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是,我这女儿随我,于医术上也颇有天赋。”林老爹抚着胡子与有荣焉的点了点头。

“那可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你都没看出来的风邪居然被小林大夫看出来了,哈哈哈哈~”张员外也是高兴,困扰自己多年的病症终于找到了。

可这是碰了什么物品才导致的邪气入体呢?张员外不太明白。

“张员外您这邪症恐怕跟你家里那么多不同品种的树有关。”

林纾瑜进到宅院的时候就发现了,什么桃树梨树,海棠树,什么梅花月季等,多得很!

恐怕这张员外的过敏源不是别的,正是这应季时候的花粉。

张员外:“怎么会,我家种了这么多年了呢!昨天我还在屋子里插了几支腊梅……”

嘿,好家伙,看样子还是个不知道自己花粉过敏的……

“那就试一试。”林纾瑜走向窗口,从花瓶里的揪下了一朵盛开的腊梅。

林纾瑜:“张员外将手腕伸出来罢。”

张员外也不啰嗦,直接把袖子翻了上去,露出还有疹子印的手臂。

林纾瑜把腊梅向张员外的手臂上沾了沾。

很快,张员外手臂被腊梅沾到的地方肉眼可见的起了疹子,张员外也开始感到痛痒难耐。

“小林大夫,这,真的是……”

张员外惊讶的开始结巴,他也是一脸窘迫,自己的娘子最喜欢养养花什么的,万万没想到自己对这花竟然是不对付。

林纾瑜看着一脸懵的张员外,也是无奈的很,这张员外是怎么活到这么久的……

张员外回过神来,问着林纾瑜:“小林大夫,这可有的治?”

林纾瑜:“治是可以治,就是你这这花草树木可能得移走,至少你少接近,这种我定义为花粉过敏,就像有的吃不得花生或者鸡蛋这样的食物一样。”

不然治了也白治,一碰还是得过敏。

“张员外如果不想一年四季都被这些症状困扰,最好还是听我一句劝。”林纾瑜苦口婆心的说道。

张员外一脸忧伤的道出了自己的难处:“我是没什么的,就是我娘子她,她是最喜欢这些花花草草的。”

这一下子要把这些都弄走……

“你媳妇知道你一碰这些花草就会这样么?”林纾瑜无意挑拨别人夫妻感情,但这日夜共枕的人按理说是最早发现问题所在的。

张员外:“我亡妻已经去了许多年了,这些都是她生前侍弄的花草,我不忍除去,便一直留着……”

看来当年自己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妻子的时候,闻到花香的那一刻打的喷嚏不是命中注定……

而是因为自己花粉过敏!

林纾瑜听了,不知道该夸张员外深情还是傻比较好……

林纾瑜把自己背着的药箱打开,拿出自己配好比例的药水,递给了张员外。

林纾瑜:“这是内服的,在那些花草树木离你远点之前,每日只要感到皮肤疼痒,或者咽喉干痒想咳嗽打喷嚏的时候喝一口。”

林纾瑜一共给他留了两个瓷瓶,多了也不好现配……

“外敷的药继续用我爹配的加上这个冰敷膏(林纾瑜用空间水配的甘油……)也可。”

其他的也没啥了,过敏也只能是尽量远离过敏源啊!

林纾瑜发现自家老爹好像面色有点不对劲,从自己进来到现在。

自己自己可以排除张员外对林老爹下药的可能性,但他这样显然是不太舒服。

得赶紧带他回去才行。

“张员外,既然病症找到了缘由,也对症下了药,我跟家父就先告退了。”

张员外也知道自己把林老爹留的太久,也不好再阻拦。

“这厢谢过小林大夫了,我送你们出去,诊金晚些跟着送过去济林堂。”张员外礼数周到的跟林纾瑜说着。

“有劳了。”林纾瑜也不啰嗦,抄起自己跟林老爹的药箱就挂自己一边肩膀上,另一边伸手扶起自家老爹就抬脚往外走。

这时候张员外才看出林老爹好似有些不舒服,也顾不得别的,喊来小厮帮忙扶着林老爹赶紧往外走。

林纾瑜这时靠近林老爹才发现他身上热的厉害,但林老爹一直在说外边怎么这么冷。

林纾瑜:……指定是前一天晚上又看医书到打瞌睡没盖被子了!

“娘子,爹这是怎么了?”顾峥海问着林纾瑜,却转头盯着张员外。

林纾瑜:“他有点发热,可能是着凉了没注意。”

顾峥海听了身上的气势一下子收住了,一旁的张员外暗自抹了抹汗,林老大夫这女婿好可怕哦!

“张员外留步吧,我们得赶紧回去了,你这离济林堂有些远。”林纾瑜扶着林老爹上了马车,把自己的斗篷披在了林老爹身上。

“我们走。”林纾瑜冲顾峥海道。

“娘,这位老爷爷是不是不舒服?”顾郅笙坐在一旁看着林老爹。

“嗯,笙笙,你该叫他姥爷,你姥爷现在在发热,会有点怕冷,你可以帮娘暖暖他。”

林纾瑜怕林老爹第一次见顾郅笙会不接受这孩子,谁知道是这种情况下见面,林老爹估计懵着呢。

林纾瑜把生姜红糖水倒了一杯给林老爹喝下,希望能让他发发汗。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来张员外家的,如果是走过来的,那得走多久啊!

幸好生姜红糖水也是空间水熬的,应该效果会好点。

果然林老爹在马车走出三里地的时候额头上开始冒出细密的汗。

林纾瑜叫顾峥海停着马车给林老爹擦了汗才继续赶着马车回了济林堂。

“瑜姐儿,我好多了,你不用担心我。”林老爹终于清醒了些。

“爹你这样子还是找个后老伴照顾你吧,我又不在你身边,你这有个知冷知热的人也好的。”

林老爹摇了摇头,“你不是想问你娘的事?趁现在问吧。”

林纾瑜翻了翻白眼,都这情况了,问个啥呀!

“没事,我以为张员外为难你,为了捞你出来跟张员外胡诌的。”

林老爹:“……”

林纾瑜:“……”

顾峥海:“……”

顾郅笙:“???”

谁知道张员外是个啥样的角色……有钱有势的人,大多都会脾气比较难搞。

浪费了自己的一颗解毒药,自己吓自己!

“陈氏你休了就休了,重新找个正常的,适合你的,不用担心我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