌下放着烤火盆,一圈人坐下来,刚刚好!

“大家除夕安康,开吃吧~”

林纾瑜一声令下,一家子除了刚来的冬河,其他人都是吃的不亦乐乎。

“冬河快吃,下手晚了想吃的菜很容易就没了。”林纾瑜安慰着冬河,让她不要拘谨。

一桌子年夜饭除了前面的菜谱上写着的,林纾瑜还加了一道白灼虾跟酸辣土豆丝。

林纾瑜把自己在空间买的毛台换到瓷瓶里拿了出来,林老爹跟顾峥海闻到了味道眼睛都直了。

“这是什么酒?这也太香了,一闻就知道是好酒!”林老爹赞叹道,一边把酒杯递了过去。

这个世界的酒还不如现代的米酒,这么香的酒恐怕还是第一次见。

“就喝一小杯,你生病刚好。”

林纾瑜在倒给林老爹的第一杯的时候强调了一下,喝一点暖暖身子就好,喝多可不行。

而且这酒度数还不低,喝多了一个个趴下了自己可没力气把人扛回房间。

林纾瑜还给康大娘跟顾郅笙她们准备了酸梅汁,怕大家吃太多油腻的不消化。

而且女人们也不爱喝白酒,葡萄酒林纾瑜也有准备,但好像只有冬河想尝试。

“酒我也只喝一点点就好。”顾峥海跟林纾瑜说道。

顾峥海怕自己喝醉了控制不住自己。

“你身体好没事,想喝可以趁高兴多喝点。”林纾瑜不知道顾峥海的为难,很贴心的说着。

林纾瑜也不知道这幅身体能不能喝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小咂了一口。

因为是暖着的酒,慢慢一丝丝的入喉,也没觉得有什么很辣的感觉。

饭桌上大家吃的宾客尽欢,尽管很控制林老爹的酒量,但林老爹还是喝醉了。

一个劲的在跟林纾瑜说着“对不起你云云”,然后又转头威胁起顾峥海说要对自己的瑜姐儿好些,不然饶不了你等等……

林纾瑜无奈只好吃完年夜饭给喝高了的几个人煮了点解酒汤。

康大娘和刘二她们已经回去病房洗漱,冬河也收拾好碗筷在厨房用林纾瑜烧的热水洗碗。

“你也喝了葡萄酒,竟然一点事没有。”林纾瑜哭笑不得。

顾峥海跟林老爹两个人都已经快喝蒙了。

两人喝醉了之后就差没拜把子了……

“我可能以前是个酒量很好的人。”冬河笑着说。

“真好,我给他们拿解救汤,一会儿回来跟你一起把碗洗好。”林纾瑜跟冬河说着。

“没事,你去忙,有热水洗碗没有很难。”冬河觉得冬天有热水洗碗实在是太棒了。

“诶,那我去了。”林纾瑜总算没救错人~

将解救汤拿到客厅的时候,林老爹跟顾峥海已经在撑着桌子说胡话了。

“海子,你跟我一人拿一碗给他们灌下去。”林纾瑜叫来了一旁带顾郅笙的海子。

两个人喝醉了除了说胡话倒也没其他的动作,酒品还算可以,灌醒酒汤也容易。

灌完醒酒汤林纾瑜把碗收拾好就把两人扔桌面上趴着,自己回厨房去一起洗碗去了。

一直忙了两个时辰,众人终于都洗漱干净,一起聚在客厅里烤火守岁。

到了时辰,林纾瑜把点鞭炮的任务交给了海子跟顾郅笙,一时间村子里家家户户鞭炮齐鸣,这就过年啦!

这是林纾瑜来到这过的第一个年,感觉比以前自己过的年都要充实,要温暖许多。

“恭喜娘,新年伊始,开开心心,笑口常开,貌美如花~”

顾郅笙点完鞭炮跑着回来第一个跟林纾瑜说了祝福语!

“乖!给笙笙你一个压岁包,新的一年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哦~”

林纾瑜递给顾郅笙一个红色绣着生肖的红封包,是一张十两银子跟十颗金瓜子。

然后海子也很上道的给林纾瑜说了祝福语。

“祝姐跟姑爷新年好,年年岁岁有今朝,恩爱美满幸福长~”

林纾瑜笑着看向顾峥海,只见顾峥海从怀里掏出了林纾瑜给他准备的红封,一次给了两个给海子。

好家伙,一箭双雕!顾郅笙看着,也不不服输的跟顾峥海说祝语。

“祝爹跟娘早点给我生个妹妹,我给娘和爹照顾妹妹!”

林纾瑜:???这算什么?来自老大的催生?

顾峥海:这话我爱听,不枉费我救你出来。

顾峥海也一下子给了两个红封给顾郅笙。

林纾瑜摇着头,笑着给海子一个红封。

好惨,家里就康大娘,林老爹跟自己是成了亲的人,康大娘也给了红封给没成亲的孩子们。

没错,孩子,刘二也是,冬河也是,海子也是,顾郅笙也是。

林纾瑜无语问天,没点家底恐怕发不起红包!

初二还有晴月跟里正家的,还有隔壁刘婶家的,还有顾郅笙的小伙伴们,林纾瑜忽然觉得成亲也不是特别好呢……

林纾瑜跟刚醒酒的林老爹说了祝语,然后就打算让众人都去休息去了。

林老爹突然叫住林纾瑜。

“瑜姐儿,来,拿着!”林纾瑜愣愣的看着林老爹手里递过来的红封,是红布包着的。

“爹,这是给我的?”林纾瑜眼眶有些湿润的看着林老爹手里的红封。

“当然,不管你多大,都是爹的瑜姐儿。”林老爹郑重地说着。

林纾瑜从原身的记忆里其实每年也都有林老爹过年的时候给红封的场景,但大多数红封在最后都进了陈氏的手里。

“谢谢爹,祝爹健康长寿,笑口常开~”林纾瑜开心的笑着,心里对原身说着:你看,你爹其实也很好的呀!

“喏,小顾,你的。”顾峥海也有!

“我的就是纾瑜的。”顾峥海接过红封,转手递给了林纾瑜。

“噗嗤……”林纾瑜被逗笑了。

“那你呢?恒之,新年好,你也要给我红封噢!”林纾瑜逗着顾峥海。

“有的有的,这个。”顾峥海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不是林纾瑜给他准备的红封。

林纾瑜接过,只觉得手里沉甸甸的,但好像不好直接拆开,便想收起来打算等没人了再拆。

“好了,都去睡罢。”林老爹挥了挥手,率先回楼上睡觉去了。

“娘,我还跟海子哥哥睡!”顾郅笙实际是想去数自己的红封……

“好吧,你的红封记得自己收好噢。”

林纾瑜其实比较愿意让顾郅笙自己手里拿着些银钱,这样可以培养孩子的理财意识。

“嗯嗯!娘放心,娘晚安啦!”

顾郅笙拉着海子也上了楼。

康大娘跟刘二也回到药房那边的房间各自休息去了,就剩冬河。

“我也回去睡觉了!”

冬河看向林纾瑜夫妻俩,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自己不该还在这的~

在所有人都溜之大吉的时候,顾峥海终于出声了。

“我们也歇着吧,我喝的有些多……”

林纾瑜:“好,我扶你吧,别摔着了。”

顾峥海:“嗯。”

只见两人互相搀扶着回了房间,“我再给你擦擦脸吧,我看你烤火有点出汗了。”

林纾瑜有点担心,这男人酒量不错,就是喝太多了,这毛台度数可不是开玩笑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