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何权压下心里的震惊,听话的走向隔间门口,把熊孩子的两个随从叫了进来。

“大夫,我家少爷怎么样了?”一个随从焦急的问到。

林纾瑜刚把自己的手套脱了下来扔进空间。

“他估摸着晚点能醒,但会比较疼,我给你们开个药,

你们在他刚醒后喊疼的时候两个时辰喂一次,最多只能吃两天,不然对脑子有碍。”

止疼药还是少吃点好。

“另外不要让他乱动,伤口至少要半个月才开始愈合,有什么事及时到这找大夫。”林纾瑜冷声吩咐道。

两个随从有点懵,自己家少爷是没事了?怎么听着好像吃饭那么平常的语气!

“今晚是关键期,最好是不要随意动他,你们让一个人回家传话,至少要在这药堂这住三天。”

这句话是说给何医师听的。

林纾瑜说完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歇着,慢悠悠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起来。

“多谢大夫!”只见那两个随从跪了下来,正要磕头,被林纾瑜制止了。

“别磕头了,赶紧交诊金,二十两银子。”自己算了算耗材,收这么多刚刚好。

“好,多谢大夫!”其中一个随从掏出了荷包给了诊金。

林纾瑜也不多说,把十两银子收到自己荷包里,剩下的留给了何医师处理。

然后林纾瑜开始留了个药方,是外用的止血生肌。

交待完病患的注意事项,自己起身准备走了。

“何叔,我刚刚跟你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何叔一定给你保密!”何权对林纾瑜的崇拜已经到了林纾瑜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程度了。

“保什么密?她胡闹你也跟着一起胡闹吗?”林老爹从外面一脸愤怒的走了进来。

“你回来了?刚去哪了,瑜姐儿到处找你都找不到。”

何权可不怕林老爹。

自己和林老爹的医术,因各自擅长的不一样,术业有专攻,但都是爱钻研的。

都是医痴一个,可以说是关系很要好,讨论病症的时候吵起来都有。

“刚刚是你给医治的?”林老爹不管何权,扭头问林纾瑜。

“是,你看看,有什么别的问题要补充的?”林纾瑜伸手比了个请的手势。

林纾瑜觉得中医还是很有可以学习的地方的。

林老爹瞪了林纾瑜一眼,蹲下身给那少爷把起了脉。

良久林老爹放心的放下了把脉的手,又仔细端详起那受伤缝合好的手。

“这……这方法实在是妙啊!你缝的?”林老爹问向何权。

何权摇了摇头,用下巴点了点林纾瑜所在的方向。

林老爹惊讶之余又感到惊喜,自己的瑜姐儿居然这么厉害?

“你今天在家住吧?”

林老爹暗暗搓了搓手,。

这是对缝合技术感了兴趣了……

林老爹自己也没想到这个年纪了要向女儿偷师。

“糟了!”

林纾瑜听到“在家”两个字猛地想起自己得在傍晚前赶回家的!

“我要赶紧回去了,家里两个人做不了饭!晚饭再晚点要赶不上了!何叔,爹,我过些日子再过来!”

话音未落,林纾瑜已经消失在药堂里。

林老爹看着药堂门口皱着眉,扭头问何医师。

“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她刚刚说什么?”

“她说她过些日子再来。”

“啧……”还以为是怕我偷师呢。

“行吧,那你刚刚一直看着瑜姐儿缝合的?”

林老爹问不到正主转头更换攻略对象,这是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那个,我先去给这位公子抓药。”

何医师没有回答林老爹的问题,强行忙碌了起来……

“诶!跑什么!给我说说怎么缝的呗?别走啊……”

林老爹追着何医师,剩下两脸懵逼的随从和昏迷的熊少爷……

林纾瑜出了药堂,到一旁的大树下解开马绳,跳上马车赶着车往回赶。

还有一个时辰就到晚饭饭点了,时间踩的不是一般的紧!

林纾瑜回到村里,刚进村口,就引来了村民的围观。

“林大夫这是买了马车回来……”

“这马可不便宜……”

“是啊,林大夫真能干,医术又好……”

“我之前找林大夫看病,就吃了三天药就好了……”

“……”

林纾瑜没空理跟大家唠嗑,回了一句赶时间回家做饭就直奔家门口去了。

把马车牵进院子里栓到了角落里,林纾瑜转头进去把大锅和其一些食物从空间里拿了出来。

两铁锅实在是沉的慌!

“娘,是你回来了吗?”马车边上传来顾郅笙的声音。

“是我,不好意思,娘回来晚了。”

林纾瑜下了马车抱了抱顾郅笙,问他饿了没。

只见顾郅笙摇了摇头。

“娘早上做的饭菜很多,笙笙和爹中午吃饱饱的,还都没吃完。”

“那娘把东西归置一下,一会儿再煮饭吃吧!”

摸着顾郅笙的小脑袋,示意让他进去跟他爹呆着。

但顾郅笙却不肯,“笙笙帮娘搬东西,笙笙是大孩子了。”

林纾瑜有些不忍打击顾郅笙的积极性,只好挑一些他拿得动的东西给他拿。

而顾峥海还没得下床,在房间里静静地听着母子俩一起搬东西。

把东西都放好,时间差不多是晚上六点多了。

林纾瑜快速简单的做了个白菜猪肉炖粉条跟炒猪肝,顺带给顾峥海煮了点猪肝瘦肉粥。

吃完饭林纾瑜还把何伯给的点心盒拿了出来当饭后甜点。

口感还不错,应该是自己家做的,口感甜而不腻。

顾郅笙吃的小嘴粘上了糖霜,像极了可爱的小老头,让林纾瑜和顾峥海有些哭笑不得。

“来,给你擦嘴。”林纾瑜笑着给顾郅笙绞了帕子擦脸和手。

顾峥海看到林纾瑜的点心,以为是买的,开口对林纾瑜承诺道等他好了他就去挣钱给林纾瑜买点心。

“这个没花银子,是人送的,放心吧,我有银子。”

“我回家取了点我娘给我的嫁妆。”

林纾瑜把自己回娘家的事,还有因为给人看病耽误了点时间的事一起给大略说了一下。

顾峥海听到“嫁妆”,心里更愧疚了,自己媳妇都沦落到要用嫁妆补贴家里的地步了!

“是我没有用,让你为这个家操心了。”

林纾瑜安慰的冲顾峥海笑了笑,

“你不要这样想,我能挣钱的,你不用着急,先把伤养好,你留下来的银票,我觉得按照你的情况,大概是用不得的。”

因为一旦用了,行踪就暴露了,这不是白受伤了!

“我娘留给我的嫁妆有些多。”林纾瑜从袖口掏出了一块金条放在了桌面上。

顾峥海看着金条有点发呆,自家亲丈母娘好像有点太有钱了吧?

“像这样的金条还有那么十来条吧。”林纾瑜尽量往少了说。

顾峥海:“…………”

要不你当我刚刚啥也没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