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得了新玩意儿的顾郅笙别提多开心了,在家门口玩的时候,有孩子路过逢人就拿出来认真玩一下……

导致有的孩子没有,回家就闹着要,有条件的都尽量想办法满足了,没条件的听到了就是一顿“竹笋炒肉”。

而顾郅笙从本来在村里属于小透明的存在,一下子隐隐成了孩子王。

林纾瑜一直以为顾郅笙不喜欢出去玩,是之前因着是新来的,还没有娘,被欺负的多了。

现在才知道,是因为没有好玩的东西,没有人愿意跟他一起玩……

这也是林纾瑜在村里观察很久才发现的。

顾峥海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后,就又像以前一样几乎天天都带顾郅笙练这练那的,林纾瑜表示很羡慕……

“相公,我也想练内力。”林纾瑜蹲在顾峥海收拾着的房间门口。

“怎么突然想练内力?这个得从小开始会比较好。”

顾峥海虽然很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才想起要学这个,但还是解释着这个并非谁都能练的。

“而且媳妇你的根骨虽然还不错,但还是有点晚了。”

这个根骨要怎么分啊?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林纾瑜跟顾峥海说只要能有一点内力就行了的。

顾峥海拗不过林纾瑜,于是每天早上就有了一家三口一起练功的情境。

练完一个时辰的内力,林纾瑜就开始去跟进自己的药房了。

目前已经把墙砌好了,就差封顶,封顶之前林纾瑜把房子规划成了六大部分。

第一部分是大夫或者统一的报名的方法。

第二部分是初步筛查后还不明白是什么病的,需要重复检查的。

第三部分是手术室。

第四和第五是住院病房,是一个可以放7-8长小床的房间。

第六部分就是放药材的。

只有分配清楚自己用起来得心应手就行。

而平时给晴月上课都能用上。

就在药房盖好的那天,林纾瑜把手术室打扫干净,全屋消毒了一遍,然后跟刘二做交接。

“多谢刘二哥给我整好的房子,我非常的满意!”林纾瑜非常高兴的跟刘二道着谢。

“不用跟我客气,这个药房盖好了,我娘也能早点用上。”刘二当时就是听到这个,为了她娘,他非常愿意尝试!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刘二可以说的上是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人了。

“我前些天看了看康大娘的情况,目前是比较稳定的,明天你带来我这,我给她办理入住和手术。”

林纾瑜今晚就要把病床给铺好。

第二天刘二将他娘带来了林纾瑜的药房,而林纾瑜提前跟晴月和顾峥海打了招呼,让他们林纾瑜做助手。

“康大娘,你先喝杯水,一会儿我给你检查。”林纾瑜把装有麻沸散的水递给了康大娘,让她喝完躺床上休息。

心里默念着十下,只见康大娘渐渐地闭起了眼。

“准备开始,时间只有一个时辰,接下来你们看到的,如果接受不了,跟我说,我让你们出去。”

开颅手术对于这的人来说,无异于砂仁猪心。

首先是剃掉头发,其次是切开头盖骨,再来就是从里面取出东西。

每一样,都是他们从来没试过的。

“先生,我,我可以问一下是要做什么嘛?”晴月毕竟还是个女孩子,而且才十来岁。

“开颅手术。”

“噢,开颅手术,是开什么炉?”晴月没有意识到“开颅”是颅骨的“颅”。

“简单的说就是头盖骨。”林纾瑜平静的回答着。

晴月正要点头,突然意识到“要开头盖骨”的时候整个脖子都僵住了,一动不敢动的好了康大娘两分钟……

一旁的顾峥海没说话,只是抿了抿唇,心想这个想法倒是很大胆。

而自己上战场杀过人,所以倒是不怕。

“怎么样,晴月,接受不了可以现在出去,麻沸散坚持不了多久,我需要速战速决。”

就在林纾瑜觉得还是没必要继续浪费时间的时候,晴月下定决心一般的说了一句,我愿意试一试。

好嘞!“那么,现在开始。”

“先给大娘把这里的头发剃了。”林纾瑜指了指一个区域道。

晴月不熟练的拿起剃刀,轻轻地给康大娘剃起了头发……

剃完指定的区域,用干毛巾擦掉粘在头皮上的碎头发。

然后林纾瑜拿起酒精给剃掉头发的区域消毒干净。

悄悄深呼吸一遍后,林纾瑜切开皮肤表皮,避开神经,开始慢慢的切割着头骨。

晴月看到这里已经开始有点受不住了,而顾峥海在一旁面色不愉地皱着眉,心底觉着这个治疗恐怕不好跟刘二解释。

半个时辰过去,头骨终于切开了,期间顾峥海帮林纾瑜擦了三次汗,喂了三次水。

晴月还没等切开头骨就有点忍不住想吐了,林纾瑜把她叫出了手术室。

打开头骨后的林纾瑜很快就找到了康大娘疯症的始作俑者——直径两指并拢那么长的肿瘤。

用镊子小心取出肿瘤后林纾瑜把头骨复原放回去,并且用了空间里的水,头骨很快开始从底下愈合,最后只剩一圈浅浅的痕迹。

顾峥海看到这里,心里已经顾不得震惊,这药水连骨头都可以助愈!

“擦汗。”林纾瑜没空注意顾峥海,自己还差最后一步缝合,手下不敢停下,康大娘还剩两刻钟不到就要醒了。

缝合结束后,林纾瑜再次用了空间水,不是说自我痊愈不好,只是康大娘年纪大了,新陈代谢恐怕慢了许多,伤口愈合恐怕不理想。

再加上现在是冬天,伤口更难好了。

最重要的是,这再过十几天就要过年了!

林纾瑜没有跟刘二说需要开颅,所以没有伤口是最好的。

用了几滴空间水调制了生发的药水,林纾瑜先给康大娘抹了一次试了一下。

十分钟原本白色的头皮长出了一茬青黑色的头发,效果虽然肉眼可见,但没有很恐怖,这药效可控就很好。

空间水那可怕的恢复能力,被有心人知道了恐怕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自己如果是一个人恐怕都好说,可自己拖家带口的现在,实在是不适合太过出挑。

收拾好手术的器具,林纾瑜终于抬眼看顾峥海。

只见男人一动不动的盯着林纾瑜,但眼里的震惊怎么都掩盖不住。

尽管顾峥海之前已经见识过媳妇的药水效果很好,但那都是表面的皮外伤。

今天“见骨”的伤口都能愈合,这已经不能算是普通的,效果比较好的金疮药了。

那可能是神药!难道,林纾瑜真实身份是药仙谷的医仙?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