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这么说的话,林纾瑜不得不正视起来,她本意是不想知道那么多所谓的密辛。

重活一世,她只想安静的做个大夫,救救人,好好生活罢了。

自己所知道的史书上,记载的各种夺嫡权谋,黑与白,那向来都只是胜利者的独白。

自己如果参与进来,又将是哪位胜利者成功路上的垫脚石呢?

“你可以跟我说说那个人是个怎么样的人吗?”林纾瑜不确定自己将要救的人是不是真的值得。

顾峥海沉默思索了许久,回答道。

“如果他能好好活着,他将会是个善良的明君。”顾峥海对所救之人的身份已经是直言不讳。

他知道,跟聪明人说话就得坦诚些。

林纾瑜沉默了良久,说实话,自己在和谐平等的现代生活了那么多年,对皇权并没什么概念。

非要说有,那就是电视剧里的了。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你想要我怎么治?”林纾瑜暂时不是很想出远门。

坐马车就算比坐牛车好,那也要很久好不好!

“可以的话,我想先将你配的药水送去试一试。”

据顾峥海所知,太子一年前就开始将监国掌印交了出来,回到东宫闭门修养,至今卧床不起。

师傅每每进宫,出来都是一脸愁眉,不为别的,就是担心太子的身体。

自己本也不愿参与这洪流漩涡,但事与愿违,师傅不知所踪,自己只好只身带着顾郅笙躲避追杀。

这么久以来旧部也没有敢联系,怕有内应导致大家身陷囹圄。

现在自己也算是看清了局势,自己被师傅收为徒弟的那天,自己注定是要成为太子这一边的。

“你可能得等等,我还不确定它的药效是不是足够你送过去,我给你配了新的再送去会比较保险。”

在原身的记忆里,京城离这里,八百里加急恐怕都要四天。

万一没有药效,恐怕这欺未来“君”之罪的责任谁也担不起。

“媳妇,你这是答应了?”顾峥海有点喜出望外。

“算是吧,如果是我真遇到这种病人,我也会尽全力救治的。”这是自己作为医生的使命跟自觉。

“你在太子底下讨生活,是做侍卫还是?”还是太监都督之类的?林纾瑜没敢问后面的那句,怕被打……

“……”顾峥海有些不解,但还是都否认了自己是侍卫的说法。

“我师傅是太子太傅。”

噢~那也是不是太监了,林纾瑜挑了挑眉,表示自己理解了。

“我在巡防营当差。”边境久未有战事,自己也不用到边防驻扎。

林纾瑜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怪不得你身上有旧伤呢。”

顾峥海跟着点了点头,耳根有些微红,对于自己被看光光的事实到现在还是有些不敢面对。

林纾瑜注意到顾峥海耳朵又开始红了,不理解他为什么害羞?

“咳,既然媳妇你同意了,我传讯过去,让人来取?”顾峥海尊重的问着林纾瑜的意见。

“你如果有可信的人可以这样子。”

林纾瑜同意的点了点头。

可信之人还是有的,特别是师傅手下的,不但忠于师傅,也同样忠于太子,还是很好使的。

于是顾峥海跟林纾瑜谈完话便分头行动,林纾瑜进空间“调配药水”,顾峥海写信找人(在现代估计就是打电话摇人了)取药。

林纾瑜有时候特别想念现代的手机,可以手机这玩意儿在这就是个破砖头,没信号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