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别有压力,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以后这些都不是问题。”林纾瑜看出顾峥海的情绪不太对。

林纾瑜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对情绪是很敏感的。

加上在这个年代,能被追杀的人恐怕身份就不是个简单的。

“另外……”林纾瑜看了一眼洗漱干净躺床上睡着了的顾郅笙。

“追杀你们的人,如果再来,我们就去镇上住。”

村子里现在能获取的经验应该是比较稳定的。

自己还没来得及研究什么病分别是多少经验值,应该是越棘手的病获取的经验越多。

“都听你的。”顾峥海觉得林纾瑜说得对,村子里经过上一次恐怕安生的日子并不多。

因为在引开那些人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师傅还活着,他们的目的是笙笙。

但自己独自一人带着笙笙恐怕最终还是护不住。

“对了,你走之前说的,活着回来就告诉我的……”不过顾峥海不愿意说林纾瑜觉得也是正常的。

“我不是故意要打听,你不想说也……”没事的……

“现在这个情况,也没什么不可说了。”

“这件事说来话长……”

林纾瑜见顾峥海好像要开始说论文一样长篇大论的感觉。

于是出声打断了顾峥海,“那就长话短说?”

顾峥海也知道太过冗长的叙述不适合解释,思索了一下道。

“简单的说,就是笙笙他爹,得罪了大人物,那大人物想用笙笙来威胁他爹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林纾瑜听了,疑惑道:“你得罪了谁?”

顾峥海:“不是我,是笙笙他爹,我师傅。”

林纾瑜:“……”所以笙笙不是你亲生的?

“那笙笙他爹在哪?”林纾瑜问道。

“我也不知道。”顾峥海低下了头。

自己只知道师傅没死,被抓了起来,大概还在京城某个地方吧。

“……”这么尴尬,看样子顾郅笙这孩子是真的倒霉。

怪不得林纾瑜觉得顾郅笙那么乖,这教养和性情是很好的,他亲爹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

“那笙笙……”林纾瑜突然想起顾郅笙在睡觉,扭头看了一眼笙笙,还在熟睡。

不自觉降低了声音问道:“笙笙不是你亲生的,你有没有类似跟什么高门大户定过亲啥的?”

顾峥海听了摇了摇头,没说话。

空气因为沉默显得有些冷,但林纾瑜也知道这个恐怕是秘密,自己不也有秘密呢?

知道的越多越危险,而且自己后面恐怕更难抽身。

再者感情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林纾瑜也不知道自己能和顾峥海继续走多久。

自己死过一回,目前来说还是很惜命的。

“那既如此,我不管你是谁,是什么身份,你的命是我救活的,你最好惜命一点。”

林纾瑜其实最怕的是顾峥海又来一次自己独自引开那些杀手,再好的医术也经不起这么折腾的吧?!

顾峥海还是不回话,他自己也不敢确定自己下一次还能不能活着,尽管自己武功高强。

单方面的被多人厮杀自己一个人脱身没问题,但轮番不间断的追杀,自己也有疲于奔命的时候。

之前自己将笙笙带离京城是趁着那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成功出了城门。

不过直到遇到林纾瑜,自己才发现这世上真有医术了得的人。

“对了,你给我的药非常管用,我好几次都是靠它们撑过去的,还有吗?”顾峥海好奇的问道。

林纾瑜翻了翻白眼,能不管用吗,这叫科技改变命运。

“有是有,我得找时间重新配。”

“你现在不想多说你的事也没事,等你后面想说了再跟我说就行。”

顾峥海没有彻底坦白让林纾瑜松了一口气,毕竟自己现在人微力薄。

除了会看病做饭,好像对于想改变顾峥海的境地一点帮助也没有。

林纾瑜不知道自己的到来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是巨大的,但这都是后话了。

“我……”顾峥海欲言又止,也知道现在林纾瑜知道的越少越好,干脆直接闭了嘴。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伤口应该没崩开吧?”林纾瑜平常心的问道。

“好很多了,我感觉我的内力不减反增,你是给我用了什么药吗?”顾峥海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你回来的时候中了毒,我给你解了毒。”应该是解了毒的原因吧。

林纾瑜不知道是自己空间里的东西对普通人的内力有增益作用。

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素质在慢慢变好,以为只是自己锻炼的结果。

可顾峥海不同,这个世界是有内力的,而顾峥海的内力在几年前就达到了瓶颈,恐怕想要精进是有些困难的了。

没想到自己在被林纾瑜解了毒后这内力隐约有了突破的迹象。

而且自己的伤口愈合的越来越快,以前随随便便一个刀伤都要半个月以上才会好的。

这才几天已经开始结痂,而且有点痒,自己一直强忍着才没去挠。

“我觉得伤口有些痒,应该是快好了。”顾峥海把自己的情况给林纾瑜说了一下。

林纾瑜也是惊讶,自己也不是没见过这种伤,但好的那么快恐怕也是第一次听说。

“我看看。”

林纾瑜伸手就想给顾峥海检查伤口,顾峥海看着伸过来的柔荑一阵紧张。

“好。”顾峥海让自己尽量放松下来,但耳朵还是控制不住的慢慢变粉,又由粉到红。

林纾瑜专注的给顾峥海检查着伤口,发现好像伤口确实快好了,结痂的边缘有些已经开始翘起来,有着脱落的迹象。

这么奇怪,自己也没用什么特别的药呀,除了从空间里拿出来的药材和调外敷药的反渗透净化水自己也没有拿啥了。

等等,水?自己确实是煮饭煮菜,喝的水都是用的过滤好的净化水,自己平时也没什么机会受伤。

“你等我一下。”

林纾瑜直接丢下一脸懵圈的顾峥海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厨房,用意念控制着,装了一盆净化水在木盆里。

拿出消毒干净的手术刀,轻轻的在手臂上划了一下,血液失去皮肤的包裹,得到了自由,林纾瑜吃痛地皱了皱眉。

伤口没有很深,很快就止住了血,林纾瑜把空间里装出来的净化水往刀口处泼了几下,凉凉的触感没有因为有伤口而带来刺痛感。

林纾瑜一眼不错地看着伤口的变化,伤口从带有血迹变成血痕,又从血痕慢慢结痂剥落,最后只剩下一条浅浅的红痕……

这是什么逆天神器?!林纾瑜不敢相信的又泼了几下水到伤口,只见那红痕也肉眼可见的消失不见!

林纾瑜把手术刀收回空间,然后端着那盆水走到房间里,拉起顾峥海的手臂,“我调了一点药水,给你试一下。”

顾峥海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上药水了。

林纾瑜用手捧了几把“药水”淋上顾峥海手上的伤口,只见顾峥海手上伤口的结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剥落了下来。

顾峥海看到这神奇的一幕,不由自主的反握住了林纾瑜的手,抬头定睛的看着林纾瑜,仿佛是想从林纾瑜脸上看出什么。

“这是什么药,为何效果如此惊人?”顾峥海出声问道。

林纾瑜的想法得到印证,心里不由得又惊又喜!但面上还是维持着镇静。

“是我从小受伤多了,自己研制出来的,原本只是自己用的,这些天调的药里都有这个药水。”

顾峥海听了也慢慢镇静下来,他以为自己娶了位神仙!

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恐怕以为林纾瑜是妖怪呢。但在顾峥海心里,媳妇这么善良,妖怪是不可能的!

“这个……”顾峥海喉头发紧,“这个药水你有很多吗?”

林纾瑜疑惑,这问题问得好,我该不该说要多少有多少?

“这个调配起来比较麻烦,我一年就做出了一瓶。”

“每次滴一滴就可以了。”林纾瑜以为他要给自己防身,便转身去厨房用准备好的瓷瓶装了一瓶给他。

顾峥海看着递过来的瓷瓶,手有些颤抖,冷静了良久才伸手接过瓷瓶。

“谢谢你,纾瑜。”顾峥海这时候不得不正视自己的的妻子。

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良药,她就这么给了自己!

林纾瑜不知道顾峥海在天人交战,也不知道自己的家庭地位瞬间达到了一个无人能及的高度。

“媳妇,这个药,以后尽量不要在太多人面前暴露出来,我怕……”顾峥海没有接着说下去。

林纾瑜却是秒懂他的意思。

“我知道,这个我轻易不会在人前使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你把这瓶收好,我过两天也要开始做新的了,你留着后面上山打猎有什么磕碰可以急救用。”

自己也就不用特意的给他多准备别的药了,这一瓶恐怕比什么都好使……

“快,把其他伤口也用上,放久了我怕药效要过了。”

自己不知道这个水离开空间的效用是不是一直都有,回头还得多实验几次。

这样子以后做手术,恐怕用这个在比较大面积的伤口的时候用处是很大的。

比如,那个熊公子的咬伤!

顾峥海听话的把自己身上的伤口都敷了一遍,果然,伤口没完全结痂的,已经结痂脱落了只剩下红痕。

“媳妇,你以后用这个药水还是提前多兑点水吧,效果实在是太过好了。”

顾峥海心想,不管你是神仙也好,妖怪也好,自己恐怕已经不想放手了。

“我晓得,我会注意的。”

林纾瑜也是感到惊奇,自己拥有空间这么久以来也是第一次发现这个。

怪不得自己身体越来越好,皮肤也是。

顾郅笙经常喝这个水,身体长高的也很快!

好东西还是要多多使用的,不要特意告诉他们就行。

“早点休息,明早帮我弄临时灶台,我自己恐怕搞不来……”

林纾瑜无奈道,砌灶台自己确实不会啊!既然伤好了,那就动起来!

“好,媳妇你也早点睡,我去换身衣裳。”顾峥海刚刚把衣服都弄湿了,衣服都贴着身上的肌肉,纹理清晰……

林纾瑜看着微微笑的眯起了眼,“好!晚安啦。”

林纾瑜美滋滋地躺下进入了梦乡……

顾峥海换好衣服回来看到已经拥有平稳呼吸的林纾瑜,静静的看了好一会儿。

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她,也许……她真的能解决那位的病也说不准。

顾峥海想着事,直到夜半才慢慢入睡……

第二天林纾瑜起了个大早,而顾峥海因为昨晚睡得晚,等林纾瑜煮好早饭的时候才悠悠醒来。

“快吃,一会儿我跟笙笙到河边搬一些大石头回来,砌灶台用。”

林纾瑜把早饭放到桌上,早饭吃的是肉夹馍,自己用空间的水煮了花茶解腻。

顾峥海受伤以来第一次到厨房门口的水井旁洗漱,发现漱口的东西自己好似没有怎么见过。

“媳妇,这是什么?”顾峥海不懂就问!

“爹,这是牙刷,刷牙用的,沾一沾这个牙粉,像这样……”

顾郅笙做起了指导老师,给顾峥海解说着家里的新奇玩意儿……

顾峥海低头看着手里沾着牙粉的牙刷,第一次人生把牙洗的光滑蹭亮,感觉人也精神了许多。

媳妇果然是神仙吧?顾峥海想着。

“洗漱好快来吃早饭啦!”林纾瑜催促道。

“来了!”顾峥海抹了一把脸,抬脚就走进了厨房,坐下后先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花茶。

顾峥海觉得口腔到小腹一阵温热,自己运转了一周天内力,昨晚晚睡的疲惫都消失了!

顾峥海不由得多喝了两口。

林纾瑜见状,以为顾峥海是没吃过肉夹馍不喜欢吃。

“是不喜欢吃这个吗?要不我给你煮碗面吧?”

顾峥海听罢摇了摇头,“喜欢的,只是觉得这茶不错,多喝两口提提神。”

媳妇煮啥都好吃!

于是一家三口很快的就把肉夹馍都吃了,吃完顾峥海又喝了两杯花茶,顾郅笙也很爱花茶的味道,觉得香香的。

比爹珍藏的茶叶泡的茶好喝很多!

“这是什么茶叶泡的茶?味道很是清香甘甜。”

顾峥海问道,自己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茶,师傅扣扣搜搜藏着的珍贵茶叶也没有这么好喝的口感。

林纾瑜笑了笑,看样子这里并没有花茶。

“这是茉莉花茶,除了茉莉花茶,还有菊花茶,玫瑰花茶等,味道都是挺好的。”

林纾瑜解释着。

“喜欢喝回头我种了多晒点。”

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茉莉花……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