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花这里恐怕得重新种,开春了再种吧,冬天太冷了我怕种不活……”

林纾瑜看了看远处的山,因为树叶都落到了,显得有些丑……

“花苗到时候我给你寻来。”顾峥海答应道。

“好呀!那这么搞的话,到时候还要在空地弄个暖房才行,这儿比较冷……”

林纾瑜一边碎碎念的说着,一边在空地上比划着灶台的位置。

顾峥海见她这样,默默记下,然后带着顾郅笙去河边捡石子。

林纾瑜量好尺寸走到山脚下找黄泥,发现这边黄泥偏浅,土地肥沃程度一般,但砌灶台还是够的。

拿箩筐装了两筐,林纾瑜不打算用空间搬,因为不远处有村民在翻地呢!

“我来吧。”顾峥海从河边回来发现林纾瑜不在,找了一圈发现她在这里装黄泥。

只见顾峥海接过林纾瑜手中的扁担,挑起两筐黄泥就走。

村民看到了顾峥海,都跟他打着招呼。

“小顾你这伤那么快就好了?干这么重的活对身体恢复不太好吧?”

村民一号关心的问着。

“我媳妇给我用了最好的药,伤好的七七八八了。”顾峥海一点也不谦虚地夸着自家媳妇。

“不亏是林大夫,林大夫在咱们村里可是有着林三剂的名号呢!”村民二号赞同的说道。

“我们回去了,明日要开工起新房子了,大家不用上工的都去找里正报名,我们家管三餐和工钱日结。”

林纾瑜在后面跟着说道,她怕顾峥海内伤没好全,用力过度完了还得治!赶紧回去才是正理。

“这么好的待遇,怪不得村长要筛选过呢,我这就去报名去……”

村民们也顾不上地没翻完,有的直接去报名了,有的回家通知家里的男丁去了……

而林纾瑜和顾峥海回到院子,把黄泥加了点水弄成软一些的泥巴,一层层的用石子砌了起来。

然后林纾瑜在里面烧起了火,打算烘干了好架锅上去。

顾峥海看着好像自己没有别的用处了,带着顾郅笙在院子里一边晒着初冬的太阳,一边慢慢的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内力。

顾峥海跟着师傅学武这么多年,因为起步晚了,内力学了诸多心法也无法突破。

没想到自己媳妇儿的神奇药水才七天不到就让自己突破了!

这样的情况,是不是自己也有能力可以去救一救师傅呢?但救师傅自己媳妇和顾郅笙怎么办?又丢下他们自己去?

自己直觉自家媳妇恐怕会拿针把自己扎废了在家也不会让自己去的!

再看看吧,自己要努力多练练剑了,内力突破了,自己终于可以学新的剑式了!

林纾瑜弄好灶台看到父子俩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睡着了……

好嘛,自己也要晒!

搬了个新的躺椅,林纾瑜也躺在了阳光下,这恐怕是林纾瑜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能闲下来晒太阳了。

忙忙碌碌像个陀螺一样。

放空自己的林纾瑜在阳光下静静的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林纾瑜醒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张薄被。

一旁的父子俩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剩下两张躺椅在那静静躺着。

林纾瑜伸了个大懒腰后才慢慢起身。

在家里找了一圈,没发现顾峥海和顾郅笙,林纾瑜走出了院子门,想出门找他们。

刚走出不远,就看到父子俩并排走着回来。

“你们俩去哪了,我睡了那么久也不叫我起来。”林纾瑜笑着问。

“娘!”顾郅笙撒开顾峥海的手指,冲向了林纾瑜,林纾瑜蹲下张开双手抱住了跑过来的顾郅笙。

抬头看了一眼顾郅笙,嘴角还沾着一点食物碎渣。

“这是去吃什么好吃的,嘴巴都忘了擦?”林纾瑜用身上的手帕伸手轻轻地将顾郅笙嘴角抹了抹。

“娘,爹带我去里正家了,里正爷爷给我吃了点心。”

顾郅笙开心的说着。

“好吃吗?看你吃的小脸跟个花猫似的。”林纾瑜咧开嘴笑了笑,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

“嗯,好吃,但是没有娘你做的丹皮果好吃。”顾郅笙歪头思索了一下回答道。

“丹皮果家里还有,你想吃让你爹给你在厨房吊篮里拿就是。”

不得不说林纾瑜被顾郅笙的马屁取悦了,哈哈哈哈哈哈~

“你爹怎么带着你去里正爷爷家了?”你在家我还能起的更早点。

“爹说他有事找里正爷爷,但是把我放在家里会吵到娘睡觉。”

林纾瑜听了心里一暖,冲着顾峥海问:“你今晚想吃什么?允许你点一个今晚的菜。”

明天开始就一起吃大锅饭咯,自己可没时间开小灶了。

“你做的我都爱吃。”顾峥海走向林纾瑜,轻轻牵起顾郅笙的手,三人慢慢的走回了家。

短短的几步路,硬是走了十分钟,林纾瑜却不觉得烦,心里反而有种宁静致远的舒畅。

真希望这样的日子越来越多……

但林纾瑜知道,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顾峥海跟顾郅笙就像那迷路的动物,总有一天会回到自己应该在的位置。

而自己,非常有可能只是他们浓墨重彩的一生里的一个过客。

次日,里正和刘二一早带着三十几号人来到了林纾瑜家门口。

而林纾瑜早早的起来跟刘婶一起做了肉包子和豆浆,等人一到,就可以吃了。

而里正跟刘二一行人以为一到就开工了,谁成想是先吃早餐来的?

众人又惊又喜,有的家里条件不好,一年也吃不上几次肉包子。

林纾瑜跟刘婶做了八个大蒸笼的肉包子,足足有一百多个,每人三个肉包子还有多。

林纾瑜估摸着来的都是男丁,干的又是体力活,吃饱点会比较好,所以就做的多了些。

事实证明这样做是正确的,里正筛选的都是16-25岁左右的男丁,都是体力好又消耗快的年纪。

大家高兴的按顺序领了包子跟豆浆,蹲在院子里围成了一圈的吃了起来。

入口第一口就咬到了满满的肉汁,还有点烫嘴,但是都不舍得吐出来,哈着气都给嚼了吞下去。

那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

就算是镇上的包子,都是白馅的,一点肉没有,但那也是白面做的吃食了!

而林纾瑜这,不但是包子,还是肉包子!吃着包子的众人心里想,这活说什么也要好好干才行!

更有甚者把肉包子只吃两只,剩一只打算带回家给家里人打打牙祭,也不管烫不烫就收怀里。

林纾瑜看了也不多说,转身跟刘婶和顾郅笙进厨房去吃早餐了。

顾峥海跟大家在外面一边谈着话一边吃。

“刘婶,您慢点吃,吃完了慢慢开始准备午饭要做的猪肉和白菜就行。”

午饭打算做红烧肉跟炒白菜,两个人好像有点不太够忙活的样子。

得从早上开始准备。

“林妹子,你这伙食天天都这个标准吗?”刘婶吃着手里的肉包子,心里是又喜又担忧。

喜的是伙食待遇好,忧的是这么个吃法,可没几户人家敢这么挥霍。

“嗯,未来的三个月,大家的伙食都是这个标准,怎么了?”

“挺,挺好的,就是,就是我觉得这太费钱了……其实素菜包子也是很好的了。”

毕竟这白米面,也是过年才舍得吃的东西呀!

林纾瑜摇了摇头,“我自己吃素的不是不行,可干活的人吃素的可不好。”

“他们体力消耗大,不吃饱要是在我的地界上饿晕了,我可难办了。”林纾瑜解释着说。

“确实是,不吃饱哪有力气干活,是我想岔了。”刘婶低头不好意思道。

“没事,我跟镇上的屠户下了定,每两天给我宰一头猪给我送来,咱们不缺肉。”

“这还挺方便,都不用自己到镇上去,省时又省力了!”刘婶赞同的拍了拍手。

“另外,刘婶你要有信得过的姐妹,你可以让她一起来跟你一起给大家做饭,就当我雇三个月的厨娘。”自己跟刘婶两个人实在是忙不来。

“这个我还真有人选,就是来上工的几个人家里的婆娘。”

林纾瑜这才了解到,因为没什么别的手艺,她们只能在家带孩子,一边被婆母嫌弃一边什么活都得干。

“那就让她们来吧,工钱跟你一样开五文钱一天,包三餐。”林纾瑜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诶,好,我现在就过去找她们,这样午饭做起来就不用那么赶了。”

说完刘婶三两口把肉包子吃完了就要往外走。

“慢点慢点,先喝完豆浆罢。”林纾瑜拦了一下,有人选了倒是不怕请不来。

刘婶也不啰嗦,喝完了豆浆挥了挥手就去忙活了。

林纾瑜见状轻轻松了口气,终于知道以前学校的厨房阿姨做大锅饭也实在是不简单。

而刘婶出去半个时辰,不负林纾瑜的期待的找过来了四个人,加上刘婶一起五个人,嗯,感觉刚刚好够行的。

林纾瑜问四人吃过早饭没,只见都一致的摇了摇头。

还好包子有多的,每人还够两个,豆浆刚好一人一碗。

四人接过肉包跟豆浆的时候心里还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在家过年都吃不上几口的的东西,在这里刚上工就吃上了。

有个不知道是不是被压迫久了,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林纾瑜见她们就差没给自己跪下了,有点不太好意思的往后退了一步。

“快些吃吧,吃完了做午饭,午饭有红烧肉呢。”

几人听到有红烧肉,瞬间心里就感觉一切都是真实的了,放下心里的别扭,大口大口的吃着肉包子,太好吃了!

有两个有孩子的,吃了一个,还把剩下的一个揣怀里,打算晚上下工了带回去给孩子吃。

林纾瑜摇了摇头,这里的实在是贫苦了些。

“刘婶,你来,我给你说一下这红烧肉的做法。”林纾瑜把一旁在安慰姐妹的刘婶叫了过来。

将红烧肉的做法跟刘婶说了一遍,林纾瑜就功成身退了,自己除了做饭实在是还有别的事要干。

不理会那些惆怅的情绪,林纾瑜把重新修改过的设计图拿去跟刘二和顾峥海一起商量。

里正吃过包子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事,也慢悠悠的走回家去了。

“刘二,康大婶的药吃了有什么好的改变没?”跟刘二一起来的一个兄弟关心的问道。

“有的,林大夫过些日子会给我娘做进一步的诊治。”刘二头也没抬地回答道,这一心被林纾瑜的新设计图给吸引了。

顾峥海抬头看了一眼林纾瑜,发现林纾瑜真的是带给他许多惊喜,这二层楼房她是怎么想出来的?

之前的沼气池和化肥已经让自己很惊讶了。

而自己昨天去找里正也正是跟他说化肥的事,毕竟能为村子增产的东西,只要是真的,这即将能为村子里的贫困户带来很大的改善。

贫困户本来就穷,买得起的都是一些不怎么肥沃的下等田,如果那化肥能改善田地的肥沃程度……

若是试验成功,恐怕上阳村将要成为不再有挨饿的人家了!

林纾瑜察觉到有目光一直盯着自己,抬头看到顾峥海盯着自己看,眨了眨眼,歪头,意思是问顾峥海:“有事?”

“媳妇你真好看!”顾峥海说完咧嘴笑了笑。

在一旁的刘二表示自己刚吃了三个肉包子,吃不下别的粮了……

林纾瑜:“…………”真是让人害羞的言语。

顾峥海见林纾瑜不搭话,给林纾瑜拿来了凳子,“媳妇儿你坐着说,别累着。”

“好,谢谢当家的,你也找个凳子坐吧。”林纾瑜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刘二:要不我走?

又确认了一下整体房屋的位置,刘二就不啰嗦了,带着众人开始开工。

第一步是先拆院墙,三十几个人,不到一刻钟就把院墙拆了个一干二净,顾峥海早早的护着林纾瑜走进了房间躲灰尘去了。

然后就开始挖地基,大家吃过早餐,力气终于有处使,直到中午,地基已经挖了一半了。

而刘婶按照林纾瑜吩咐的菜谱把饭菜都做好了,香味飘到众人的鼻尖,大多嘴巴里没喝水都因一直在分泌口水而吞咽着。

林纾瑜在房间里看着古医书研究针灸的穴位,自己最近听顾峥海说他的内力增长了。

自己在研究内力是啥。

自己能不能也拥有?不为别的,学了防个身啥的也好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