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林纾瑜接过顾峥海手中的信看了起来。

信里传达了两个消息,一是太子喝下药水第二天便能下床走两步了,并且没有往日那种起身都容易气喘吁吁的情况。

二是皇后知道了,要求林纾瑜进京给太子医治。

第一个消息是好消息,第二个嘛……

林纾瑜眉头也皱了起来,自己才把房子起了多久,这就要走,才不要!

“我们进屋谈。”林纾瑜对顾峥海说道。

进房第一件事林纾瑜就是坐下来喝水,她现在需要冷静冷静,这看得顾峥海心里一阵没底。

“不想去京城我们就不去,顶多让齐峰来回多跑几趟就是。”顾峥海也不希望现在就回去。

京城现在对于自己一家来说危机四伏,一切情况都未明了。

自己一家贸然去京城,等于是白白送命。

“他现在只是有一点好转,想要彻底治愈,不但要坚持喝我配的那个药水,恐怕还是要当面做检查才行。”

林纾瑜肯定的说着。

“治疗环境还是这里比较合我心意,因为是按照我的要求建起来的,我的想法是,让太子来我们这治疗。”

顾峥海听了,低头思索着这个方法的可行性。

林纾瑜也不着急要答复,毕竟那是太子,身份特殊,本身关注度就是比较高的。

万一被有心人知晓了太子的心疾有的治,不止自己一家有性命之忧,太子恐怕都保不住他自己。

“太子恐怕没办法长时间的舟车劳碌。”顾峥海说出了比较关键的一点。

“这个好解决,药水坚持喝上月余,过些天我再配上三个月的药水。

然后让太子以身子已经是强弓末弩之势,想出宫看看风景,游山玩水。一

然后路暗度陈仓过来即可。”

林纾瑜觉得这样子是最好的打算了。

宫里眼线极多,一言一行都要小心翼翼,心累的要死。

“妙!就这么办!你先睡,我去传信。”顾峥海听了林纾瑜说的对策,握拳锤了一下掌心,决定听取自家媳妇的意见。

林纾瑜看着一溜烟就不见了的人,心里感慨着,这也是个雷厉风行的……

摇着头去浴室里闪身进空间洗澡去了,洗完还顺带吃了几个车厘子。

自己穿越之前刚好是车厘子上市的时候,就跟草莓和一些时令水果一起买了几斤。

洗完出空间的时候顾峥海还没有从书房回来,应该是在斟酌着怎么说服上头领导到这来。

顾郅笙吃了晚饭到林纾瑜给他准备的儿童房里玩着呢。

不用练字的时候顾郅笙都会一头扎进儿童房里玩,因为有许多新奇的玩意儿。

像鲁班锁,九连环,魔方,七巧板等,够顾郅笙玩很久……

村里的小伙伴也经常有想来顾郅笙的儿童房一起玩的,一开始顾郅笙会询问林纾瑜可不可以带小伙伴来玩。

林纾瑜表示只要他自己愿意跟小伙伴一起玩一起分享,就都可以。

而村里的孩子见了,回家都吵着要顾郅笙家里一样的玩意儿,吵的有些家长实在是受不了了,一个个见天的来问林纾瑜那些去哪买的。

林纾瑜扶额表示这个得现做,他们实在要,等过两天林纾瑜帮他们去找人做,因为图纸只有林纾瑜有。

当然,价格也好商量,八文钱一个。

实际上林纾瑜在空间里下单了一百套这些东西。

想着明天上镇上去给林老爹送阿胶糕的时候顺道找路子看能不能卖出去。

因为自己发现自己空间里买东西的钱好像从自己银行卡扣了之后,自己看病的钱也会折算成现价,然后变成收入进到卡里。

意思是自己挣的钱,在空间还能一样折算成收入,不然自己从空间买了不少东西,坐吃空山可不是长期可持续发展道路。

想来这空间还是挺智能和人性化的……

不去多想这些,林纾瑜给顾郅笙放好洗澡水就到儿童房把他喊去洗澡了。

自己则去看了一眼康大娘,发现她还睡得香甜,就回到房间躺床上看着医书等顾郅笙洗完澡好哄他睡觉了。

林纾瑜把顾郅笙的睡袋铺好在床上,灌了个汤婆子在里面暖着。

林纾瑜在空间买了个缝纫机,给顾郅笙缝了一个睡袋,大冬天的这孩子老踢被子,这可不行,一不注意感冒了可就麻烦了。

顾峥海一开始看到睡袋的时候惊讶了一下,这个可是真方便,问林纾瑜可不可以给自己缝一个他用的。

林纾瑜表示这又不是行军打仗,你要这个做什么……

顾峥海听了更兴奋了,说这方法极好!边关的战士们的被子大多都是两张被,而行军途中背着这么大的被子总是很麻烦。

这种睡袋睡起来很暖,卷起来又轻便,简直是省了不少事!

林纾瑜心想当然省事了……这里面是细鹅绒,不但轻,还保暖的很。

顾峥海见林纾瑜不说话,退而求其次让林纾瑜画出图纸,标注好所需材料,顾峥海让人自己去做。

林纾瑜见状点了点头,只要不要自己缝一切万事大吉,缝一个睡袋实在是太累人了,给自己家的缝还好,多了真搞不来。

又不是工厂,搞不起那个批量生产……

而且不是家家户户都有鹅绒,况且还是要那么大量的绒,最后只能考虑棉被做成睡袋,即便如此,那也比两张大被子方便多。

顾郅笙洗好澡出来看到林纾瑜已经把一切睡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乖乖的把脚擦干净就钻进睡袋里躺好。

“娘,今天继续之前的故事吧,那个美猴王被压在五指山下后来怎么样了?”

顾郅笙最近在听林纾瑜讲着《西游记》,几乎每天都乖乖的躺下睡好,生怕林纾瑜不高兴不讲了。

原本顾峥海也是听得很上瘾的,这可比京城里那些个说书的手里那些话本子有趣多了。

今晚有事在忙,不得不错过了这一段了。

林纾瑜正要顺着继续讲下去,顾峥海刚好进来。

“我赶上啦?”顾峥海的意思是赶上讲故事的事。

林纾瑜有些忍俊不禁的点了点头,顾峥海也不啰嗦,坐下床边乖乖的静静开始听。

顾郅笙还小,再精彩的故事,瞌睡虫来了很快就睡着了,而一旁的顾峥海正听的津津有味。

见林纾瑜停了下来,顾峥海有点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也不敢要求自家媳妇继续讲。

但想到第二天还可以继续听,就高兴的去自己打水洗澡去了。

林纾瑜又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医书,慢慢的也睡着了。

顾峥海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林纾瑜手里的书掉在了床边,静悄悄的帮林纾瑜捡起书放好在床头的小几上。

帮林纾瑜掖了掖被子后,自己也轻轻地躺进被窝里睡了。

一家子一夜好眠。

——————————————————

第二天早起的林纾瑜难得的看到顾峥海还在睡,而自己则躺在顾峥海怀里,姿势实在是让人看了不好意思。

林纾瑜老脸一红,自己的手还在撑在人家前边,林纾瑜又好奇又不敢随意乱动。

自己睡相一向挺好的,怎么昨晚就突然滚到别人的被窝里去了……

冷静了好一会儿,林纾瑜轻轻的拿起某人放在自己腰间的手,起身去了厨房。

林纾瑜没看到的是,某人在她走后嘴角疯狂上扬,简直不要太张扬!

林纾瑜到了厨房后炖了瘦肉粥,蒸了一笼子香菇猪肉馅的包子。

香味把在病房里的康大娘给引的起了床。

林纾瑜看到走进厨房想要帮忙的康大娘,明确的拒绝了让一个病患打下手的要求。

“康大娘,已经可以吃了,你到饭桌那坐着,我给你盛粥跟包子。”

康大娘只好点了点头,谁让自己一把老骨头不中用,摔一下都会轻易骨裂。

“我帮你去叫笙笙跟小顾起床。”康大娘发挥着自己的余热。

“好,麻烦康大娘了,你在门口敲门喊他们一声就行了,他们应该已经起来在洗漱了的。”林纾瑜不担心他们不愿吃早餐睡懒觉啥的。

林纾瑜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信心的~

顾郅笙跟顾峥海的嘴巴已经被林纾瑜养叼了,就算上镇上的酒楼吃,感觉都没有林纾瑜做的好吃,挑剔了一堆的毛病,差点就被掌柜的以为是闹事的给赶出去。

掌柜的表示,这么贵的饭菜,乡巴佬这辈子都吃不起。

按顾郅笙说的,“不好吃就是不好吃,不会因为它价格贵而变得好吃起来……”

那掌柜听了气的那是个一佛升天,就差没让林纾瑜跟酒楼的掌勺比拼比拼厨艺了。

林纾瑜不是怕,但实在是不想惹事,见状及时制止了两个憨憨。

“你们快吃,再啰嗦晚上回家我就不做饭了。”当时林纾瑜只好威胁到。

掌柜一听不知道为啥,更气了!在后面林纾瑜一家再想到那酒楼去吃饭的时候,人在门口写着,姓顾的和狗不得入内……

林纾瑜心想,这就有点玩不起了,但觉得为了一个酒楼置气实在是不值得,便作罢。

在厨房盛粥的林纾瑜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人已经下来了。

“来的正好,省得康大娘上去叫你们了。”林纾瑜难得的催促着两人。

因为一会儿一家人还要到镇上去呢。

林纾瑜跟康大娘吩咐着中午的饭菜自己已经做好,会一直温着在灶台上的蒸屉里。

是鸡蛋肉饼跟炒青菜,早上的瘦肉粥和肉包子也有多的,想吃也可以吃。

康大娘表示自己可以自己煮的,都要出门还惦记着自己有没有的吃,心里实在是觉得自己咋没生个这样的女儿呢!

吃完早饭林纾瑜就让康大娘回病房里补觉去了,自己一家坐着马车路过里正家门口的时候,还特地嘱咐晴月。

让晴月中午的时候去一趟药房,看一下康大娘的状况,给换个药,喂康大娘吃个被芝麻丸包住的钙片。

最重要的是把厨房的饭菜给康大娘端出来,康大娘行动不便一会别旧伤没好又添新伤……

做好这些一家人才赶着马车悠悠的到了镇上。

林纾瑜先是到了济林堂,自己有东西要拿给林老爹。

“瑜姐儿,回来了?”何医师先看到了林纾瑜,心情不错的跟她打着招呼。

“何叔早啊,我爹呢?”林纾瑜没看到林老爹。

“你回的不巧,他出诊去了。”何医师抬眼看了看林纾瑜身后的一大一小,心下了然。

想必这就是瑜姐儿的相公跟继子了。

“你们跟我到后厅去吧,刚好有事要问你。”何医师说道。

林纾瑜点了点头,领着顾峥海和顾郅笙走在后面。

“听说我爹把陈氏给休了?”林老爹在之前让人给林纾瑜捎过消息,林纾瑜不确定林老爹说的是不是真的。

“咳,是,你爹抓到陈氏跟她表哥在一处厮混,没报官已经是仁慈的了。”

林纾瑜暗道这陈皮胆子也太大了些。

林老爹恐怕更早之前就知道了,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自从知道陈氏对林纾瑜做的那些坏事,林老爹决定不再无视这样一个品行不端的人继续呆在自己家里晃悠。

林纾瑜赞同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觉得陈氏可怜,这样的人并不值得同情。

“对了,你上次救的那个公子,他好了以后托人给你送了些东西,说是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何医师推过来一个匣子。

林纾瑜打开一看,一匣子的小金条!

不亏是有钱人的公子哥。

林纾瑜把匣子又推了回去。

“怎么,嫌少?”何医师问。

“不是,用不上,放济林堂当做诊金,给那些付不起诊金的但又真的很需要抓药的人吧。”

林纾瑜觉得自己当初是收了诊金了的,既然那位公子慷慨大方,自己拿了总要做些好事的。

“你爹知道了会很欣慰的。”何医师也是看着林纾瑜长大的,以前的林纾瑜软弱无能,没有自己的主见,像个软柿子任人摆布。

看着她如今的转变,何医师心里也是很开心。

“我做了一些阿胶糕,接诊要是有需要调理气血的,你们可以开一些给她们。”林纾瑜扭头看向顾峥海。

顾峥海会意的把手里的两个双层大食盒放到了桌上。

何医师打开其中一个,拿起一片切好的阿胶糕闻了起来。

“黄酒,芝麻,核桃仁,还有红糖?”

何医师说的差不离,可他不知道是什么胶做的。

何医师:“用的驴皮?”

林纾瑜摇了摇头:“猪皮。”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